平昌冬奥会:男子花滑“四周跳时代”及其未来

青岛Hirono [作者简介]

[2018.02.08] 其它语言 : ENGLISH | 日本語 | 繁體字 | Русский |

5个四周跳还“不够”

今年1月,在全美花样滑冰锦标赛男单比赛电视转播中,解说员针对陈巍(Nathan Chen)选手的自由滑表演,说了一句令人惊讶的评语。

“不够。”

陈巍的夺冠表演中有5个四周跳,其中包含了2个后内点冰四周跳,并全部成功完成。只是他以往的节目中都有2个勾手四周跳,解说员认为他的表演还“不够”,就是因为这次的节目中没有编排勾手四周跳。后内点冰四周跳是高难度的花滑技术,现在全世界只有陈巍和宇野昌磨在正式比赛中完成过。陈巍此次完成了2个后内点冰四周跳,但解说员居然还是认为“不够”。

对花滑的这种看法,究竟是从什么时候开始的呢?

若说陈巍的表演里缺少了什么东西,那应该是他为了成功完成5个高难度的四周跳,多多少少地牺牲了他原本的那种流畅的滑行和出色的表现力。

花滑的看点难道只是四周跳吗?跳了哪种?跳了几次?关心的就该是这些吗?男子花滑从什么时候开始变成这样一种“跳跃”比赛了?

关注冠军的“制胜之道”

平昌冬奥会开幕在即。花滑男单选手,谁将问鼎?众口纷纭。然而,笔者更希望大家关注的,是新的奥运冠军,将以何种表演获胜。

平昌冬奥会前一年的2017年世界花样滑冰锦标赛,获得前三名的选手都成功完成了4个四周跳和2个三周半跳,那是一场震惊世人的高水平较量。这一年站到领奖台上的是羽生结弦、宇野昌磨和金博洋(中国)三名选手,再加上虽然不擅长三周半跳,但却能成功完成5个四周跳的陈巍,今年平昌冬奥运会花滑男单的冠军估计会在这四个人之中诞生吧。

但是,他们如果在多个不同种类的四周跳中出现失败,那么,尽管四周跳次数少,但却富有艺术性且发挥稳定的选手也有夺冠的可能。比如,哈维尔·费尔南德兹(西班牙)、陈伟群(加拿大)和米哈伊尔·科尔亚达(俄罗斯)。

另外,虽然在跳跃技术上可与顶尖选手媲美,但在实际成绩和节目表现力方面评价还较低的一些选手,比如,周知方(美国)和亚历山大·萨马林(俄罗斯)等,如果他们能成功完成所有四周跳,那么在其他选手出现失误的情况下,也有获得较好名次的可能——现在大致只能预测到此吧。

在奥运会上,我们到底还是希望能看到所有选手的最佳表现,绝不想看到挑战多个四周跳的选手们接二连三地失利;而且更可怕的是,在那些完美地完成4个或5个四周跳的选手中,没有任何一个人能够将花滑的精髓——音乐与滑冰的融合,通过肢体表现出来,最终仅仅靠令人震惊的高难度跳跃来获胜。

因偏重四周跳而失去的东西

羽生结弦、陈巍等挑战多个不同种类四周跳的选手们,都绝不是单纯的跳跃者。他们能跻身世界一流选手之列,无疑滑冰技术与音乐演绎能力也都是十分出色的。但是,在一决胜负的时候,如果想要尽可能完成更多的跳跃动作,四周跳便会把他们身上的其他才能悉数夺走。精神集中力和体力全用在了四周跳上,精心准备的节目内容变得空洞无物,原本应该是与整个表演融为一体的乐曲,沦为了单纯的背景音乐。即使这并非选手所愿,但为了能完成多个四周跳,也就不得不如此了。而如果将四周跳控制在2个左右,那么他们理应可以更多地展现各自原本所拥有的魅力。可惜现在,他们成为了“跳跃者”。在冬奥会上,他们可能会尽力挑战自己的极限,到最后关头,就算舍弃其他一切,也会在跳跃上一拼到底吧。

凭借这样的表演获得奥运冠军,即根据现在的赛事规则,通过四周跳的爆发性威力取胜,一定会给观众留下深刻的印象。但这种制胜之道,是不是会让世人错觉为男子花滑仅仅是一种跳跃比赛项目呢?!

有报道称,平昌冬奥会之后,国际冰联(ISU)将讨论下调有关四周跳基础分的问题。这或许多少可以纠正现在偏重四周跳的风气。然而,社会上已出现一种普遍看法,认为节目中不编排勾手四周跳就不完美,即上述解说员所谓的“不够”。这实在是很悲哀的状况,因为对于很多观众来说,他们想欣赏的,除了跳跃之外,还有精湛的演技、华美的色彩。

自由撰稿人。从2002~2003年赛季起开始采访花滑。著有多部花滑相关作品,包括《最强男子。高桥大辅 织田信成 小塚崇彦 温哥华冬奥会日本花滑男单选手报道》(朝日新闻出版,2010年)、《羽生结弦物语》(KADOKAWA,2015年)、《百兽缭乱 日本男子花滑选手 从索契到平昌》(KADOKAWA,2015年)等。

相关报道
其它专栏

最新专题

バナーエリア2
  • nippon.com专栏
  • In the news
  • 東方
  • 客观日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