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本海洋战略的缺失招来了中国的攻势——问题不仅仅是盗采小笠原珊瑚

小川和久 [作者简介]

[2015.05.01] 其它語言 : 日本語 | 繁體字 | Русский |

日中双方在盗采珊瑚事件背后的盘算

今年(2014年)9月以后,出现了中国渔船为盗采珊瑚而大举涌向小笠原群岛周边海域的事态。那段时期,日中双方正为实现日中首脑会谈而在台面下展开交涉,意欲借北京APEC(亚太经济合作组织会议)修复关系。中国渔船在这种重要政治日程展开之际大举挺进日本领海特定海域的情况并非没有先例。恐怕我们必须考虑今后依然有可能出现类似的事态。作为日本来说,针对国境相接、未来永远无法割断联系的邻国——中国的一种行动方式,或许有必要认真做好应对准备。

尽管无法明确那种盗采珊瑚的渔船蜂拥而上的阵势是否为中方的蓄意试探,但这给我们留下了这样一种难以消除的印象——中方注视着日方对此事件的态度,并由此决定了是否答应举行日中首脑会谈。尽管强行采取了取缔行动,但有些事情日方也是故意没有实施。或许可以认为,日方通过电视新闻向中方传递出了在这个阶段不打算与中国较劲的态度,以及与日本举行首脑会谈并不会给中国造成不利这样一种讯息。

虽然加以取缔是理所当然之事

在此先解释一下有关渔船作业的基础性法律制度,无论是民间渔船还是公务船,都不能只是因为进入了专属经济区(EEZ)就加以取缔。然而,如果渔船在未获许可的情况下展开作业,就会成为被取缔的对象。这依据的是《关于专属经济区内渔业等相关主权性权利的行使等的法律(EEZ渔业法)》之规定。在小笠原群岛海域这样的EEZ内,未经日本政府许可,不得实施作业。针对违反规定的行为,可以采取包括缉捕在内的必要措施。

日本在1996年7月联合国海洋法公约生效后制定了EEZ渔业法,该法被认为全面涉及了日本在有关周边海域约200海里范围内渔业、水产动植物的捕捞和勘察方面的主权性权利。

若仅限于小笠原群岛和伊豆群岛等海域内的盗采珊瑚问题而言,可以严格适用EEZ渔业法。只需要做好随时可以加以取缔的准备即可。事实上,2013年2月,在冲绳县宫古岛海域的EEZ内,海上保安厅就缉捕了正在非法盗采珊瑚的中国渔船,并逮捕了该船船长(后来由于缴纳了担保金,所以按EEZ渔业法之规定对船长予以了释放)。

如上所述,日方也对EEZ内的非法作业行为实施了取缔。而此次,由于可以分配、投入到尖阁诸岛(钓鱼岛——译注)用于警戒的巡逻船数量有限,所以海上保安厅采用了将违规对象驱离出领海范围,在可在海上完成一系列事件处理的EEZ内加以取缔的方针。因为如果在领海内实施逮捕,那么巡逻船要跟随渔船将其遣返本土就必须暂时离开周边海域,将导致战备力量大幅下降。中国渔船正是钻这个空子进入了日本领海内,而且选择在不易被发现的夜间作业。

似乎是因为11月10日实现了日中首脑会谈,日方转变了方针,开始加强领海内的取缔体制,坚决果断地实施逮捕行动。中方也转变了态度,开始追究过去一直通过伪装身份而避免了曝光的盗采渔船的责任。

然而,是否仅靠日方加强取缔行动就能应对中国渔船的蜂拥而至呢?事情并非这么简单。原因就在于,尽管日方在加强取缔力度,但能够投入其中的巡逻船数量仍然有限。

军事分析家、静冈县立大学全球区域中心特聘教授、国际变动研究所理事长。1945年生于熊本县。陆上自卫队干部候补生教育队航空学校结业。同志社大学神学系肄业。从事过地方报社记者、周刊记者等工作,后来成为日本首位独立军事分析家。曾广泛参与日本政府在外交、安全保障和危机管理等领域的政策制定工作,历任国家安全保障相关官邸职能强化会议成员、日本纷争预防中心理事、总务省消防厅消防审议会委员、内阁官房危机管理研究会调查主任等职。在小渊内阁时期,为推动建立救援直升机体制发挥了核心作用。2011年3月,成立智库机构国际变动研究所,并在其主页上发布电邮杂志《质疑NEWS!》。著书有《中国的战争力》《驻日美军》《核潜艇回廊》《日本的战争力》等。

相关报道
其它专栏

最新专题

バナーエリア2
  • nippon.com专栏
  • In the news
  • 東方
  • 客观日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