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次世界大战结束70年,全世界真正应该吸取的教训

渡部恒雄 [作者简介]

[2015.07.22] 其它語言 : ENGLISH | 日本語 | 繁體字 | FRANÇAIS | ESPAÑOL |

欧美媒体是否将东亚地区的历史认识问题带入了歧途呢?尽管日本过去的行为挑战了当时的全球秩序,应该受到批判,但与此同时,我们也不能忽视针对当前全球秩序的挑战。

人们是否已经理解了争论的本质?

今年恰逢第二次世界大战结束70周年,许多人将会拿出更多的时间来讨论过去的历史和历史认识问题。不仅是中国和韩国,就连欧美各国也很关心日本安倍首相发表的谈话和历史认识,原因或许在于大家担心围绕历史认识的争论弄不好会点燃日中两国的民族主义情绪,当两股情绪形成针锋相对之势以后,很可能引发冲突。

然而,假如欧美主流媒体长期以来围绕安倍政权历史认识展开的评论,是为了防范冲突于未然、维护亚洲地区稳定,那么它们那些莫如说甚至会产生相反效果的、非建设性的评论就显得十分打眼了。评论人士们不会彻底调查历史或接受别人的历史观点,始终是依据自己现在的政治信条和道德立场去对过去的历史认识展开浅薄的评论。此外,人们几乎都没有注意到一个性质严重的事实:这种围绕日本的过去所展开的历史认识争论,会导致人们忽视有人正在进行重大挑战,企图通过强力改变东亚地区现有国际秩序。

安倍晋三的立场

欧美媒体近期的关注焦点在于,日本的“历史修正主义者”是否企图将20世纪30年代日本对中国的侵略行为正当化。日本的确存在一部分这样的人,这是不可否认的事实。因为日本是一个言论自由受到保护的民主主义国家,即便是那样的言论也不会受到限制。

如果现实中日本正在采取会对周边国家构成威胁的军备扩充和对外扩张行动,出现了试图凭借强力来挑战现有国际秩序的征兆,那么人们对“历史修正主义”越发敏感也是可以理解的。但现实并非如此。

我们甚至可以看到一些报道将安倍首相本人也定性为“历史修正主义者”,而他本人虽是具有保守思维的政治家,但另一方面他也是强烈支持日本与构建了第二次世界大战后国际秩序的美国保持同盟关系的一位政治家。同时,尽管他对参拜为悼念日本战死者而设立的靖国神社具有一些个人情结,但他非但不会挑战现有国际秩序,莫如说还采取了强烈支持维护现有秩序的立场。

“历史修正主义”之所以会成为一个问题,是因为人们担心如果将过去的侵略行为正当化,也就可能使得未来针对国际秩序的挑战行为正当化。但目前存在一种悖论式的状况——令人担心会试图在亚洲地区以强力改变现有国际秩序的国家并非日本,而是一直严厉批判日本历史认识的中国。

现在试图改变全球秩序的是谁?

笔者认为中国对日本的历史认识感到忧虑是理所当然之事。对于上世纪30年代曾经遭受日本侵略,留有痛苦回忆的中国而言,表明对日忧虑态度的做法具有正当性。

问题在于,欧美的有识之士并未将针对日本历史认识的批判与中国试图在南支那海(南海——译注)地区凭借强力改变现有国际秩序的问题恰当地分开加以评论。这使得问题趋于复杂化,莫如说已经成为日中寻求和解的障碍。

曾有欧洲媒体向笔者提问道“日本为何要为了守住一个无人小岛(尖阁诸岛。钓鱼岛——译注)而采取一种引发中日之间不必要对立的态度呢?”。我的回答是“因为如果日本在尖阁诸岛问题上妥协,就意味着日本屈服于中国派遣大量公务船所形成的压力,如果中国这样一个具有影响力的国家开创凭借强力迫使周边国家承认改变现状行为的先例,将对今后的国际秩序产生恶劣影响”。这是与欧美将俄罗斯吞并克里米亚半岛视为问题,对其实施经济制裁具有相同性质的一个问题。

今年9月3日,中国和俄罗斯将共同举办第二次世界大战对日战争胜利纪念日庆祝活动。在纪念活动中告诫日本过去侵略行为的讲话要获得正当性,必须满足一个前提,那就是他们将支持并实践绝不会以强力改变现有国际秩序这一原则。

东京财团政策研究主任、高级研究员。生于1963年。毕业于东北大学牙医专业。美国新学院大学政治学硕士课程结业。曾任战略国际问题研究所(CSIS)高级研究员、三井物产战略研究所主任研究员等职,后任现职。专攻日美中关系、亚洲的安全保障与政军关系。著书有《二○二五年美中逆转——历史讲述的美中关系真相》(PHP研究所,2011年)等。

相关报道
其它专栏

最新专题

バナーエリア2
  • nippon.com专栏
  • In the news
  • 東方
  • 客观日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