接力棒,由俄罗斯“皇帝”传给了日本“王子”羽生结弦
发自索契冬奥会的报道②

矢内由美子 [作者简介]

[2014.02.25] 其它語言 : ENGLISH | 日本語 | 繁體字 | FRANÇAIS | ESPAÑOL | العربية | Русский |

在花样滑冰男子单人滑比赛中为日本赢得第一枚金牌的羽生结弦。给这个潜力无限的19岁少年带来巨大影响的,是俄罗斯冰上“沙皇”叶甫根尼•普鲁申科。让我们来追溯一下这位俄国英雄和日本新生代“王子”的邂逅。

巅峰对决让羽生入迷

羽生1994年12月7日出生于宫城县仙台市,邂逅花样滑冰是在他4岁的时候。时值1998年2月,日本主办了长野冬奥会,荒川静香、本田武史等四名仙台培养的选手参加了比赛,这为当时的仙台引发起一股花滑热。

在由原奥运参赛选手佐野稔开设于仙台的滑冰教室里,4岁的羽生开始跟着姐姐练习起了滑冰。不久,在冰场上度过了几年愉快时光的这个天真无邪的少年面前,一位英雄出现了。他,就是普鲁申科。

2002年的盐湖城冬奥会。羽生目不转睛地盯住了荧屏。19岁的普鲁申科和亚古丁,这两位俄国人的巅峰对决令他激动无比。其中的普鲁申科,在1998年3月举行的世界锦标赛上初出茅庐,15岁的小小年纪便摘取了一枚铜牌。第二年亚古丁崭露头角,两强之争由此开始。四周跳、组合跳等等,为了出奇制胜,他们的节目编排不断向高难度发展。

“对我来说,奥运就是‘普鲁申科和亚古丁展开激烈竞争的地方’。”

2002年2月14日,男子单人自由滑比赛拉开战幕。在短节目比赛中名列第四的普鲁申科虽然穷追不舍,但仍被亚古丁抛在身后,以一步之遥错失金牌。但深深吸引了羽生的不是冠军亚古丁,而是银牌得主、给人留下强烈印象的普鲁申科。

他那起跳有力的后外点冰四周跳自不必说,因对柔韧性的要求极高而为男选手敬而远之的贝尔曼旋转(花样滑冰中的一种旋转动作。单腿站立,另一条腿从背后弯起至头顶,双手从身前升起抓住弯起到头顶的脚,整个身体形成一个水滴的形状),普鲁申科也完成得十分精彩。

对身体的柔韧性充满自信的羽生立刻开始了贝尔曼旋转的练习,而且发型也模仿普鲁申科,剪成了蘑菇头。在签名纸笺上他还郑重其事地画上一个比自己的名字还要大的蘑菇插图。

“虽然画一个费时又费力,但在那时,蘑菇是我的幸运符。普鲁申科是我心中的偶像,现在我还是很仰慕他。”

超越偶像

12年后的2014年2月。19岁的羽生和31岁的普鲁申科首次共战索契冰场。他们两人“聚首”在花样滑冰团体赛的男子短节目(SP)比赛上。年龄相差一轮的这两个选手同台竞技,能迎来这样的一天,堪称是奇迹。

索契冬奥会上,普鲁申科正注视着羽生的练习
照片提供:路透社/aflo

都灵冬奥会后,普鲁申科经历了伤病的困扰,为此本赛季也未参加正式比赛。由于以往的出色成绩,俄国为他单独举行了特别评审会,普鲁申科凭借非凡的力量技巧成功入选。奥运举办国对争夺金牌就是如此执着,志在必得。

率先出场的普鲁申科果然宝刀不老,他发挥稳定,丝毫让人感觉不到这是他本赛季第一次参加国际大赛,在滑出了自己的最高得分91.39分后,观众起立为之喝彩,全场掌声雷动。

但是,唯有一个更胜一筹者,他就是羽生。比赛中,他的后外点冰四周跳等三种跳跃全部成功,步伐也非常出色,以97.98分无可辩驳地高居首位。羽生初登奥运舞台,交出一张堪称“满分”的答卷。

团体赛最终以俄国夺冠结束,普鲁申科获得了第二枚奥运金牌。日本以第五名告终。接下来,就是男子单人滑了。

金牌,一个新的开始

就在这时,发生了人们意料之外的事情。在短节目(SP)比赛开始前的练习中,普鲁申科摔倒,腰部受伤,选择了弃权。结果,羽生在SP和自由滑中独占鳌头,获得金牌。受到普鲁申科演技的触动,12年后的2月14日,羽生登上了世界之巅峰。

“普鲁申科的弃权让我感到非常遗憾。不过能在团体赛中交锋,我也很满足了,感到非常幸福,就像做梦一样。我非常感谢他展示给我们的所有动人心弦的演技。”

羽生的目光如今已经瞄准了未来,他说:“我的冰上人生还有很长的路要走”。对从新一代“王子”一跃登上“王位”的羽生来说,索契奥运的金牌,不过是在他的心中点燃了新的火焰,进一步激发他努力成为世界顶级的花滑选手。

而普鲁申科,过去已三次参加了奥运,分别夺得银、金、银牌。在2010年的温哥华奥运会上,没有表演四周跳的美国选手埃文·莱萨塞克摘得桂冠,普鲁申科屈居第二。这次在索契,他之所以执意带着伤痛之躯再战奥运,内含着映衬此事并夺回金牌的用意。

花样滑冰应该不断向高水平发展,竞技的意义在于挑战。然而,对畏惧风险、回避四周跳的选手做出最高评价,是毫无道理的。

普鲁申科的这种申诉,掀起了一场“四周跳争论”,它促使了评分标准在日后得到修订。索契奥运会上,羽生完美地完成了后外点冰四周跳,还挑战了难度更高的后内点冰四周跳并且问鼎冠军,冰上“皇帝”也可以因此感到宽慰了。

羽生说:“其实,我对自己这次在索契奥运上的表现还不满意。不过,从结果上看,我拿到了金牌,作为日本人感到很自豪。我想,我的冰上生涯将从这块金牌真正开始。”

严于律己的羽生说,他的目标是成为像普鲁申科那样的选手。“今后,我要像他那样,无论在何时何处都能有完美的表现,要成为这种实力强大的选手。”12年的岁月过去后,已经和心中的偶像站在同一个冰场上一争高低的羽生。作为新一代冠军,接力棒已经由昔日的“皇帝”传到了他的手中。

(2014年2月18日)

体育撰稿人。1966年6月23日生于北海道。北海道大学毕业后进入体育日本报社,负责采访网球、奥运、足球等赛事。2006年辞职,现在是自由撰稿人。著作有《J联盟15年的故事 kazu和Gon的时代》(讲谈社,2009)、《扎切罗尼日本队的作风》(学研新书,2011)等。

相关报道
其它专栏

最新专题

バナーエリア2
  • nippon.com专栏
  • In the news
  • 東方
  • 客观日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