韩国能否渡过沉船事故危机

小仓和夫 [作者简介]

[2014.08.25] 其它語言 : ENGLISH | 日本語 | 繁體字 |

一个堪称转折点的危机

2014年4月16日“世越号”客轮沉没,震撼了整个韩国。

从表面上看,无论在政治、经济、社会的任何方面,其产生的冲击都是显而易见的。在政治方面,事故善后处理工作不力,引发了政治失信和国民对政府危机管理能力的质疑;在经济方面,无视安全、一味追求利润的企业性质和政经界相互勾结的体制结构遭到曝光;而在社会方面,人们在沉痛哀悼毕业旅行途中失去鲜活生命的中学生们的同时,对事故责任人表现出了强烈的愤慨。

上述这些因素催生出国民对政府的批判,而它又导致了朴槿惠总统的反复道歉、总理等政府官员的辞职以及有关责任部门的改组等。全体国民克制着忧伤情绪,政治动荡传言四起,韩国已经走到了一个转折点,在这层意义,可谓是处在危机之中。

朴槿惠总统慰问在体育馆内等待消息的韩国客轮沉没事故失踪者家属 图片提供:时事通信社

政治和社会弊端暴露无遗

对此,恐怕必须认真思考问题的核心,即潜藏在表象背后的深层问题是什么。

4・16危机实际上为韩国长期以来的政治和经济发展轨迹打上了一个问号,这里虽然谈不上有错,但应该可以说存在着重大缺陷。

乍看韩国已经基本拥有了发达国家的地位,社会发展相当成熟,而如今,其国家品格正受到考问。并且,相较于4・16事故背后的社会和政治缺陷,莫如说更重要的是韩国社会对此次事故的反应本身暴露出了某种异常的、不成熟的东西。事故的追责方式、道歉和辞职等政治应对的方式,以及更主要的是悲伤和哀悼的心情变为愤怒,进而声讨谴责责任人的社会倾向,即便在感情上可以理解,但恐怕还是暴露出了政治和社会的不成熟。

曾在亚洲金融危机中发挥作用的三个因素

1997年至1998年,亚洲金融危机 (又被称为“国际货币基金组织危机”-—译注)席卷韩国,而韩国之所以能成功渡过危机,至少有三个重要原因。第一是以国际货币基金组织(IMF)为中心的外部压力,第二是日本等友好国家的支持与援助,第三则是韩国成立了新政权,而且该政权抱有力图贯彻民主主义精神的信念。

就目前的状况而言,上述任何一个因素都不能发挥作用。既没有外部压力,与日本的政治关系也很紧张,且现时是保守政权当道。

意想不到的是,4月16日正好是喜剧演员卓别林的生日。恐怕绝不能让造成众多无辜民众牺牲的悲剧变成一场政治闹剧吧。处罚责任人自不待言,而现在恐怕还有一些重要工作,那就是在保护事故责任人的人权等问题上坚持依法处理,打破政治上相互勾结的体制结构,还要让国民保持冷静和谦逊以便反思重大事故的历史意义。

4・16以后韩国相继发生的事故

2014年4月16日 珍岛海域“世越号”客轮沉没
5月2日 首尔地铁2号线列车追尾
5月19日 首尔地铁4号线电气绝缘装置爆炸
5月26日 高阳市巴士综合运输站火灾
5月28日 全罗南道长城郡某老年疗养型医院火灾

标题图片:前来“世越号”客轮沉没事故遇难者集体灵堂悼念的人们(图片提供:时事通信社)

青山学院大学特聘教授。日本财团东京2020残奥会支援中心理事长。1938年生。毕业于东京大学法学系及英国剑桥大学经济学系。1962年进入外务省。历任文化交流部部长、经济局局长、外务审议官、驻越南大使、驻韩国大使、驻法国大使等。2003年10月至2011年9月任独立行政法人国际交流基金理事长。著作有《对全球主义的叛逆》(中央公论新社,2004年)等。

相关报道
其它专栏

最新专题

バナーエリア2
  • nippon.com专栏
  • In the news
  • 東方
  • 客观日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