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本宜静观——在执拗和欲望中盲行的乌克兰局势

河东哲夫 [作者简介]

[2015.01.07] 其它語言 : 日本語 | 繁體字 | Русский |

马航飞机在东乌克兰被击落,298条人命丧失。东乌克兰民众因不愿被卷进他人的纷争,已有50多万人逃到俄罗斯避难。但是在乌克兰的东西对立中支持一方的美国奥巴马政权,在本次的纷争中到底想寻求什么,打算将局势进行到哪里,仍然缺乏明确的方针。据传俄罗斯也分成好战派和妥协派,在克里姆林宫争执不休。若用棒球比赛来形容的话,就好像投手没有控球力,击球手是随意上场的业余爱好者,而观众一个也没有的这样一种混战局面。

乌克兰危机是苏联解体的余震

本次纷争的原因来自这里:乌克兰前总统亚努科维奇为了得到财政支援而意欲与欧盟缔结联盟,此举遭到俄罗斯总统普金的强烈反对,普京以提供融资为诱饵诱使乌克兰轻易放弃了与欧盟的协约,从而引发了这次危机。而美国非政府组织(NGO)培养起来的乌克兰“民主主义”势力掀起反对亚努科维奇的运动,纠集全国愤青在基辅闹事,无政府状态下骚乱不断,亚努科维奇被赶下台。认识到这是美国对俄展开攻势的普金总统,仅用三个多星期的时间合并了克里米亚,确保了塞瓦斯托波尔海军基地这个最低限度的军事要塞。

坦率地说,美国的部分势力意图让乌克兰加入EU和NATO,使苏联在冷战中的失败成为定局——这并非奥巴马的意愿——、如有可能最好让俄罗斯通过政权交替实现民主化。而另一方面,普京和俄罗斯则认为冷战的失败是一个乌龙球,战败意识已经消失,俄罗斯正考虑趁着美国因次贷危机被弱化的好时机,构筑自身的势力圈和商业圈建立“欧亚联合”,为此必须确保旧苏联时期实力仅次于俄罗斯的乌克兰。现在的乌克兰正处于苏联解体的大地震以后的余震,也成为了美俄两国相互竞争的一个政治筹码。

不能真正出手又无意出手的美俄两国

但是美俄双方都没有明确的方针,一方面奥巴马总统想极力避免在海外动武,另一方面总统助理苏森・赖斯和助理国务卿维多利亚・纽兰(负责欧洲事务)等人仍然追求“民主主义的扩大”路线,两方面之间也有乖扭。所以美国虽然一边唆使乌克兰政府反对俄罗斯,一边却未能向乌克兰提供充分的支援。

另一方的俄罗斯并不想吞并东乌克兰,也不具备军事干预的勇气。东乌克兰的大部分民众虽然母语是俄语,却不希望和俄罗斯合并。掌握乌克兰政治经济的财阀都以东乌克兰为据点,乌克兰政府并不想把东乌克兰白白交给俄罗斯。对俄罗斯来说,合并东乌克兰就意味着要负担1500万人口的年金和工资(公务员和准公务员居多),俄罗斯国家财政也许会因之破产。如果俄罗斯军事介入东乌克兰,来自西方的制裁会更加猛烈,这对于去年成长率停滞在1.3%的俄罗斯经济无疑是雪上加霜。俄罗斯在东乌克兰危机中表现得并不十分积极,正是因为有着以上的背景因素。

因此,俄罗斯希望东乌克兰成为非武装地区,确保能避免NATO军不断涌向俄罗斯边境的体制,而美国和乌克兰政府却毫不让步,俄罗斯只能以武力确保东乌克兰的军事据点,并以此作为和西方交易的筹码。但是俄罗斯进入东乌克兰的武装势力并不服从克林姆林宫的意愿,其中心势力据说是俄罗斯军队的谍报机关GRU,此外还混杂着许多代表俄罗斯国家主义的“光头党”青年,他们总是寻求骚乱场所,这群乌合之众缺乏统一指挥,各自行事。

难以收束的乌克兰,不愿包揽的欧盟

乌克兰政府也步伐不齐整,掌握南部地区的科拉梅斯基(一名财阀)是反俄派,他不服从乌克兰现总统波罗申科的命令,拥有私人武装部队,常常独自行动。乌克兰最大的财阀阿赫梅朵夫为了保护自己在东乌克兰的利益,和俄罗斯继续着背后的交易。那些反对亚努科维奇前总统的愤青们现在无聊地聚集在基辅,正在寻找机会发动骚乱以反抗波罗申科现总统。

乌克兰政府想从东乌克兰驱逐亲俄分子,但是乌克兰军队整体弱小,欧盟和美国对乌克兰也没有进行正式的军事支援。另一方面,乌克兰的谍报机关里先前潜入了许多亲俄分子,美国也并不完全信任乌克兰政府。

老的欧盟各国没有真正专心致力于乌克兰问题,他们尤其明白一件事实,乌克兰分裂为亲欧的西部和亲俄的东部,不可能因为加盟EU和NATO而抱成一团,况且乌克兰对他国的依赖程度高,又十分腐败,包揽乌克兰的负担令欧盟踟蹰不前。积极推进和乌克兰结盟的是波兰和立陶宛这些新的欧盟加盟国,他们害怕俄罗斯的复活,希望确保乌克兰作为政治缓冲地带。

以普京辞职终结事态的可能性

由于人的“执拗”和“欲望”,民众的生活和生命遭受践踏和蹂躏,在现在这种不负责任的惯性结构中,只有俄罗斯才能打开局面。有几个可能性,其中之一是普京主动辞职或被迫辞职,合并克里米亚之举虽然使普京赢得俄罗斯国民的喝彩,但他在东乌克兰问题上的优柔寡断却降低了支持率。

普京的后任也不会急于妥协,俄罗斯并不是美国所想象那样的“独裁国家”,而是一个由期待政府恩惠的民众拥戴皇帝——即总统的民粹主义政体,也是一大利益共同体,领导者不能忽视大众心理以及军队和谍报机关的意愿。

所以接下来可能的剧本是,在叙利亚、伊朗或者阿富汗问题上俄罗斯对美国做出某种让步,以此作为交换筹码,确保东乌克兰成为非武装地带。虽然叙利亚已经没有可以被利用的材料,但在伊朗方面,可以让俄罗斯削减向伊朗输出核燃料,从而终止伊朗的核开发。在阿富汗,可以加强对阿富汗北部伊斯兰教徒的支援,抑制塔利班复活。

日本宜“坐山观虎斗”,静待其变

在这种情势下,日本只能暂且静观其变。日本没有能力庇护俄罗斯,也不能为俄罗斯提供退路。为了讨普京欢心去拍马屁会降低日本的品格,反而不利于日俄关系。“坐山观虎斗”是现在最好的选择。至于普京的访日,现在也不需要多加讨论。只要表明“正在调整恰当的访问时期”即可,俄罗斯自然也是心知肚明,不会愚蠢到非要打草惊蛇不可——急于要求日本确定访问时期,结果却逼迫日本不得不明确表示访问延期。

关于对俄制裁,日本只要配合欧盟的做法就可以。欧盟不会放弃进口俄罗斯的石油和天然气,但是能源开发相关技术的出口属于制裁对象,日本出口LNG设备的商谈目前只能暂时搁置。

需要关注的是中国的态度

不需多言,日本必须把俄罗斯问题与对华关系结合起来对待,每年夏天惯例举行的北戴河中共要员会谈后,将出台怎样的对日、对美、对俄政策,对此我们应当高度关注。

对于俄罗斯和中国的关系,中国提出的“大丝绸之路战略构想”将如何进行,推进到什么程度,这是一个焦点问题。如今的俄罗斯只有一个中国可以依靠,但是中国若借此良机将俄罗斯的金城汤池——中亚、高加索各国地域都网罗在“大丝绸之路战略构想”之中,便难免会和俄罗斯产生矛盾和摩擦。

标题图片:马来西亚航空飞机被击落现场(图片提供:AP/Aflo)

网站“Japan and World Trends”代表。1947年出生于东京。1970年东京大学教养系毕业后进外务省。曾在哈佛大学研究生院苏联研究中心、莫斯科大学文学系留学,历任外务省东欧课长、驻俄罗斯大使馆公使、驻乌兹别克斯坦和塔吉克斯坦大使。卸任后兼任东京大学和早稻田大学客座教授、东京财团高级研究员等职。重要著作有《架设通往俄罗斯的桥梁——莫斯科广报与文化交流备忘录》(镰仓春秋社、2006年)、《走向意义消散的世界》(草思社、2004年)等。

相关报道
其它专栏

最新专题

バナーエリア2
  • nippon.com专栏
  • In the news
  • 東方
  • 客观日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