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KB48、桃色幸运草Z、桥本环奈——现场偶像热潮折射出的消费“代际差异”

宇野常宽 [作者简介]

[2015.02.19] 其它語言 : ENGLISH | 日本語 | 繁體字 | ESPAÑOL | العربية | Русский |

“本土偶像”热潮的象征——桥本环奈

此次nippon.com编辑部向我约稿,希望我将“千年难得一见的偶像”桥本环奈与“喜欢偶像的40~50岁人群”结合起来加以分析。坦率地说,我有点摸不着头脑。为什么要谈桥本环奈?为什么选择40~50岁人群?

尽管本人是一名追星族,但我并不认为桥本环奈是象征偶像领域现状的人物。即便她是一个象征,恐怕也只是所谓“地方偶像热潮”的象征。2000年代中后期开始,在网上粉丝社区易于形成的背景下,不再追求在大众媒体上露脸,而以现场活动(音乐会、握手会等)为活动中心的“现场偶像”开始崛起,受到这个年代末期AKB48趋于社会现象化的带动,形成了一股现场偶像热潮。

在此过程中,将东京以外的地方城市作为活动据点的地方紧贴型现场偶像——地方偶像展现出了如火如荼的发展势头。作为其象征,凭着去年被上传到网上的一张照片而在网上一炮走红,甚至成为著名女性杂志封面人物的桥本或许可谓是地方偶像热潮的象征(桥本环奈是诞生于福冈的偶像团体Rev. from DVL的成员)。

通过互联网欣赏偶像团体成员的“人生百态”

然而,要将她捧为整个现场偶像热潮的象征还是有些勉强。最大的理由在于,现代的现场偶像热潮同时也是团体偶像热潮。无论是AKB48,还是桃色幸运草Z(Momoiro Clover Z),现代的现场偶像热潮的主角都是由数人乃至数百人构成的团体偶像,粉丝一方面支持着团队中一个又一个成员,一方面也消费着以团体内人际关系为主的生活剧情。现在,人们可以通过现场表演或网络更加直接地欣赏到过去只能在电视或杂志上看到的偶像团队成员的人生百态,这种乐趣支撑了现代的偶像热潮。

可以说,考虑到上述因素后,若还要将所属团体毫无话题性的桥本用来代表业界现状,就非常勉强了。比如,桥本的推特粉丝数大约有7万人。而许多未能入选AKB48选拔总选举名单(即排名在80位以下)的成员也有超过10万名粉丝,由此看来,可以认为帮助桥本一跃成名那张“奇迹般的照片”(前面提到过,就是在2013年的某活动中穿着制服跳舞的照片在网上广为流传)的效果并未带来实质性的人气。

“在宅”追星族与“深度”行动追星族的代际差异

那么,再看看“40~50岁”这个问题。编辑部希望我能谈谈粉丝群体的代际差异(似乎因喜欢偶像而追星的都是经济上比较宽裕的40~50岁人群,作为穷忙族的20~30岁人群即使追星,也有很多顾忌?),并展开“能够折射出日本社会一个侧面的有趣分析”。20多岁和40多岁这些数字是一种主观印象,找不到什么像样的根据,但作为一个追星的粉丝来说,这是能够产生相应实际感受的设问。从结论而言,我认为可支配收入较低的粉丝(年轻人相对较多)们也在用与收入相适应的方式“追星”。

看一看偶像出演的视频节目,读一读社交媒体上的信息,将参加演唱会和握手会控制在最低限度,那么每月平均只需数千日元也完全可以当一个粉丝。这种方式即是所谓的“在宅”。于此相对,狂热追星,比如远赴外地观看演唱会、一天参加好几次握手会,做出如此深度追星行为的粉丝似乎以中老年人居多。

关于这一点,一些微妙的地方很难向不怎么参加现场演唱会和握手会的人解释清楚,比如来参加AKB48握手会的粉丝分为两类,一类是预约了1~3张握手券的粉丝(顺便提一句,来握手会的时候属于“中级”粉丝),另一类是预约了10张以上握手券,为避免浪费时间而有计划地穿梭于偶像团体多个成员之间的粉丝(顺便提一句,我属于这两类的中间派)。后一类粉丝中,应该绝大多数是像我这样30岁以上、可支配收入较高的中老年人。其中尤为引人注目的是从80年代出现偶像热潮的时期以来就一直喜欢这种热潮的40岁“以上”的强者们,平时我们从他们身上了解到很多见闻。

关键在于席卷团块二世世代的市场营销

我们尚不清楚这种情况是否折射出了日本社会的一个侧面。但如果从亚文化专家的角度加以分析,相同的情况也同时发生在其他领域。换言之,或许可以说,在少子化、媒体多样化与信息供给过剩的情况下,要想形成某种程度以上规模的市场,如何席卷团块二世(Junior)世代(40~45岁)这个最后的人口年龄段已成为关键所在。

这并不局限于偶像文化领域,动漫、游戏等过去一直以十多岁的青少年为主体、被认为是廉价娱乐活动的领域也出现了这种倾向。比如,拿系列动漫《机动战士高达》来说,以10多年前就开始接受第一代“高达”热潮洗礼的团块二世世代作为目标人群的动漫产品销售和新剧集制作已经成为了推动该系列动漫发展的主要力量。

虽然领域范畴有些差异,但餐厅口碑网站“Tabelog”的用户也存在这种双重结构。该网站的用户中,“精通上网收集信息的20~30岁人群”较多,而实际前往餐厅用餐,并做出点评的则是“团块二世以上的饕客型中老年男性”——该网站的资深用户们在接受我编辑的杂志采访时给出了相同的答案。

中老年买单支撑、年轻人免费消费的文化

换言之,我们在这里会发现,网络时代的文化是内容的价格将逐渐趋近免费,但另一方面,在策划运用了网络媒体的机动力和无孔不入的市场营销手法的商业化计划时,莫如说相较于所谓的“网络一代”,能否调动年长的、不惜在内容上花钱的、昭和末期的日本文化已经深入骨髓的40岁以上人群恐怕才是关键所在。总而言之,有很多领域都建立在年轻人免费消费中老年买单支撑的文化这样一种条件之上。 

应该将之视为政治意义上理想的、由市场实现的收入转移,还是视之为亚文化的可悲老化?这个问题难以回答。就我个人而言,姑且支持前者的立场,并希望摸索出能够有效促进领域的成长与多样化发展的路线。

(2014年7月1日)

标题图片:偶像团体Rev.from DVL的成员桥本环奈(提供:时事通讯社)

评论家,评论杂志《PLANETS》总编。生于1978年。著书有《零年代的想象力》(早川书房)、《little people的时代》(幻冬舍,2011年)、《日本文化的论点》(筑摩书房,2013年)、合著作品有滨野智史对谈《希望论》(NHK出版,2012年)、《愿建设这样的日本》(太田出版,2012年)等。京都精华大学流行文化系兼职讲师。

相关报道
其它专栏

最新专题

バナーエリア2
  • nippon.com专栏
  • In the news
  • 東方
  • 客观日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