申办2020年奥运—东京为何胜出

小仓和夫 [作者简介]

[2013.11.15] 其它語言 : 日本語 | 繁體字 | FRANÇAIS | ESPAÑOL |

申办战略,三元立体分析

9月7日,国际奥委会(IOC)大会在布宜诺斯艾利斯召开,经投票,东京击败马德里和伊斯坦布尔这两个竞争对手,成功当选2020年奥运会及残奥会主办城市。

关于东京胜出的原因,除了东京申奥活动自身的成功之外,我们还必须考虑到对手城市战略和作战的失败这一反面因素。此外,还能列举的理由就是,国际形势和各国国内的政治经济形势方面的因素均有利于东京。这个因素甚至比三个申奥城市各自意图、谋略与活动更重要。

换言之,或许可以说东京的胜出原因可以解析为构成立体的三根轴线,一是东京的战略,二是对手城市的战略,三是各申办城市均无法掌控的本国政治经济情况。本文仅针对第一点试做出一些粗略的分析。

东京的克服弱点战略正是获胜关键

简单地来说,具有讽刺意味的是,东京的战略之所以成功恰恰在于东京自身的弱点,正是力图克服这些弱点的战略和努力成为了东京的得分。

曾作为东京的弱点广受诟病的首要问题是东京都民和日本国民对申奥的支持度较低。2012年时,民众支持率一度跌破了50%。

为了提高支持率,申奥工作者采取了发放奥运徽章、制作各种宣传册、策划组织后援会和声援活动、在网上采访各界领袖等措施。此外,商工会议所和扶轮社(Rotary Club)等经济界会议的支持申奥的活动,以及国会、都议会、区议会的决议和都议会议员到地方寻求支持等行动,虽然进展缓慢,但各种宣传活动的的确确提高了民众的支持率。

借着伦敦奥运会之势,上述活动进一步受到了社会的关注,尤其是伦敦奥运会获奖选手凯旋后的巡游活动,更是将全国的申奥热情推向了高潮。而具有讽刺意味的是,此番支持率缓慢上升的过程,恰恰成为了促使日本人愈发坚定团结的催化剂,这在最后阶段的票选战中转化为了日本团队合作的精彩表现。换言之,最初支持率的低迷反而推动了相关人士热心的宣传行动,激发了国民各阶层的热情,这又反过来促进了申奥活动直接参与者的团结与合作,最终将我们引向了胜利。

(左)3月5日,IOC评估委员到东京实地考察,孩子们在国技馆门前夹道欢迎
(右)写满运动员、相关人士签名的申奥旗帜(图片提供:东京2020年奥运会及残奥会申办委员会)

中韩两国未进行公开妨碍

东京的第二个弱点在于亚洲尤其是中国和韩国这两个邻国未表示支持东京。特别是在国际社会上,也有许多人将日本与中韩之间的紧张关系视为东京的不利之处。当然,在针对个别IOC委员方面,东京申奥人员也曾采用各种形式在私底下暗暗努力,试图获得中韩两国奥运相关人士的指点。但日本政府和体育界领袖却几乎从未采用公开形式正面向中国和韩国的领导人寻求过支持。

上述做法所依据的战略是:间接向中韩两国灌输不应在奥运相关事项中加入政治色彩的思想将比开展显眼的政治活动更有效果。事实上,直到最后,中韩两国的政治领导人始终对东京申奥抱以“事不关己”的态度,两国的IOC委员也没有做出积极向第三方呼吁支持日本的任何举动。而反过来说,这又让中韩双方难以将支持东京申奥与某些政治问题挂起钩来展开交易。如此一来,反倒是成功将申奥问题和日本与中韩两国的紧张关系进行了隔离。最终,中韩两国虽未对东京申奥表示明确赞同,但也没有采取公开的妨碍行动。

至于更广泛意义上的亚洲团结,IOC的6名下届委员长候选人中恰巧有两名来自亚洲,如果让亚洲国家举办2020年奥运会,反过来就可能导致亚洲人难以当选委员长,这是一个两难的命题,最终,亚洲候选人未能当选。然而,可以说这反倒使得我们方便开口提出日本的主张——应在亚洲这样一个朝气蓬勃的大经济圈内举办奥运会。

综上所述,我们完全可以认为:在本次票选战中,“亚洲”这一要素微妙地忽隐忽现,反倒为东京的获胜创造了有利条件。

东日本大地震灾后重建是一条重要的“大义名分”

东京的第三个弱点在于申奥的大义名分(名正言顺的理由——译注)不够充分。马德里和伊斯坦布尔都宣传自己是首次举办,并分别介绍了各自作为“繁华的国际级旅游城市”的成绩与魅力。与此相对,东京当时并未过多地执着于大义名分。充其量只是介绍了东京安全、安心的城市环境,还有日本的效率和组织能力等朴实无华的几个特点。然而,莫如说这在申奥大战的最后阶段形成了日本的优势。

这是因为东京有别于其他城市,采用了宣传“如何举办”比“为何举办”更加重要、交给东京即可安心无忧的作战策略。

同时,东京也逐渐谨慎地提出了申奥的大义名分。那就是日本实现了东日本大地震灾后重建与奥运会的结合。并着重向国际社会表明日本在灾后重建过程中有效借用了体育运动的力量。这种做法可谓是将计就计,利用那些至今仍对灾害和辐射影响有所忌惮的人们的观点,提出了一个命题——是否支持全力投入灾后重建的日本,这正是对体育人和运动员挑战精神的一次考验。

如上所述,倘若说东京之所以赢得胜利其实是因为东京在面对自身各种弱点的情况下采取了化逆境为优势的战略,那么胜利女神恐怕也会苦笑吧。

(2013年9月13日)

青山学院大学特聘教授。日本财团东京2020残奥会支援中心理事长。1938年生。毕业于东京大学法学系及英国剑桥大学经济学系。1962年进入外务省。历任文化交流部部长、经济局局长、外务审议官、驻越南大使、驻韩国大使、驻法国大使等。2003年10月至2011年9月任独立行政法人国际交流基金理事长。著作有《对全球主义的叛逆》(中央公论新社,2004年)等。

相关报道
其它专栏

最新专题

バナーエリア2
  • nippon.com专栏
  • In the news
  • 東方
  • 客观日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