解读印度莫迪新政权通过为钱德拉・鲍斯正名所发出的讯号

PEMA Gyalpo [作者简介]

[2015.01.26] 其它語言 : 日本語 | 繁體字 |

世界最大的民主主义国家印度举行大选后,正如大多数人所料,印度人民党(Bharatiya Janata Party,BJP)以压倒性优势获得了单独过半数。作为新政权,包括人民力量党(Lok Jan Shakti Party)、最高阿卡利(Shiromani Akali Dal)党、湿婆神军(Shiv Sena)党、泰卢固之乡(Telugu Desam)党在内的国民民主联合政权由此诞生。

可以说,本次选举的亮点在于纳伦德拉・莫迪拥有的超高人气,他从最初获得BJP总理候选人提名就迅速引起关注。对他抱有热切期待的,有对其带领古吉拉特邦实现奇迹般经济发展的成绩予以高度评价的经济界,以及将其视为拯救近年来持续低迷的印度经济的救世主的中间阶层,加之,印度国内还有一种呼唤强势领袖登场以对抗近年来肆意横行的中国的倾向。因此,莫迪新总理受到了来自国内外两方面的高度期待与关注。他打算如何回应这种期待?笔者将尝试通过解读他的言行,理解这位新总理的人物特点及其政策。

在安全保障方面绝不妥协

莫迪以从邦政府首席部长时代就一直辅佐自己的可靠精英为主力,建立起了得力的亲信团队,并任命阿基特・多瓦尔(Ajit Doval)出任对安保和外交事务拥有巨大影响力的国家安全顾问。由于这是莫迪新总理走马上任的第一套人事班子,在展示其外交与国防政策方向性上具有极为重要的意义,因而受到了各方关注。

此前,曾传言这个人选可能从前政权官员中起用,候选名单有担任过驻日副大使、驻华大使和外交部副部长等职的希夫・尚卡尔・梅农(Shiv Shankar Menon)等五、六人,其中有前总理办公室副主任、现职资深外交官、前内阁秘书长、前信息与谍报部门负责人。而莫迪最终选择了前情报局长多瓦尔委以要职,展示了其在关于法治国家的安保问题上坚持己见的姿态。

69岁的多瓦尔曾在巴基斯坦担任过6年印度高级专员,并多次在涉及应对恐怖主义问题的谈判中发挥过核心作用。他是巴基斯坦通和恐怖主义对策通,也是著名的鹰派强硬谈判专家。他还曾在米佐拉姆邦(Mizoram)、旁遮普邦(Punjab)、査谟和克什米尔(Jammu and Kashmir)等地指挥过镇压恐怖主义的行动,是一位国民英雄。莫迪正是看中了他在国家安保问题上一贯强硬的作风。换言之,莫迪向国内外展示了一种强烈的决心:自己在安保方面不会轻易妥协,将通过积极应对来解决问题。笔者认为他已经充分地传达了这样的讯息,尤其是对巴基斯坦和中国的领导人。

为成为强大领袖而实施的布局

如上所述,莫迪总理将多瓦尔纳入麾下,夯实亲信团队基础后,开始着手确定内阁人选。在这项工作上,他也展现出了要打破各种陈规旧习,自主发挥强大领导力的姿态,并宣扬自己不是单纯的原理主义式民族主义者、印度教文明至上主义者,而是理性的现实主义者。

BJP内部有数名元老从少年时期就开始参加印度独立运动,投身政治事业长达半个世纪以上。虽然他们依然能言善辩、头脑清晰、身强体健、精神矍铄,但本次却未被吸纳为内阁成员。其中,前总理瓦杰帕伊已过着轮椅生活,以如今的健康状况实在无法承受部长重任。然而,几乎担任过除总理外的所有主要内阁职务的前副总理阿德瓦尼虽年逾84,依然赢得了高票,显示了自己的老当益壮。莫迪组建了具有显著个人色彩的新内阁,将党内元老们排除在了政权核心之外,给人一种新时代已经到来,自己是名副其实的领导人的印象。

宣传“小政府大治理”

下面,笔者将分析部长阵容所蕴含的意义。首先,莫迪将部长人数较前政权削减了近4成,彰显本届政府具有“小政府大治理”的性质,是一届坚持成果主义、杜绝经济浪费的政府。

印度内阁的B4(Big4,四大)主要部长是内政部长、外交部长、国防部长和经济部长。内政部长一职起用了时任BJP主席的拉杰纳特・辛格。辛格曾作为党首肯定了莫迪担任古吉拉特邦首席部长时的行政才能,认可他作为党首候选人,其当选总统后也放手让其自由组阁。莫迪起用他也带有答谢之意。

被任命为外交部长的苏希玛・史瓦拉吉(Sushma Swaraj)女士曾在上院和下院担任过多年议员,并作为与在野党时代的BJP组成联盟的国民民主联盟(National Democratic Alliance)的议员团长发挥过领导力量。她是印度历史上最年轻的邦首席部长,并在上下两院担任过三届议员,是一位资历极深的政治家。尽管她之前对提名莫迪竞选总理态度消极,但莫迪为了建立全党派、协调合作、国家利益优先的政府,依然让她兼任了外交部长和印侨事务部长。为了推行莫迪经济政策,恢复经济景气,印侨对印度的经济发展本身而言也具有极为重要的意义。

B4是国家安全委员会的成员,史瓦拉吉外交部长是自英迪拉・甘地总理以来,印度历史上第二位身居要职的女性。除了史瓦拉吉外,莫迪还任命了5名女性出任政府部长(也称联邦部长)。这一数字占到了联邦部长总人数的25%。最年长的赫普图拉(Heptulla)女士出任少数民族事务部长,她也是内阁成员中唯一的伊斯兰教徒。而最年轻的前女演员史莫瑞提・伊拉尼(Smriti Irani)年仅38岁,被任命为人才开发部长(相当于日本的文科大臣)兼水资源与恒河清洁净化再生事务部长(water resources,river developments,Ganga rejuvenation),像这样起用知名度和话题性都很高的实力派女性部长既能吸引媒体的关注,又充分考虑到了塑造亲民政府形象的需要,是一种重视平衡、面面俱到的人事安排。

着眼国内团结的平衡型人事安排

虽然BJP拥有足以进行单独组阁的议席数,但莫迪仍按计划从各盟友政党引入人才加以起用,展示了“和谐的精神”。

此次有18名议员当选的湿婆神军党实力派人物阿南特・吉特(Anant Geete)出任重工业与公共事业部长,获得16个议席的泰卢固之乡党的阿索克・吉・拉朱(Ashok G. Raju)出任民间航空部长。拥有6个议席的人民力量党党首巴世旺(Ramvilas Paswan)出任粮食与消费部长。

赢得4个议席的最高阿卡利党方面,旁遮普邦副首席部长夫人巴达尔(Harismat Kaur Badal)女士出任粮食生产工业部长。而只获得了两个议席的Rashtriya Lok Samata党的库瓦哈(Upendra Kushwaha)以阁外部长身份出任地方开发和饮用水事务部长。换言之,我们可以理解为即便BJP在议席数上占有绝对优势,但莫迪依然谦和地与盟友们分享胜利,并且明确地宣传了自己拥有追求和谐政治的调解能力。

还有一点值得关注,那就是在日本和中国比较多见的内阁成员世袭现象,这在印度也被视为一个问题,而本届政府中只有两人属于此情况。

除了对女性的倾斜照顾外,还有来自各部族和少数民族的6人也进入了内阁。其中3人都是不可接触者(社会最底层人群,又称贱民——译注)。学历从初中毕业到博士毕业各有高低,23名联邦部长中有7人是律师出身。所有人的财产状况也进行了公开,平均来看,大致处于中等偏上的水平,并且在籍贯分布上注重平衡,充分照顾到了地方出身的人士。内阁成员平均年龄为59.6岁。上述情况反映出本届内阁成员的经验、能力和体力都比较理想。

对中国和巴基斯坦态度强硬

莫迪总理在外交和国防方面发出了怎样的讯号呢?莫迪在发言中称巴基斯坦、中国以及日本都“重要”。关键我们应该注意,“重要”一词的含义有所不同。针对中国和巴基斯坦,莫迪明确提出了既要认真对待,又要态度强硬的交往模式。

莫迪邀请南亚区域合作联盟的首脑参加自己的就职典礼,展示了印度在本地区的存在感,同时他也将自己与巴基斯坦总理谢里夫的首次会面引向了在对自己有利的环境中的对话。他并未回避两国之间悬而未决的事项,而是直截了当地表示希望双方坦诚地解决问题,使得谢里夫总理回应称“(在两国关系方面)莫迪政权的诞生预示着一个重要时期、一次重要机遇的到来”。

这场就职典礼的盛大程度堪比美国总统的就任仪式,吸引了全球的注目。尤其是与巴基斯坦首脑实现会谈,向国内外传递出一个讯息:欲解决整个南亚地区安全与发展方面的重要课题,须有稳定的政权和强大的领导力。

针对中国,他展示出正在摸索一条政治上强硬、经济上灵活的现实路线的态度。在开展选举活动过程中,他曾在瓦拉纳西尖锐批评中国的“扩张主义性质”。此外,在印度流亡超过半个世纪的西藏流亡政府总理和其他官员也受邀出席了就职典礼。当然,中国当局也不可能没有察觉,但似乎没有表示特别强烈的抗议。针对其在选举演说中关于“扩张主义”的发言,中国的发言人称“那是选举期间的发言”,并未揪住不放,莫如说这表现出了中方重视莫迪在担任邦首席部长期间曾4次访华这一事实的姿态。

应该关注的是,莫迪任命了前陆军总参谋长辛格(V.K.Singh)将军出任主管印侨事务的外交国务部长兼西北地区开发独立主管部长。辛格总参谋长一直呼吁实现印度军队的现代化和加强印度军事力量,强调中国具有危险性。长期以来,中国主张印度西北地区是自己的领土,声称该地区居民是本国国民,始终不允许他们持印度护照出入境。这是印中关系的一个争议焦点。

据印度媒体报道,莫迪总理任命了该地区选出的议员出任国防部的第二把手。虽然此举含有在西藏问题和国境问题上绝不会轻易向中国妥协之意,但另一方面,他又邀请中国国家主席和总理访印,展示出了开展建设性对话和经济交流的意愿。称巴基斯坦和中国“重要”,言外之意是背后的紧张与互不信任。

为钱德拉・鲍斯正名的意义

针对日本,莫迪曾在多个场合发表向日本和安倍政权示好的言论,总是流露出称赞和敬佩。莫迪在选举期间曾明确表示将以国家名义向印度独立运动领袖钱德拉・鲍斯授予非军方人士最高勋章。自尼赫鲁以来,印度历任总理都与日本保持着友好关系。尤其是战后,印度为日本恢复主权和重返国际社会提供了十分积极的支持。在收到美国等众多国家的邀请后,莫迪表现出将会优先访问日本的态度,这并非单纯地出于经济原因,而是他在地缘政治和精神层面也将对日关系置于优先考虑的佐证。

莫迪总理明确了自己的领袖地位,要求国会议员树立觉悟,激发了政坛的新气象和紧张感。正如安倍政权诞生后,日本国民表现出积极气象那样,莫迪模式也让印度国民感到了自信与期待。我想,这种动力就来源于领袖的积极言行。

标题图片:印度新任总理纳伦德拉・莫迪(图片提供:AFP/时事通讯社)

政治学家、桐荫横滨大学教授。1953年生于西藏康区新龙(现属中华人民共和国四川省),59年随14世达赖喇嘛流亡印度,65年赴日。亚细亚大学法学系毕业后,上智大学研究生院肄业,东京外国语大学亚非研究所结业。历任达赖喇嘛亚太地区事务首任代表、西藏文化研究所所长、拓殖大学海外形势研究所客座教授、不丹王国首相顾问等职。

相关报道
其它专栏

最新专题

バナーエリア2
  • nippon.com专栏
  • In the news
  • 東方
  • 客观日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