从“大阪都构想”居民投票风波,看日本问题的本质

间宫淳 [作者简介]

[2015.08.06] 其它語言 : 日本語 | 繁體字 |

沦落为“县”的大阪

5月17日,大阪市举行了居民投票,桥下彻市长提出的“大阪都构想”遭到了否决。曾经身为律师又出演过电视综艺节目的桥下彻2008年2月当选大阪府知事,2011年10月又转任大阪市长,在此过程中他一直积极宣扬这个力图通过府市一体化来提高行政效率的构想,这7年来,他不光在大阪,甚至在关西政界、中央政界也折腾了一番,但此次选民表态后,总算是有了一个定论。

重要政策决定通过直接民主主义的方法得以落实、收入再分配相关改革导致老年选民与在职群体选民之间的利害冲突浮出水面、以桥下彻这项政策作为唯一招牌的大阪维新会今后对政界的影响,等等,各种政治性的后续影响十分巨大。桥下彻掀起了一场堪称“桥下现象”的潮流,其作为政治家的功过还有待日后评价。而笔者认为,相较于这一系列政治动向本身,探究大阪为何出现如此大风波的背景原因更具有重要意义。

大阪的行政结构与其他地方相同,由作为地方政府的“府”(都道府县之一)和作为基础自治体的“市町村”这两级行政单位构成。但作为政令指定都市的大阪市和堺市处在半独立于大阪府的状态,因此我们难言覆盖整个大阪府的广域行政得到了贯彻。正如其定名为“大阪都构想”那样,桥下彻希望将大阪府・市打造成与东京都相同的结构,即地方政府将旧市区作为特别区加以直辖。试图在形式上升格为与东京并列的“都”。大阪府民对此做出了激烈反应。

不过,这当然是因为希望大阪变成那样,或者觉得理所当然应该变成那样的意识已经渗透选民心中。但大阪的实际情况完全相反。明治维新以来,大阪在地方行政上的级别是“府”,获得了准首都的待遇,但后来就连这种地位也不巩固,一再衰退之后,实际上已经与普通的“县”并无两样。大阪以及同为“府”的京都,无论其地方政治、行政机构和居民在其他地区面前抱有怎样的优越感,如何将东京视为竞争对手,两者终究只是难与首都圈相提并论的一个地方区域而已。

大阪令人头晕目眩的衰落与无法接受这种现实的居民的意识之间出现了鸿沟。而政治体系只会将这种鸿沟视为机会。问题并不仅限于此。即使这个“大阪都构想”获得通过并得以实现,也解决不了任何问题。仅仅改变行政和政治的框架是无济于事的,在这个意义上,大阪的情况恰恰象征着日本各地所面临的问题。

大阪的历史情况

有史以来,大阪湾周边的“近畿地区”曾一直是日本的中心。其在日本的地位相当于中国史上的中原地区和美国的新英格兰地区。观察地图可以清楚地发现,日本最大的内海濑户内海与中国大陆最大的水系扬子江隔着东支那海(东海——译注)遥遥相望。大阪湾位于这个自古就已形成的东支那海贸易圈的东端,而且是国内沿岸物流的中心。由于现在的大阪府所处区域在古代和中世纪时曾是海湾或者浅滩,所以城市建在了位于腹地的奈良盆地,之后于8世纪末建成了京都。此后,即便实质的政治中心转移到了关东地区,但京都一直是天皇的居所,直至1868年的明治维新。

大阪这个城市的形成是在16世纪末。它成为了近代武家政权丰臣政权的首都,港口设施得到建设,进而成为了全国的商业中心。后来,即便是在政治中心转移到江户(现在东京)的德川政权下,其在经济领域的地位也没有发生变化,属于当时事实上的日本国王——德川将军家的直辖领地,在政策上被定为全国的中心市场,由此成为了经济首都。

促使日本转变为近代国家的明治维新也是由通过内外贸易增强了实力的西国诸藩凭借武力征服近畿地区后实现的。然而,这场明治维新导致近畿地区的命运发生了急剧变化。明治新政府沿袭德川将军家传统,将江户作为首都,改名东京,并将天皇迁移至此。由于采用了中央集权制,所以除了政治中心外,经济中心也必然转移到了东京。京都和大阪岂可容忍。于是东京的新政府在废藩置县之际,赋予京都和大阪与东京相当的“府”的级别,使它们与其他的“县”有所区别,在行政上可以享受若干优待,算是给了点甜头。

曾是300诸侯国各自首都的日本近代城市在明治维新以后全都一律变为了“地方城市”。但唯有大阪情况特殊。作为近代以来的经济首都,大阪拥有当时日本国内规模最大的资本积累。而且,不同于单纯作为行政中心的江户,许多充满了企业家精神的商人都活跃在这里。在仍以农业作为主要产业的封建社会下的日本,大阪早已跨入了资本主义阶段。因此,只能由他们来推动近代日本资本主义的发展。此外,由于地缘政治的原因,大阪依然是物流的中心和决定国内物资价格的市场。明治维新以后,大阪仍继续保持着作为日本经济首都的地位。

nippon.com编辑部主任。中央公论新社编辑委员。1959年生于大阪府。历任东洋经济新报社《金融业务》总编、《中央公论》总编等。

相关报道
其它专栏

最新专题

バナーエリア2
  • nippon.com专栏
  • In the news
  • 東方
  • 客观日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