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次世界大战和至今未了的“战争责任”之争

萨勒・斯文 [作者简介]

[2014.10.16] 其它語言 : ENGLISH | 日本語 | 繁體字 | FRANÇAIS | ESPAÑOL | العربية |

日本在第一次世界大战中的积极姿态

整好在100年前,欧洲爆发了第一次世界大战。这场战争之所以被称之为“世界大战”,是由于继奥匈帝国,塞尔维亚,俄罗斯,德国,法国和英国之后,日本也于1914年8月23日对德宣战。在奥斯曼帝国1914年11月参战并将战争扩大到中东之前,为这场战争打上了“世界大战”烙印的,无疑是日本的介入。

第一次世界大战的主战场在欧洲,但日本向中国、太平洋、地中海、南非、西伯利亚等地派遣了部队和军舰,以支援英国、俄罗斯、法国及其他协约国。1915年和1917年,它还分别向俄罗斯提供了50万杆步枪,向法国提供了12艘驱逐舰。武器的大量生产,表明了当时日本生产力的提高。

1917年底,法国陆军统帅费迪南·福煦(Ferdinand Foch,1851年10月2日-1929年3月20日)终向日军提出了派兵欧洲的要求。但日本拒绝了这个要求,而是采取了出兵西伯利亚的行动,干预正趋于激化的俄国内战。它与美国达成的协议是派兵7000人,但日本军部独断专行,最终在西伯利亚和北满地区部署了超过7万人规模的兵力。总之,日本在第一次世界大战中采取的行动,比一般人所知道的要积极得多。

明文写入了德国战争责任的《凡尔赛条约》

最近,就日本在第一次世界大战中所扮演的角色以及此次大战和日本的参战在世界史中的意义问题,可以看到各方面的许多最新研究成果。另一方面,围绕第一次世界大战爆发的背景原因,还引发了激烈的争论。即战争责任在何方(国)的争论。一战结束后,人们将战争的责任全部归咎于德国,1919年签署的《凡尔赛条约》的231条也明确写道,德国必须承认全部战争责任。《凡尔赛条约》是第一个在和平条约中明文写入了“战争责任”的条约,德国对此大肆诟病,表示了强烈的不满。

第二次世界大战之后,针对第一次世界大战的责任问题,依旧在德国及有关国家间争论不休。即便是1945年以后,依然可以听到这样的观点,即让德国独自承担第一次世界大战的责任是不恰当的,战争源于欧洲的同盟组织结构。但是,历史学家弗里茨·菲舍尔(Fritz Fischer1908年5月5日-1999年12月1日)认为,第一次世界大战是德国发动的侵略战争,上世纪60年代,这个有名的菲舍尔之争,最终引导出这样一个主流见解——相对来说德国应对第一次世界大战负主要责任。

《The Sleepwalkers(梦游者们)》一书的反响

2013年,剑桥大学历史学家克里斯托弗•克拉克(Christopher Clark)的著作《The Sleepwalkers(梦游者们)》再次推翻了这个见解,在欧洲引起人们的极大关注。针对克拉克的主张,德国学者之间赞成反对各执一说,意见出现分歧。

克拉克认为,不自觉地诱发了第一次世界大战的人物,包括有法国总统雷蒙·普恩加莱、俄国外交大臣赛奇·萨索诺夫、俄国驻法大使亚历山大・伊兹沃尔斯基等。对此,有些人表示,不赞成将德国的责任相对化;另有人则批评克拉克的学术方法;还有人更强烈地指责称,他的命题根本站不住脚。

而实际阅读一下他的著作,可以发现,虽然书名给人以淡化德国责任的印象,但不可思议的是,文章的内容并无为德国免罪的论调。虽然《The Sleepwalkers(梦游者们)》这个书名颇具刺激性,但搜索电子版后发现,除了书名外,这个词不过只在文章的最后出现了一次而已。对于第一次世界大战,要“修改”长期以来形成的“德国负有战争责任”这一定论,显然是难有结果的。 

(2014年7月10日)

上智大学副教授。弗里德里希·艾伯特基金会东京事务所日本代表。1968年生于德国。在美因茨大学、科隆大学、波恩大学攻读历史学与政治学。在金泽大学留学4年后,于1999年获得波恩大学文学系日本研究专业博士学位。历任德国日本研究所人文科学研究部部长、东京大学研究生院综合文化研究科副教授等。合编著作有《Eisendecher公使的相册:明治初期的日德外交》(OAG德国东洋文化研究协会、Iudicium,2007年,日文、德文)、《Pan-Asianism: A Documentary History》(Rowman & Littlefield,2011年,英文,2 vols.)等。

相关报道
其它专栏

最新专题

バナーエリア2
  • nippon.com专栏
  • In the news
  • 東方
  • 客观日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