迎来二战结束70年,日本的动向令人瞩目

萨勒・斯文 [作者简介]

[2015.05.28] 其它語言 : ENGLISH | 日本語 | 繁體字 | ESPAÑOL |

对日本“历史修正主义”的忧虑

2015年是第二次世界大战结束七十周年这一值得纪念的年份,预计日本政府和国会将就此发表声明。在战后五十年的1995年,时任首相村山富市发表谈话,指出日本的战争是“国家政策的失误”,对日本的侵略进行了道歉。这个谈话得到了全世界的高度评价,之后的日本各届内阁政府都大体坚持了这一谈话的立场。

1995年的村山谈话被视为是日本政府对过去战争的最终见解(图片提供:时事通讯社)

与2012年末重新上台的安倍晋三表示,他将在战后七十年的“终战纪念日”(8月15日)发表一份新的声明,以取代村山谈话。(※1)安倍首相称,(学术界和国际上都)未对侵略做出定义(至少是没有一个能让他接受的定义),因此对日本是否进行了侵略战争抱有疑问。这样的发言,似乎能让人对他的新声明内容略见一斑。

而且,就战时日本政府是否直接参与了日军“从军慰安妇”的招集工作问题,他还多次在答辩中强调称对此怀有疑问。这一系列言行,令人们将他视为“历史修正主义者”,在世界上损害了日本的形象,破坏了日本国际信誉。

欧洲对战争形成共识

今年春夏,欧洲和东亚将分别迎来终战纪念,世界媒体对此给予了极大的关注。但是,目前在欧洲,无论媒体还是政治家,对5月即将来临的终战纪念日似乎都未抱有太大的关心。如此“淡然处之”的原因在哪里呢?当然,欧洲也安排了几场纪念仪式。但是,欧洲在对二战的认识上不存在重大争议,因此,不但不存在试图改写战争定性的问题,针对将德国军政首领作为战犯审判的欧洲国际军事法庭(纽伦堡审判,1945~1946年)所做出的略显片面的判决,也没有出现企图翻案的动向。

就战时轰炸德国各城市以及战后东欧等驱逐德国人的问题,即便有人对其合法性抱有疑问,然而对轴心国日本、德国和意大利犯有发动侵略战争罪行这一点,是不存在争议的。其理由在于,这三个国家或是事先进行军事挑衅,或是在某些情况下不宣而战,无端攻击他国,因而它们负有的战争责任是毫无疑问的,这已成为世人的广泛共识。

而这些军事攻击大多数是由德国主导的(对波兰、丹麦、挪威和苏联都是不宣而战的),意大利(埃塞俄比亚、阿尔巴尼亚)和日本(中国、英属马来亚、美国、荷兰东印度群岛)的参与,则使战争升级并扩展到了全球。无论哪个轴心国,都没有受到过其他国家的单方面攻击。

欧州从这场战争中汲取的最大教训,就是今后要不惜一切代价来避免这种冲突。为此,欧洲各国政府,即使有个别官员对基本的历史解释并不完全赞同,但他们会理所当然地继承其前任所发表的有关第二次世界大战的声明。他们认识到,为维护欧洲的和平和稳定,即使牺牲些许个人意见,也应该将更大的利益置于最优先的地位。

安倍“家族”的问题?

然而在东亚,情况就不同了。安倍首相的祖父岸信介(1896~1987年)在东条英机(1884~1948年)的战时内阁中,从1941年开始至战争结束,一直担任军需省次官(※2),其后因甲级战犯嫌疑被关押。这样的背景促使安倍以不同的视点看待历史,也就是说,在二战历史认识问题上,他无法将自己家族的问题和作为一国之首相的职责加以区别对待。虽然安倍也说过“历史判断应该交给历史学家们去做”,但他对历史问题拒绝构建共识,往往是根据一些并非历史学家的外行人的建议,试图“以视正听 ”。

1956年,童年时代的安倍晋三(左)、其兄宽信(右)与祖父岸信介(中)在一起(图片提供:每日新闻社/Aflo)

由于这样的家庭背景,安倍从参加自民党的“历史商讨委员会”(1993~1995年)开始,一直是被视为有历史修正主义倾向活动的中心人物。2015年,为了东亚的和平和稳定,希望他能将日本整体的利益置于自我狭隘的个人问题之上,同时也由衷祈愿不要因为在日本战时的所做作为问题上的挑衅性谈话,再进一步破坏日本在世界上的形象。“和”如果真是日本人之美德的话,那么在迎来战后70年的今天,与昔日的敌对国家实现“和解”,理应不是一件多么艰巨的工作。

(2015年1月5日,原文英文)

标题图片:2014年8月15日,日本天皇和皇后在全国战争死难者追悼仪式上默哀(图片提供:时事通讯社)

(※1)^ 参照《产经新闻》2012年12月30日刊登的安倍首相访谈。

(※2)^ 东条英机内阁成立时(1941年)出任商工大臣,1943年商工省改组并入军需省后,被任命为军需省次官兼国务大臣(不管部部长)。

上智大学副教授。弗里德里希·艾伯特基金会东京事务所日本代表。1968年生于德国。在美因茨大学、科隆大学、波恩大学攻读历史学与政治学。在金泽大学留学4年后,于1999年获得波恩大学文学系日本研究专业博士学位。历任德国日本研究所人文科学研究部部长、东京大学研究生院综合文化研究科副教授等。合编著作有《Eisendecher公使的相册:明治初期的日德外交》(OAG德国东洋文化研究协会、Iudicium,2007年,日文、德文)、《Pan-Asianism: A Documentary History》(Rowman & Littlefield,2011年,英文,2 vols.)等。

相关报道
其它专栏

最新专题

バナーエリア2
  • nippon.com专栏
  • In the news
  • 東方
  • 客观日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