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医疗费2025年问题”警钟敲响与相关对策

松木淳一 [作者简介]

[2015.05.15] 其它語言 : 日本語 | 繁體字 | FRANÇAIS |

后期高龄老人的全年医疗费为国民平均水平的3倍

2025年,日本的国民全民保险(公共医疗保险)制度将迎来重大转折点。届时,日本人口动态中最大的一个群体——团块世代(1947-49年出生)的所有人都将年逾75岁,换言之,成为“后期高龄老人”。从国民全民保险可持续性的观点来考虑,这就是一个“2025年问题”。我们应该如何应对这一问题?

参与了公共医疗保险后,75岁时便会加入后期高龄老人医疗制度。后期高龄老人人均全年医疗费约为92万日元,几乎相当于国民平均水平(约30万日元)的3倍。即使单看75-79岁人群的人均全年医疗费,也达到了约78万日元,为国民平均水平的2.6倍。此外,加入公共看护保险后,需看护认定率将从75岁左右开始升高。这会导致医疗费和看护费用急剧增长。据厚生劳动省推算,医疗给付费(※1)将从2012年度(预算基准)的35.1万亿日元增至2025年54万亿日元,增幅为50%,看护给付费(※2)将从2012年度的8.1万亿日元增至2025年的19.8万亿日元,增幅为140%。

如果聚焦于国民全民保险的财政层面,那么作为针对这种医疗费增加问题具有立竿见影效果的对策而言,可以考虑增加国民负担(税金和保险费)、下调给付水平(提高个人负担比例,缩小保险对象范围),或者将两者结合起来。然而,这些做法都将给国民造成负担,存在局限性。因此,政府正试图将着力点转移到通过预防发病和重症化、减少医疗费浪费等手段来抑制医疗费。以下,笔者将着眼于今后作为政策可能受到抨击的、通过预防生活习惯病和及早发现治疗癌症来抑制医疗费这一主题,梳理现状和课题。

(※1)^ 医疗给付费是从国民医疗费中扣除个人负担部分后的金额。看护给付费是从看护费用中扣除个人负担部分后的金额。

(※2)^ 这里所说的“减少医疗费浪费等”,包括普及非专利药、防止非必要重复受诊和频繁受诊、防止医疗机构和患者非法领取、遏制因免费医疗制度而带来的随意受诊等。详细内容刊载于国际公共政策研究中心CIPPS information第70号“如何才能抑制国民医疗费的增长”(2014年1月31日)。

国际公共政策研究中心主任研究员。东京大学工学系毕业。1990年,进入第一生命保险。历任美国(纽约)驻在员(调查担当)、企业年金顾问担当等职,2011年起任现职。目前主要从事社会保障制度相关研究。

相关报道
其它专栏

最新专题

バナーエリア2
  • nippon.com专栏
  • In the news
  • 東方
  • 客观日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