别了,选举女王——幻景的终焉和朴槿惠的拐点

ROH Daniel [作者简介]

[2014.09.11] 其它語言 : 日本語 | 繁體字 |

8年前开始的“选举女王”的故事

“大田怎样了?”选举女王的即位故事就从这句话开始。

2006年5月20日在韩国统一地方选举的支援演说当中,朴槿惠遭遇文具刀袭击事件,伤口从右耳延伸到下颚。这是手术过后她对22日前来医院探访的秘书室长刘正福说的第一句话。

当时朴担任党首的大国家党是在野党,因为曾被人发现在汽车后背箱塞满大量现金进行偷运的大规模不正当行为而臭名昭著,被国民指斥为“车运党”。为了挽救这个肮脏的政党,在具有象征意义的选举区大田就必须取得胜利。听到手术后朴槿惠这句话的韩国国民,尤其是对她的父亲朴正熙原总统抱有怀旧情绪的中老年保守派都投票给了“车运党”,由此大国家党取得了戏剧性的逆转胜利。从这次选举后,没有政治丑闻“不了解异性”的干净的54岁女性朴槿惠就被人们称作“选举女王”。

朴槿惠当时的全部经历,就是自1998年进军政界后当选过5次国会议员,既没有在中央和地方政府任职的经验也没有在大企业就职的经历。从几乎社会经验等于零的朴槿惠重整起来的这个政党,继2007年李明博成为总统之后,2012年朴自己也当选为韩国总统。

突破了激烈的选举战,可是……

2014年4月16日发生的「世越号」沉船事件,使韩国陷入了比1997年因金融危机向IMF求救时更为深刻的精神混乱。甚至开始出现了一种以“世越号”事件为分界点,将韩国分为事故前(before)和事故后(after)来议论的倾向。

此时正值朴槿惠就任总统后的第14个月,她陷入了困境,不得不一人承受来自韩国社会所有的自我反省和自我虐待情绪。在大叫着“船里死去的孩子也是你的孩子啊!”的死者亲属的气势之下,总统流着眼泪“公开道歉”了。于是,人们预料在已公示的6月4日的第六次统一地方选举中,朴率领的执政党将会大败。

然而女王风采依然健在。在包括首尔特别市共17处的广域自治团体选举中,虽然以8比9输给了在野党的新政治民主联合,但在226个基础自治团体长选举中,却以117比80赢得了胜利。

总的看来,持有“世越号”王牌理应胜利的在野党没有能够获胜,理应品尝大败滋味的新国家党却凭借以保守阶层为对象的“朴槿惠品牌”避免了惨败。结果,一直批判朴总统“不通”(沟通不足)和专横的执政党新国家党,一旦到了选举仍只能依赖朴,朴也回应了这份期待。尤其意味深长的是,一度担心会失利的仁川市长和釜山市长,分别由“亲朴”的代表人物刘正福(2006年袭击事件时的秘书室长)和徐秉洙(朴总统西江大学的晚辈)当选了。

近似北一辉的“国家改造论”的意图

可是“选举女王”的幻景正在走向终焉。选举这场仪式已经结束,在朴的面前遗留着一个必须在今后44个月的时间内完成的课题,就是她自我宣言的“国家改造”这个“伟业”。作为一名任期5年的公务员——总统,抓住沉船事故的机会标榜“国家改造”,对这种做法感觉不妥的韩国人却意外的少。

也许是韩国的国家特性,“这样子下去可不行”的意识在人们的脑海中根深蒂固。日帝统治时代曾经留学早稻田大学的韩国文豪李光洙(日本名 香山光郎),1992年在当时的月刊杂志《开辟》上发表了“民族改造论”,猛烈抨击“朝鲜人皆道德衰退”。因这篇“民族改造论”,李列入了“亲日派”,可是现在他的言论又以新词汇卷土重来了。

在日本,很多人谈到安倍晋三首相时总要说“岸信介DNA论”,其实韩国的“政治遗传学”更甚于此。现任朴总统的父亲朴正熙原总统就和李光洙有着相近的思想。他在1968年发布了“国民教育宪章”。当时我还是中学生,记得直到高中毕业前夕每天早晨全体学生都到操场集合,大家一起背诵宪章,开头部分是“我们肩负着民族重兴的历史使命在这片土地上出生。让祖先耀眼的灵魂在今日复活,此刻正是在内确立自主独立的姿态,在外供奉人类共荣的时刻”。比我大两岁的朴总统在高中时代肯定每天也都背诵了它。

朴总统提出“国家改造”或许并非偶然,实际上在4月29日的国务会议上她曾说“要纠正过去延续下来的错误行为,重新树立新大韩民国的框架”,并指示“全体内阁须将一切从原点出发,再次以‘国家改造’的新姿态着手准备其根本对策”。朴总统阅读过北一辉“日本改造法案大纲”的可能性极低,北一辉曾经呼吁“全日本国民要以冷静的心情来思考和观察,上天的赏罚为何如此不同的根本原因,要确立如何改造大日本帝国的大纲,创定举国上下皆无非议的国家理论”,朴总统提出的理论中确实反响着许多和它相似的论调。

告别美少女战士,向战斗女王迈进

下令进行国家改造的朴总统,同时又在国务会议上催促逮捕“世越号”航运公司实质上的老板、宗教团体“救援派”的领袖俞炳彦,她已不能仅仅是一个选举女王了。到了她该转型的时刻了,从一个像日本流行的美少女战士那样不现实、既干净又羞怯的女王,转变为一个和国民一起流汗、在政治鏖战中临场指挥的领袖。

从6月10日发表的国务总理和国家情报院长的候选人提名中,可以看出朴总统转型的萌芽。尤其重要的是首次看到了“妥协”的政治闹剧。指名文昌克(66岁)为国务总理候选人是一项令人感到新鲜和吃惊的人事安排,因为谁都没有预料到这个选择。35年来一直担任韩国全国性报纸《中央日报》记者的文氏和朴总统之间别说是没有亲密的关系,甚至可以说是无缘,而且他还是一个不辞说朴槿惠坏话的人物。

当年担任主笔的文氏在2011年4月5日的《中央日报》上发表了一篇题为“朴槿惠现象”的评论,指出政权党内的权力集中于尚未成为总统的朴氏是个“奇怪的事情”。文章如此写道:“是因为身处垂帘之后的她让人感觉神秘吗?现在作为一介自由人尚且如此,一旦坐上权力的椅子将会怎样?有谁能够毫无畏惧地揭开垂帘暴露她的真实面目?民主主义必须是透明的,只有展现自己的真实身姿,国民才能够加以判断。要成为国民代表,她必须主动走出垂帘。”这是文氏被韩国的言论界评价为“不左顾右盼敢于秉笔直书”的一篇报道。将这样的人物提名为总理候选人的人事举动确实给人们留下了朴总统“主动走出垂帘”的印象。

危机帝王学

但是,转型没有那么简单。文氏以前不看人脸色的发言得罪了韩国左派和民主主义者,“韩国人有懒惰基因”“已无必要就从军慰安妇问题要求道歉”这些文氏过去的发言片断被巧妙地拎出来,甚至出现要求撤回提名和“总统道歉”的声音。在整个社会正为热病而困苦的时候,世代间的纠葛和理念的分裂又被演绎成一道奇异的风景。长久以来韩国的部长级人事听证会比奴隶的身体检查还要严格和严酷,可是总统府却没能预料到这些事态,这种工作状态使得朴政权的“不通政治”再次暴露无遗。

此次的总理提名一旦以某种形式尘埃落定,朴总统经过痛苦的学习极有可能成为一名视野广阔的领袖。因为她性格具有果断力,而且跟随在时刻处于叛乱威胁当中治理国家18年的父亲身后学习了“危机帝王学”。

另一方面,提名现任驻日大使李丙琪(67岁)为国家情报院长候选人使得处于“不通”的日韩关系有希望被打通。在外交官出身的政治家当中被划归为“亲朴系”的李氏,他比任何人都知道如今日韩关系空洞化的弊害。如果朴总统想把面向国内政治混乱局面的国民的视线引向外部的话,日本题材可能是最好的选择。明年是日韩邦交正常化50周年,为了跨越这个难得的节骨眼时期,有必要做好先期工作。

国民盼望着领袖的转型,脱离开那种将世间发生的一切都写进笔记本,每晚在孤独中反复阅读,白天就连一些琐事也要万事亲览的少女模范生政治,转型为自由放纵、有胆有识的政治家。只要能完成上述改变,也许就能幸运地转祸为福。5年任期的第2年里就困苦于如此的灾祸,或许还能避免韩国特有的总统就任第4年会面临的“跛脚鸭现象”。相比具体更注重抽象的“选举女王”朴槿惠,在本次的危机中被打了一剂烈性的预防针。

标题图片:2014年5月19日向国民发表道歉讲话的朴韩国总统(提供自:Yonhap/Aflo)

政治经济学者、亚洲历史研究者、作家。生于韩国首尔市。在美国麻省理工学院攻读比较政治经济论,获博士学位(Ph.D)。曾任香港科学技术大学副教授、中国人民银行研究生部客座教授、上海同济大学客座教授、一桥大学客座研究员、国际日本文化研究中心外籍研究员等,2014年起担任京都产业大学客座研究员。在日本著有《竹岛密约》(2008年,草思社,获第21届“亚太奖”大奖)。目前正在撰写《日韩关系的现象与心理:1965-2015》。

相关报道
其它专栏

最新专题

バナーエリア2
  • nippon.com专栏
  • In the news
  • 東方
  • 客观日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