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泉“零核电”论引发热议

原野城治 [作者简介]

[2014.01.16] 其它語言 : ENGLISH | 日本語 | 繁體字 | FRANÇAIS | ESPAÑOL |

日本前首相小泉纯一郎于2013年11月12日在东京内幸町的日本记者俱乐部召开记者会,鉴于2011年3月福岛第一核电站事故,他强调说,“只要安倍晋三首相下定决心,就能够实现‘零核电’”;对零核电方针的实施时期,小泉明确表示,“立即归零最好”。

逼迫安倍首相做出决断

日本至今找不到高放射核废料(乏燃料)的最终处置库,小泉前首相之所以呼吁“零核电”,是出于对在这种现状下重启核电站的极度担忧。在记者会上,小泉表示,通过视察芬兰的核废料最终处置库 “安克罗(Onkalo,芬兰语意为洞穴、掩藏之所)”,认识到要在日本决定建设一座这样的最终处置库是非常困难的。

小泉说:“核电站立即归零最好。重启核电站,核废料就会继续增加。既然找不到最终处置库,那么还是以核电立即归零为好。”同时他断言:“认为有可能找到核废料最终处置库的想法,是乐观而不负责任的。”接着,小泉对安倍首相发话,称“国民一定会合作,希望你行使权力,向(零核电)理想的方向转舵。最终,还是首相的判断力和洞察力的问题”,“如果下定决心,那就能够实现”。

小泉自10月以来,在有媒体采访的演讲中2次重复了同样的主张。10月中旬还给《读卖新闻》投稿,就该报批判其“零核电”论的社论予以反驳。

不过小泉召开正式的记者会,此次(11月12日)还是第一次,非常引人关注。出席这场在日本记者俱乐部举办的记者会的记者、新闻工作者有350余人,据说为今年之最,会场内外人满为患。

媒体反应呈两极分化

媒体对记者会反应呈两极分化。六家全国性报纸中,朝日新闻、每日新闻和东京新闻三家积极评价了小泉的讲话,脱核电的急先锋东京新闻打出的标题是“一如所言,重启是非现实的”。与之形成对照的是读卖新闻、日本经济新闻和产经新闻三家,只是淡淡地对小泉的发言作了报道,并对其现实性提出了疑问。各家电视台都做了大报特报,简直就像小泉式“剧场型政治”的重现,似乎是核电站政策发生了转变。

执政党自民党当然是尽力回避过度的反应,这集中体现于曾在小泉内阁时期担任官房长官的细田博之代理干事长的讲话上。他说:“(废除核电站),依靠煤炭火力发电,将给人类带来更为巨大的负担。我虽然尊敬小泉,但从结论上说(零核电的主张)是不对的。”既要为眼前的经济活动和国民生活提供必需的能源,又要致力于控制温室气体的排放,就是从这种现实政治的观点出发,对小泉的主张进行了批判。石破茂干事长也在11月16日明确表示,“党的方针不会改变”。

自民党在2013年7月的参议院选举中虽然提出“将从零开始重新调整能源政策”,但在核电站问题上,打出了将在原子能监管委员做出“安全”判断后重新启用的承诺,并且取得了压倒性胜利。而且,在自民党重新夺回政权的2012年12月的众议院大选中,高举“脱核电”、“终核电”旗帜的政党都纷纷败下阵来。虽然这两个选举的决定性争论点并非核电的是非对错,但政界中脱核电派没有形成一股气势这一点是毫无疑问的。小泉在记者会上表示了这样一种观点,称自民党内部对去核电问题“赞否各半”,然而问题在于党内的脱核电派还没有充分显示出自己的影响力。

最终处置库的启用将远在30年之后

小泉所担忧的“核垃圾”,是指经乏燃料再处理提取出钚等核素后的废液。日本国内共有大约1万7千吨的乏燃料保存在各地的核电站里。

2000年,政府为了选定高放射核废料的最终处置库地点,成立了“日本核废料管理组织(NUMO)”,试图通过在各地公开征集的方式进行最终处置库的选址工作。2007年高知县东洋町应征,但反对运动激化,并导致了町长被迫辞职。为此,估计政府或将在2013年内制定的《能源基本计划》中打出新的方针,从现有的公开征集方式变为由国家出面选址的做法。这个新方针,是小泉发言之后得以明确的,可见“核电立即归零”的主张给政府的方针带来了重大的影响。

有关高放射核废料的最终处置库,国际上公认的最安全方法是“深地质处置”,即将它们储藏在深于300米的没有火山、地质构造稳定的地下。

“深地质处置”,首先要将高放射核废料液体进行玻璃固化,然后装进坚固的铁制容器中冷却30-50年,进而再用粘土把它们严实地密封起来埋藏于地下深处。一般认为用这种方法可以稳定储藏10万年以上。在国外,除了小泉前往芬兰视察的奥尔基洛托岛的“安克罗”以外,瑞典也决定在福什马克建造最终处置库。

日本计划从2014年夏季开始,在北海道幌延町进行高放射核废料处理技术的实证实验。但是,实际的处置场地还没有做出决定。最终处置库的启用最快也要到本世纪四十年代,总工程费用现阶段的估算业已达到3.5万亿日元(据国际原子能机构[IAEA]的推算)。

热议渐息,但课题依然繁重

小泉的发言虽然震动了政界及媒体,但随着时间的推移,这种影响在逐渐消退。对小泉的“零核电”主张,不少人认为:“既然如此那就有必要首先反省迄今推进核电站的所作所为,明示出一条停运核电站的具体道路来。”还有一些有识之士则指出,伴随核电站的停运而增加的石油、天然气、煤炭等能源费用,一天约为100亿日元,这样一来日本的国际收支有可能陷入慢性赤字状态。

另一方面,通过福岛第一核电站事故,无论是在对眼前发生的核能事故的危险性上,还是在核事故处理的难度上,都向全体人类提出了一个甚至包括哲学问题在内的多元化的综合性课题,显而易见,这不是单纯的政治、经济问题。小泉的发言,在重新唤起了人们的担心和忧虑方面,或许可以说具有重要意义。如今热议之声渐息,但小泉的发言所涉及的繁重课题依然亟待解决。

(2013年11月25日)

Nippon Communications Foundation代表理事,新闻工作者。1972年进入时事通信社,历任政治记者,驻巴黎特派员,秘书部长,编辑局次长。之后,任株式会社JAPANECHO社社长。2011年起任现职。2006年开始任日本国际问题研究所评议员。2008年获“意大利团结之星”骑士勋章。2009年任TBS电视台节目解说员。

相关报道
其它专栏

最新专题

バナーエリア2
  • nippon.com专栏
  • In the news
  • 東方
  • 客观日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