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本的衰落将AKB48推上顶点

间宫淳 [作者简介]

[2014.11.11] 其它語言 : ENGLISH | 日本語 | 繁體字 | FRANÇAIS | ESPAÑOL | العربية | Русский |

民主党惨败导致《AKB48的政治论》夭折

正好是2年前的事,当时日本民主党政权已到了末期。一天,时任某家出版社的编辑的我,和一位担任公立大学校长的著名政治学家,以及一位社会学家兼人气评论家,三人聚会讨论一本新书的策划。新书主题是“日本政治的崩溃”。讨论中,自然就聊到了刚刚结束的女性音乐团体AKB48的“总选举”(新歌发售时,为了决定歌手在舞台上站立的位置而进行的选举。这时在2012年6月6日举行)。讨论渐渐偏离了本题,最后竟然得出这样一个结论:“AKB48比日本政治要高明得多”。我们甚至决定把书的题目暂定为《AKB48的政治论》。这一年的年底,举行了真正的大选。政权进行了交替,安倍内阁成立。日本政治的表现迅速开始好转。结果这个策划也就束之高阁了。

歹徒袭击事件让AKB48升格为神化“明星”

5月25日,AKB48在岩手县举行的握手会上,被手持锯子的歹徒袭击,2名成员和1名工作人员受伤。

虽然这样说有些对不住受害者,但实际上在媒体上抛头露面的名人和艺人,被陌生人盯上并施以暴行并不算是什么稀奇事。约翰·列侬被害便是最著名的例子。即便在日本,也有在舞台演出过程中被观众泼盐酸的美空云雀,还有在音乐会上被观众用铁管殴打过的松田圣子等,至于那些小冲突,更是不胜枚举。

至于在歹徒心目中这些“明星”的存在究竟膨胀到何等地步,那是犯罪心理学的领域,我不做评论。我感兴趣的是这样一个事实:AKB48就像这些闪耀的明星一样,现在终于攀升至和被神化的受害者同样的高度。之所以这样说,是因为AKB48原来一直是以亲近粉丝为“卖点”。

“展现成长的过程”是理念

AKB48自2005年组团以来,就以位于流行文化街区秋叶原的专用剧场为基地,从普通的女高中生中海选成员,并且举办握手会,注重和粉丝的直接交流。一直以来,这个组合的招牌就是“想见就能见的偶像”。全体成员现在已经超过了100人,按照排名分成了几个组。这是一种和“神化偶像”完全相反的做法。从2008年前后开始,她们CD的销量取得了爆炸性的增长。

许多评论家都认为AKB48如此受欢迎的原因是,她们的歌曲引领了流行趋势和社会风潮。但是,我的看法却不同。AKB48的组织形式就像一张日本社会阶层漫画。即便是选拔结束后,也必须依靠自己的力量在这个社会阶层中一步一步向上爬。每当有新歌推出,所有成员的排序都要通过“总选举”来重新洗牌。“把成长的过程展现给粉丝”是她们的理念,看来这个意图获得了成功。

AKB48人气折射出日本社会的缺憾

AKB48有下述几个特征,实力代表一切——只凭借名为“总选举”的受欢迎程度投票来决定成员的位置顺序;巧妙的演出艺术——把成员们在幕后勤学苦练的样子呈现在观众面前;全面的礼仪社交训练——举办握手会,学习如何与粉丝互动等。与此相对照,日本的官二代、官三代政治家全靠世袭的政治地盘而当选,根本无所谓能力,不光没受过作为职业政治家的训练,甚至作为社会的普通一员尚且不够成熟,其狼狈像可想而知。这就是2年前那次新书策划会得出的结论。几乎同一时期,一次在朋友的聚会上,有一位政治评论家公开表示:“我宁可去看AKB48的演出,也不愿和永田町的政治家见面”。至少,在当时,包括学者和记者在内的日本社会相当多的一部分人都是这么想的。

这是为什么呢?直到现在,许多日本人都相信,前面列举的AKB48的特征,正是日本社会尚有活力时候的美好品质。如果这些品质现在仍然是日本社会的标准价值,那么它们就不会成为人们憧憬的目标。可是,这些品质究竟是已经失去了,还是原本就没有存在过?“美好品质”这种无形的东西本来就无迹可寻。在前述的讨论中,我们把对糟糕的日本社会的失望之情,转换成了对政治和社会精英人物的失望之情,而与之形成鲜明对照的AKB48便自然而然突显了出来。至少我周围的人是这样的。

或许是一个偶然的巧合,AKB48人气开始暴涨的时候,恰好是小泉内阁终结、日本受全球经济危机影响而步入6年低迷期的第一年。而成功扭转了日本社会运转情况的第二次安倍内阁,也是以宣告回归保守价值观为特征的。

我认为,AKB48引起的一系列社会现象,只有放在这样的语境中解读,才是最合适的。

 

标题图片:AKB48的演出(2014年3月29日,时事通信社)

nippon.com编辑部主任。中央公论新社编辑委员。1959年生于大阪府。历任东洋经济新报社《金融业务》总编、《中央公论》总编等。

相关报道
其它专栏

最新专题

バナーエリア2
  • nippon.com专栏
  • In the news
  • 東方
  • 客观日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