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964年东京奥运50年,历史与展望

吹浦忠正 [作者简介]

[2015.02.09] 其它語言 : ENGLISH | 日本語 | 繁體字 | FRANÇAIS | ESPAÑOL | العربية | Русский |

战败十九年,秋日里的那一天,分外晴朗而美妙

1964年10月10日,第18届夏季奥林匹克运动会在东京开幕。《奥林匹克宪章》规定,由东道主国家元首宣布奥运会开幕,而东京奥运会则应国际奥委会(IOC)主席艾弗里·布伦戴奇的要求,由昭和天皇谨致开幕。天皇陛下退席时,奏响起当时日本著名作曲家黛敏郎的电子音乐,新旧交织,体现出时代的新气象。

那一天的东京,天高云淡,碧空如洗,进行实况转播的播音员对此精彩地描述说,“犹如一揽了全世界的蓝天”,让你无法相信前一天晚上曾经暴雨倾盆。我们这些大会工作人员永远不会忘记,正是这一望无尽的万里晴空,成为引导为期15天的大会走向成功的一大因素,令东京奥运在历史上留下了值得大书特书的一笔。

因美军的空袭及舰炮射击,日本全国的主要城市几乎都化为一片废墟。然而此后仅仅9年,日本便于1960年提出申办奥运,虽然落选,但随后再次申请并成功获得1964年奥运会的主办权,战败后第十九年,举办了由94个国家和地区参加的东京奥运,并赢得了时任IOC主席布伦戴奇“出色地举办了一届最成功的奥运”的评价。

时任IOC主席艾弗里•布伦戴奇视察东京奥运场馆(左三)(图片提供:时事通讯社)

此后将近半个世纪过去了。2013年9月13日,日本申办2020年东京奥运成功,举国上下为之一片欢腾。然而遗憾的是,奥运申办成功一年有余,当时的激动和兴奋,如今甚或给人一种“烟消云散何处寻”之感。人们对六年后奥运的关心度变得淡漠了,准备工作好歹不过刚刚就绪而已。我认为,造成这种情况的一大原因,在于组委会至今无法明确此届奥运会的构想以及它将传播的哲学理念,既没有凝聚起人们的梦想,也没有充分集结立意创见。

50年前的奥运,其理念是向世界展示日本的“战后重建”及“科技先进国家”,我本人期待,藉2020年奥运会之机,突出强调“和平”、“和谐”、“合作”,使之成为向世界展示日本的一个舞台。

东京,此前曾三次成功申奥

东京第一次申奥成功是1936年。在柏林奥运期间举行的IOC全会上,通过投票表决,东京获得了四年后的1940年第12届奥林匹克运动会的主办权。1938年召开的开罗IOC全会还做出了在札幌举行冬奥会的决定。这本该是在亚洲、在有色人种国家首次召开的夏季和冬季奥运会。

但是,日本已经深陷于中国大陆的战争,钢铁等主要军需物资呈现不足,军方首先开口称“无法排骑兵军官参加马术比赛”。当时,马术比赛是各国骑兵将校之间的展开的比赛,女子也被拒之门外。因而,这无异于是宣布马术比赛无法在日本举行。结果到1938年秋,主管部门厚生省向主办城市东京发出应该辞退的通知,就这样放弃了奥运主办权。在东京、札幌夏、冬奥运的申办中历尽千辛万苦的有关人士无不珠泪偷弹,吞声饮泣。

而候补地赫尔辛基,因“冬季战争”(第一次苏联和芬兰的战争)也辞退了主办权,使第十二届奥运会成为乌有。1944年预定在伦敦举行的奥运会,则因为第二次世界大战战事正酣而作罢。

欧亚大陆21研究所理事长。1941年出生于秋田市。毕业于早稻田大学研究生院政治学研究科。历任东京奥运组委会专员、长野冬奥会组委会顾问、埼玉县立大学教授、国际红十字会孟加拉及印度支那各地常驻代表,难民救助会副会长等职,现任欧亚大陆21研究所理事长。长年致力于北方领土归还运动,任北方四岛交流推进全国会议副会长。著作有《从国旗看世界地图》(光文社新书)、《红十字会与亨利·杜南》(中公新书)、《NGO海外志愿活动入门》(自由国民社)等。

相关报道
其它专栏

最新专题

バナーエリア2
  • nippon.com专栏
  • In the news
  • 東方
  • 客观日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