绑架问题调查遭无视,朝鲜的权力斗争依然纷乱错杂

李英和 [作者简介]

[2014.12.15] 其它語言 : 日本語 | 繁體字 |

日朝协议,名存实亡

日朝政府间协议,从年初开始着手展开,五月底安倍晋三首相宣布解除对朝鲜的部分制裁……,看似进展迅速的这个协议,转眼间或者说如事先预料,在九月下旬就遭遇了挫折。之所以这样说,是因为作为解除对朝部分制裁之条件的首份重新调查结果报告,朝鲜以遇到困难为由而提出了延期。对此,大多数日本国内媒体都分析称,这是“朝鲜惯用的挑逗和挤牙膏战术”,“企图迫使日本进一步放松制裁”。遗憾的是,此类观察都不得要领,实际上可以认为,绑架问题的重新调查,已经化为泡影。

只要绑架问题没有进展,日本就难以和朝鲜实现邦交正常化,而对这次重启日朝政府间磋商,以安倍首相为首的日本政府表现出了相当的自信。其中的一个理由,是直接负责谈判的部门为朝鲜秘密警察机构国家安全保卫部,它参与了以往的绑架,而且还负责对绑架受害者进行管理和监督。而这个国家安全保卫部,现在却在朝鲜国内的权利抗争中走向败落之途。

其抗争的对手,是总管党、军、政等主要部门组织管理与人事的权力核心机构朝鲜劳动党组织指导部,它同样是一个受最高领导人、朝鲜劳动党第一书记金正恩直辖的组织。更具体地说,就是国家安全保卫部部长金元弘和朝鲜人民军总政治局长黄炳瑞之间的斗争,而后者出身于组织指导部并是以之为靠山的。

在权力斗争中摇摇欲坠的“国家安全保卫部”

直接的契机是今年(2014年)6月在北京发生的平壤音乐舞蹈大学教授失踪事件和在海参崴发生的朝鲜大圣银行首席代表携400万美元巨款逃跑事件。

朝鲜的驻外公馆随处都安置有国家安全保卫部的要员进行内部监视,这些丑闻的发生,责任当然在国家安全保卫部。以此为由,从7月起组织指导部开始了对国家安全保卫部工作的检查。成为众矢之的者,便是副部长徐大河和局长姜成男。而徐副部长是国防委员会中全盘负责日本人问题的特别调查委员会委员长,局长姜成男则是该委员会绑架受害者分会的代表。

目前,对国家安全保卫部的检查已从工作审核阶段进入到思想审查,也就是说,事态已经发展到追究是否对第一书记金正恩尽忠的问题上来。既然走到这一步,那就不是单纯的纪律问题了。这个抗争的背后,存在着组织指导部以“把国家安全保卫部掌控的对外特权归还给第一书记金正恩”为借口而展开的瓦解工作。日朝谈判带来的与日本之间的特权也是其中的对象。因而可以认为,组织指导部瞄准的最终攻击目标,是国家安全保卫部部长金元弘。

现在,组织指导部在这场抗争中处于优势。朝鲜人民军总政治局局长黄炳瑞已于9月就任了朝鲜的国家核心组织国防委员会副委员长,10月4日借在韩国的仁川举行的亚运会闭幕式之机,突访韩国,会晤了韩国国务总理,并谈及了重启南北对话问题。毋庸置疑,此举证明他已经确立了作为第一书记金正恩亲信的朝鲜二号人物的地位,同时也可以窥视出这次抗争背后第一书记金正恩的意志。

国家安全保卫部的金部长、徐副部长、姜局长,既是重新调查绑架问题的窗口、当事人,又被日本政府评价为“不曾有的强大阵容”,然而事到如今,他们甚至已经处在了生命危在旦夕的状态之中。

肃清张成泽的意义何在?

金正日时期,朝鲜的内部争权夺利的背景因素,基本上是接班人问题。但是,第一书记金正恩上任后的权力之争,则形成了完全不同的构造。当然,第一书记金正恩掌握实权是其目标,具体涉及到对海外特权等资金源的争夺。尽管长期处于国内经济崩溃状态之中,朝鲜却能维持现有体制,可以认为这完全是依靠在军队和党内的权力阶层中进行充分的财物分配带来的结果。当然,地下交易、包括来自日本的汇款等海外特权,将会左右权力之所在。实施严厉的经济制裁之后,朝鲜大大提高了对地下交易所得的秘密资金的依赖程度。

第一书记金正恩登上权力宝座之时,掌握海外特权的是其姑夫(父亲金正日的妹夫)和最大的保护人张成泽国防委员会副委员长。张成泽特别是和中国建立了很深的关系,从中国方面来看,无论是政治还是经济,他都起着联络窗口的作用。当然,这让张成泽在朝鲜保持了绝对权势,由此他成为了第一书记金正恩及其亲信们的眼中钉,于2013年12月遭到政治清洗。

当时主持推动第一书记金正恩清洗张成泽的,正是国家安全保卫部。而且,在张成泽被处刑后,独占经济权利,财力大增,强化了实权。甚至,曾被认为与张成泽对立的原朝鲜人民军总政治局局长崔龙海也遭到了压制。

摇钱树日本

但是,沟通渠道遭到破坏,中国与朝鲜的关系全面遇冷,这让朝鲜自己不得不另找新的资金来源。于是,日本就成了绝好的对象。张成泽处决后不久,2014年初,以国家安全保卫部为联络窗口,暗中开始了旨在重启日朝磋商的交涉。

一旦两国关系改善,经济制裁得以解除,那么由此而获得的种种利权便将成为国家安全保卫部的功绩。于是,朝鲜人民军总政治局长黄炳瑞向第一书记金正恩告发,称“国家安全保卫部意欲独占日朝利权”。总之,对国家安全保卫部的独断专行,朝鲜的最高领导层的戒备心与日俱增。

自始至终遭美中冷遇,走投无路的朝鲜

不用说,日本不过是朝鲜用以掩人耳目之物而已。关于这一点,笔者已在前一篇文章中做了说明。对朝鲜来说,它始终在意的是如何重新获得中国的援助,再者就是改善与美国的关系。不过,美国的立场非常明确,只要朝鲜不放弃核开发,则一概不予理会。并且,中国方面也在张成泽遭处决后,加入了国际制裁的行列。

其实,据说第一书记金正恩很早以前就转达了访华的意愿。中国表示可以接待,甚至提出,只要接受一个条件,那么任何要求都能予以满足。而这个条件,不是别的,正是弃核。第一书记金正恩对此概不答应。

中国表面上关闭了石油输送管道,中断了援助,但暗中曾依靠解放军的车辆运输石油。属于石油提炼产品的援助,不反映在贸易统计上。但是,今年七月上旬中国国家主席习近平访韩后,再次敦促金正恩访华,却没有得到回应。于是,暗中的石油援助也就此中断了。这样,朝鲜就真正地被逼上了绝路。

支配局势的金日成和金正日,受制于局势的金正恩

据说朝鲜向中国提出的最迫切的期望,是在北京开设朝鲜的银行。朝鲜受到国际社会的经济制裁后,外汇日渐短缺。特别是在处决了管理秘密资金的张成泽之后,且不谈资金运用,连储蓄存款的保管都不尽人意。而中国已加入了国际金融体系,这样当然不能公开为制裁对象国家开设账户。

于是,朝鲜转变方向试图与日本改善关系,而当情况的发展未如己愿时,10月上旬,又突然开始摸索与韩国的睦邻友好。按目前的局面,朝鲜和中国、日本都很难改善关系。笔者得到的情报称,在最近召开的朝鲜劳动党骨干干部研修会上,鲜明地打出了反中、反日的旗帜,完全是毫无计划随意胡来的状态。

笔者有机会得知了中国的习近平政府对金正恩体制的评价。那就是“在中国看来,朝鲜是个不听话的麻烦制造者,但在金日成、金正日掌权时期,停止援助,政体照样可以维续,所以认为给它援助,多多少少让它领情,乃为上策;但是,至于到金正恩,即便给予援助他也无法长期维持政权体制,既然如此,那就没有必要再拼命去援助它。”我们不妨认为,这是对金正恩统治下的朝鲜未来的一种暗示。

标题图片:第一书记金正恩。最近一段时间,金正恩没有在公共场合露面,引发了各种猜测。朝鲜人民军总参谋长李英浩下台以及国防委员会副委员长张成泽遭处决之际,他也曾多时消失于公众视线中。(图片提供:KCNA/新华社/Aflo)

生于1954年12月22日,在日朝鲜人三世。关西大学研究生院博士课程(经济学专业)结业。关西大学经济系教授(主攻朝鲜社会经济论)。1991年4月-12月留学朝鲜社会科学院。93年组建NGO团体“救援!朝鲜民众 紧急行动网络”(RENK),目前担任该团体负责人。著有《暴走国家 朝鲜的目的》(PHP研究所,2009年10月)等。

相关报道
其它专栏

最新专题

バナーエリア2
  • nippon.com专栏
  • In the news
  • 東方
  • 客观日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