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神科医生眼中的“家里蹲”现状

关口宏 [作者简介]

[2018.02.16] 其它语言 : ENGLISH | 日本語 | 繁體字 | FRANÇAIS | ESPAÑOL | العربية | Русский |

“社会性家里蹲”这个词,出现以来已经将近有20年了。外界对于匿迹于社会的他们这些人的实际情况,至今仍不甚了解。精神科医生关口宏常年从事与“家里蹲”当事人及其家属沟通咨询的工作,他在本文中为我们介绍了有关真实情况和现状。

如今的日本,很多年轻人开始陆续断开与社会的联系。

他们和社会脱节,被称作“社会性家里蹲”(以下简称“家里蹲”)。但是,他们的真实状况还远未被外界公众所了解。“家里蹲”也是千人千面,“蹲”的状态、背景和缘由经过都各有不同,千差万别。那么,究竟“家里蹲”是些什么样的人呢?

“家里蹲”的定义如下:

①不工作,不上学

②没有精神障碍

③与家人以外的其他人没有任何交流,一直呆在自己家里持续6个月以上

此定义中,最重要的是③。他们没有一个朋友,完全孤立于社会,身处大都市却很孤独,与社会毫无关联。

有一种说法认为,这种人在日本社会中有100万人。100万的“家里蹲”当事人,再加上几十年来与之共处的父母双亲200万人,总数达到20岁以上人口的近3%,这是一个无法让人忽视的数字,其实已构成重大社会问题。但很多人不知为何对此问题漠不关心。

很多日本人把“家里蹲”看作是不工作、依赖父母啃老的人,是“宠坏了的孩子”或“懒鬼”。我想先强调一点,其实没有一个人是因为自己喜欢而选择当“家里蹲”的。如果只是“溺爱”或“懒惰”的问题,为何“家里蹲”和他们的父母会如此痛苦不堪呢。

关键词是“羞耻”和“纠结”

“羞耻”和“纠结”是理解“家里蹲”的关键词。“家里蹲”当事人和普通人一样,对自己不能出去工作深感羞耻,甚至觉得无法像大家一样工作的自己是垃圾,一辈子都没有资格获得幸福。大部分“家里蹲”觉得自己辜负了父母的期待,对不起父母。

所谓“纠结”,就是无法走入社会的自己,和为此一直自责的自己,两者在内心中陷入无法摆脱的天人交战状态。很多“家里蹲”说,希望就此消失,要是自己从来没有被生出来该多好啊。其中有些人甚至痛苦到因此而起不来床的地步。这种纠结的痛苦,会一直持续好多年,有的甚至是几十年。

有些严重的案例里,“家里蹲”当事人除了上厕所和洗澡之外,完全把自己关在自己的房间。吃饭也是等家里人睡安稳之后的半夜里,出来翻找冰箱里的东西吃。虽然住在同一个屋檐下,但和家里人完全不说话,极度恐惧与家人接触。一位母亲叹息道,自从她的孩子12岁变成“家里蹲”之后,就再没和孩子说过话,连孩子青春期变声后的声音都没听见过。

他们总是紧闭窗户和窗帘,试图消除自己在房间里的气息。为了不发出任何声音,他们在看电视或电脑的时候也带着耳机。走路也是蹑手蹑脚,防止出声。有人不管酷暑还是寒冬都不开空调。大家大概能够猜到是为什么吧。因为不想由于使用空调而让家人或邻居注意到自己的存在和行为,而且认为自己没有使用这些家电的资格。在简单粗暴地将这些处于如此痛苦状态的人称为“宠坏了的孩子”“懒鬼”之前,希望大家能够更深入地去了解他们。

1957年出生于横滨市,精神科医生。毕业于佐贺医科大学。“文库之心诊所”院长。近期著有《家里蹲与“不登校”——挖掘心灵之井时》(讲谈社+α新书)

相关报道
其它专栏

最新专题

バナーエリア2
  • nippon.com专栏
  • In the news
  • 東方
  • 客观日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