安倍首相与日本的总体规划——奥巴马访日所感

Almoamen Abdalla [作者简介]

[2014.07.03] 其它語言 : 日本語 | 繁體字 | العربية |

美国总统奥巴马到访日本(2014年4月23-25日),日本政府将之作为国宾,采用了最高的接待规格隆重相迎。时隔18年再次以国宾礼遇款待美国总统,表明了日本希望借此宣扬“日美恢复蜜月关系”的意图。应日方要求,奥巴马总统也同意了将停留时间延长一天。这是迄今为止其逗留时间最长的一次访日之行。

看不出“对等”的日美关系

联合记者发布会结束后,安倍晋三首相与奥巴马总统握手(图片提供:时事通讯社)

日本媒体自不待言,世界各国媒体也都因时隔3年半的这次美国总统到访而沸腾起来。报纸和电视等各类媒体都详细报道了奥巴马总统访日的情况。安倍首相极尽所能地盛情“款待”百般讨好奥巴马总统的形象也鲜明地映入公众眼中。

如果用男女关系来比喻近年来的日美关系,那就应该是“总是擦肩而过的情侣”。对美国这位“女方”,作为“男方”的日本拼命想要借助此次访问之机修复关系也是理所当然之事。即便是观察寿司店内用餐场景等象征两国首脑亲密关系的影像,作为第三方的我这样一个阿拉伯人,仍然看不出现在的日美同盟是一种对等关系。日美同盟的确为日本带来了和平与繁荣,但恋爱需要的是对等关系。完全依恃对方是自己的男友或女友的关系,最终只会以遭到对方厌烦而收场。日本看似对美国言听计从……不过,我觉得两者的关系并非如此简单。

陷入“民族主义过敏”状态的日本

围绕奥巴马总统访日,日本媒体报道聚焦在安倍首相的亚洲外交战略。参拜靖国神社和历史认识问题方面的言行成为了人们的批判目标,似乎越来越多媒体和评论家提出了首相的言行甚至给日美同盟投下了阴影这样一种观点。

也有不少媒体和评论家严肃指出,首相将“摆脱战后体制”“美丽国家”“再次挑战”等作为关键词提出的构想是一种民族主义思想。大家或许是因为长期接受和平教育,心中已经被植入了有关战争的精神创伤,呈现出一种有点“民族主义过敏”的状态。

安倍晋三首相在前段时间召开的参院预算委员会上表示,“在大战结束近70年的背景下,我希望摆脱战后体制,顺应当今世界的形势,建设一个全新的、充满朝气的日本”。此外,他还在答辩中称“尽管日本一直坚持走的是和平国家的道路,但宪法本身却是由占领军制定的,这是一个事实”。

首相所谓的“摆脱战后体制”指的是什么?其内涵极不透明,或许因此让人觉得危险,但试图采用独自的方法来重新审视日本的做法并没有错。

需要的是用于完善“日本的形态”的总体规划

美国被公认为“善于学习对方的国家”。无论是过去还是现在,美国都在认真学习日本,早已能熟练掌握和对应日本人的思维。日本将走向何方?安倍首相本人希望借助日美同盟达到什么目的?即使日本国民无法解读,美国也很可能看穿安倍首相的意图。

只有在国家利益可能受到致命性的损害时,美国才会动用武力。根本不存在什么会比自己更卖力地保卫本国领土的同盟国。安倍首相无疑也很清楚这些事实。正因为如此,他才开始意识到日本必须自己保护自己。不过,只有将全体日本人团结在一起的“总体规划”才能使之成为可能。考虑到这些因素,就会明白安倍首相希望通过“美丽日本”和“摆脱战后体制”等口号来创立的其实就是旨在“促进日本新生”的总体规划。

司马辽太郎在其著书《这个国家的形态》(文艺春秋)中写道“尽管日本历史上没有英雄,但曾经出现过完善了统治机构的人物”。即使安倍首相可能也当不上英雄,但或许他具备了制定日本总体规划、完善统治机构的力量。面对防卫和经济等各种课题,主动做好应对准备,以日美之间的同盟关系为踏板,助日本跃上一个更加独立自主的新高度——安倍首相似乎正力图实现这样一个目标。

总而言之,笔者认为,当务之急是以美国为后盾实现总体规划。

东海大学国际教育中心副教授。1975年出生于埃及开罗。2001年毕业于学习院大学文学系日语和日本文学专业。获该大学研究生院人文科学研究科日语和阿拉伯语比较语言学博士学位。担任NHK电视台阿拉伯语讲座讲师,并在NHK卫星频道的半岛电视台新闻中担任过天皇、皇后、阿拉伯各国首脑、巴勒斯坦民族权力机构主席阿巴斯等人的广播口译。原驻日沙特阿拉伯王国大使馆文化部顾问。主要著作有《不会看地图的阿拉伯人 不会问路的日本人》(小学馆)、《快快乐乐学会阿语》(中央出版)等。

相关报道
其它专栏

最新专题

バナーエリア2
  • nippon.com专栏
  • In the news
  • 東方
  • 客观日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