饮酒考证:日本与中国的差异(上)

漆岛稔 [作者简介]

[2017.11.27] 其它语言 : 日本語 | Русский |

喜马拉雅FM声音版

日马富士事件

正当我撰写本篇日中两国饮酒差异的专栏文章时,相扑界发生了一件令人费解的事。在此我仅从相扑“横纲”(相扑运动员资格的最高级别——译注)日马富士在酒桌上殴打“前头”(相扑运动员级别之一——译注)贵之岩一事进行一番思考。酒与相扑都与祭神仪式有关。酒与祭神仪式是密不可分的,相扑也起源于此,这方面的内容将在本文下篇论述。关于酒,据说古代的巫女要想传达神的旨意,必须进入一种恍惚状态,因此需要饮酒。不过,使人进入恍惚状态的酒,起到的是与神进行沟通的媒介作用,并不意味着饮酒后行为可以粗野。另一方面,相扑本来就是祭祀神灵的仪式,尤其是横纲,在祭祀中更是处于象征地位,他们的腰间允许系“注连绳”。注连绳是区别神界和下界的稻草绳,我们可以认为横纲与神社院内的神树一样,是神灵附体的对象。因此,如果横纲像凡人一样出丑,早就不允许进入神界了。很遗憾,这样的人恐怕还是退出横纲之位为好。

与总经理难忘的酒宴

“黎明前的黑暗”——这是大约20年前,某中国企业的总经理面带微笑说的一句话。为了回收不良债权,我往那家公司跑了近1年时间,本部已经快忍无可忍了。就在这个时候,总经理说出了这句话。我询问其含义,他回答说:“黎明前是最黑暗的时刻”。总之,他的意思是“现在(像黎明前一样)处在最困难的阶段,(像黎明到来一样)问题很快就会得到解决”。那么,可以期待喜讯即将传来吗?

面谈结束时,下午5点已过,于是我们在附近的餐厅举行了宴会。当地的习俗是,工作是工作,宴会是宴会。宴会一开始,总经理就动真格地要我用50度的白酒跟他干杯。“喝了我的酒,我就优先还清贵行的债权。”“此话当真?”“我决不食言!”虽说是酒席上的话,但我很清楚总经理为人诚实可靠,所以还是恭恭敬敬地将杯中之酒一饮而尽。几个月后,总经理履行了他的诺言。那次宴会令我至今难忘。

中方主宾杯中绍兴酒的真相

我又回想起另一次宴会,也发生在大约20年前,那是与长江沿岸的某公司签约后举办的庆祝宴会。中方公司有10多人出席,日方只有支店长、当地银行职员和我三个人。寡不敌众,其他两个人转眼间便被灌醉,剩下笔者我一人,醉倒也不过是时间早晚的问题了。补充一句,当时日方出来干杯的人还自虐般地称“我是酒席代表”(在日文中与“首席代表”谐音)呢。

这时,中方的主宾微笑着走过来提议:“我们俩交换一下酒杯再干吧”,于是我拿过对方的酒杯一饮而尽。什么?酒杯里不是绍兴酒,这不明明是乌龙茶嘛!两者都是焦糖色,从外表很难区分。对方默不作声,一脸恶作剧的表情,仿佛在说:“明白了吧?”对方喝不醉的原因不仅在于人数的多寡,原来还可以做这样的手脚!在此我很想再次向自曝宴会招待秘诀的主宾表示感谢。

为何中国人不会喝得酩酊大醉

就这样,我在北京、香港、广东、上海等地出席过的宴会,多达数百次,但奇怪的是,我从未看到过中国人喝得酩酊大醉的场面。这是为什么呢?想来,饮酒(尤其是喝得酩酊大醉)在中国是不是不受欢迎呢?让我们从历史角度来考察一下。

中国有“仪狄之酒”的说法,指的是美酒。据传,中国酿酒的始祖名为仪狄。在大约4000年前的夏朝,夏禹称赞仪狄献上的酒为美酒。可是考虑到这种美酒会让人沉迷其中,导致亡国,所以尽管很遗憾,夏朝还是禁止饮酒。因此在中国,过度饮酒是伴有导致亡国的阴影的。而事实上,夏朝的国君夏桀却在酒池中泛舟,沉浸在“肉山脯林(积生肉如山,列干肉如林)”的奢华酒宴中。商纣王也同样沉溺于酒池肉林的宴席之中,而且这些国家的确都灭亡了。

此外,酒宴上似乎也很适合行刺,有名的一个例子是项羽与刘邦在楚汉战争中的“鸿门宴”。楚国的项羽因汉王刘邦先于自己攻破秦朝都城咸阳,对刘邦欲以谋反之罪论处。项羽的亲信范曾就是在宴会上试图杀死刘邦的(幸运的是,刘邦在千钧一发之际成功逃脱)。出席宴会不仅毫无快乐可言,有时可能还要做好豁出性命的思想准备。

宴会还是评定人物的场所。据古代兵书《六韬》和《三略》记载,周武王向太公望询问任用将军的标准,太公望列出的标准之一就是将其灌醉,以观其态度。的确,我多次听到中国人对喝得酩酊大醉者的批评之词:“怎么能喝醉了酒胡闹呢!”总之,从古至今,中国人都会在酒宴上品评人物,这就可以理解中国人为何忌讳喝得酩酊大醉了。

说到嗜酒的中国人,不得不提到自称“酒中仙”的唐代大诗人李白。我举出李白的例子,似乎它可以成为善意地描写饮酒的素材。不过,李白也是在饮酒过量后从船上落水溺亡的。所以还是让人很难认为“酒是好东西”。

避免醉酒的方法寥寥无几

既然如此,我想就要千方百计地避免在中国的宴会上喝得酩酊大醉。但遗憾的是,可以考虑采取的办法,或是在对方邀请干杯时坚持“随意”,或是在宴会一开始就解释说“医生要求禁酒”,或者是请公司里酒量大的人担任“酒席代表”之类,对策十分有限。

如上所述,即使中国人承认酒非常美味,他们也忌讳喝得烂醉如泥,这种忌讳在中国是有历史背景的,因此没有人会喝到酩酊大醉。

<下篇待续>

翻译家。1956年生于日本宫崎县,毕业于神户大学经济系。曾供职日本三井银行(现三井住友银行)上海分行,现为自由翻译家。译著有《决定的本质1、2》、《孙子兵法》、《阿里巴巴:天下没有难做的生意》(日经BP社),《FRB主席》(日本经济新闻出版社),《以经验学习开发领导力》(日本能力协会管理中心)等。

相关报道
其它专栏

最新专题

バナーエリア2
  • nippon.com专栏
  • In the news
  • 東方
  • 客观日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