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5年的日韩关系对日本能否在全球立于不败之地具有重要意义

东乡和彦 [作者简介]

[2015.06.01] 其它語言 : 日本語 | 繁體字 |

不能以“束手无策”来敷衍的日韩关系

针对第三次安倍内阁在2015年面临的各种外交课题,笔者想就日韩关系谈一谈自己的看法。毋庸赘述,日韩的政治关系在最近几年明显恶化。尽管两国在历史上出现过更加严重的紧张状态,但经历了种种状况之后,为何今天又会如此对立?许多地方令人费解。显然历史问题是问题的根源所在,过去,韩国动辄就以日本反省不够这一点作为攻击理由,而最近几年,韩方发出的攻击性信号尤甚,这也让人难以理解。

不过,当下在日本国内的争论中日益强势的“既然束手无策,那就干脆撒手不管”这种观点是否正确呢?比照日本的国家利益,绝不应该有这种观念。我认为应该克服自身的迷惘,从历史和地缘政治的角度冷静地加以思考。

以下归纳整理的内容是笔者在2014年夏秋两季与韩国的学者等共同参加国际会议时通过口头或书面阐述的观点概要。我在会议上发表的一些东西已预定将翻译成韩语出版,反倒是日语信息的发布有些滞后。在此,笔者带着反省之意刊出这些内容。

过去10年,日韩认识差距迅速扩大的背景原因在于日本人天真的乐观主义

我认为总体而言,战争结束70年来,日本人整体上对韩国的看法已经发生了很大变化。战争结束之时,日本人在殖民地体制对韩国造成了怎样的伤害这一问题上并没有足够的认识。我想,始于1952年、旨在设定两国外交关系的谈判直到1965年才结束也正是受到了这一背景因素的影响。

可是,随着外交关系的建立及此后的交往,日方的认识发生了很大改变。1973年至1983年间日本为建立浦项综合制铁(现在的POSCO)公司提供民间支持,1984年全斗焕总统访日,1990年卢泰愚总统访日,天皇陛下在韩国总统访日之际发表的讲话,1993年发表的关于慰安妇问题的河野谈话,1995年发表的关于历史认识的村山谈话,1998年金大中总统访日并与小渊惠三首相发表联合声明,2010年发表的菅直人首相谈话——这些事件和谈话反映出来的日方思想认识的提高基本上是一脉相承的。

在对于过去的认识发生变化的同时,日本人之中逐渐产生了对战后韩国的发展表示尊敬和赞赏的情绪。首先是韩国的民主主义获得发展。不惜牺牲的韩国学生运动促使源于军事独裁体制的韩国战后政治体制发生了改变。1960年李承晚政权垮台,1979年朴正熙总统遭暗杀后学生运动高涨,可谓学生运动高潮的1980年光州事件,以及1987年发表民主化宣言等等,鉴于这些事实,任何人都无法否定韩国凭借自身力量建立起民主主义的强大能量。

然后是韩国的经济发展。战败后的日本凭借“奇迹”般的两位数增长率实现“Japan as Number One”,成为亚洲发展的领头羊之时,韩国作为亚洲“四小龙”之一,也在亚洲经济格局中奠定了仅次于日本的领军地位,双方结束了冷战。1996年,韩国加入OECD,随后,相继涌现出了现代(汽车及造船事业)、三星(家电及造船事业)、POSCO(钢铁事业)等大有超越日本对手企业之势的世界级知名企业。

最后是文化。以1998年金大中总统访日为契机,日韩的文化交流实现了大跨步前进,2002年共同举办了世界杯足球赛,2003、2004年《冬季恋歌》在日本播出,催生了“韩流”这样一种全新的现象。日本人在战后首次对韩语、韩国文化、韩国及韩国人产生了自然的好感。

上述一系列动向在当时曾让人们对日韩的未来抱以美好的期待。成功产生自信,自信又会产生对他人的宽容。想必韩国的成功定能为期待多年的日韩和解铺垫一条坦途。当时我也是这样认为的。然而,日方不久后便发现这种乐观主义只是一种“天真”的想法。

东京产业大学教授、大学所属世界问题研究所所长。1968年东京大学教养系(国际关系论)毕业后进入外务省。历任欧亚局苏联处长、条约局长、欧亚局长、驻荷兰大使,2002年退职,先后在莱顿大学、普利斯顿大学、首尔国立大学等执教,2010年起任现职。著作有:《北方领土谈判秘录、五次丧失的机会》(新潮社、2007年/新潮文库、2011年)、《重新看待历史认识问题:靖国・慰安妇・领土问题》(角川one theme21,2013年)、Japan’s Foreign Policy 1945-2009: The Quest for a Proactive Policy(Brill Academic Publisher、2010年)等。

相关报道
其它专栏

最新专题

バナーエリア2
  • nippon.com专栏
  • In the news
  • 東方
  • 客观日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