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惜假结婚赴日,菲律宾酒吧女的悲凉处境

中岛弘象 [作者简介]

[2018.05.10] 其它语言 : ENGLISH | 日本語 | 繁體字 | FRANÇAIS | ESPAÑOL | العربية | Русский |

来日本的很多菲律宾女性都有意在色情行业工作,最近通过假结婚非法入境的菲律宾人正在增加。她们为何铤而走险远赴日本呢?记者在菲律宾酒吧采访的过程中,与那里的一位菲律宾女性结婚,他向读者讲述了日菲关系中扭曲的现实。

持演艺签证赴日

“为了来日本,所以办了假结婚。”

一位菲律宾女性向笔者讲述了自己通过假结婚来日本的经历。

2010年,她通过日本中介商的介绍,在菲律宾与一位日本男性结婚。不过那并不是真结婚,而是为了获得在日本的工作签证而进行的假结婚。为了来日本,她与一位语言不通、素不相识的日本人结婚。来日本后的工作地点是“菲律宾酒吧”。

如今,越来越多的菲律宾女性像她一样,通过假结婚的方式来日本的菲律宾酒吧工作。

日本的菲律宾女性从上世纪80年代后半期开始增加。她们是拿“演艺签证”来日本的,而这种签证是发放给舞者或歌手等从事演出活动的外国人的。90年代初持演艺签证赴日的一位菲律宾女性,向笔者讲述了她是来日本的经过。

“我为了来日本,在菲律宾拼命练习唱歌和跳舞。住进宿舍里,每天从早练到晚。”

要来日本,就必须在菲律宾通过歌舞考试。可是,即使通过严格的考试来到日本,实际上她们也只能从事陪酒女郎的工作,穿着短裙和低胸的性感服装,陪日本男性饮酒,手拉手谈笑,一起唱卡拉OK之类。

当陪酒女郎接客,是持演艺签证者不允许从事的活动,但即便如此,每年依然有数万规模的菲律宾人持这种签证入境,并于2004年创下了8.2741万名的历史最高纪录。就这样,日本全国各地都出现了由菲律宾女性接待日本男客的菲律宾酒吧。

然而,在菲律宾酒吧扎根日本近20年之际,2004年美国国务院在《世界人口买卖年度报告》中指出,演艺签证已成为人身买卖的原因。有鉴于此,日本政府从2005年开始改变了演艺签证的发放规定。这实际上是阻断了菲律宾女性到日本的菲律宾酒吧打工的途径,许多难以确保菲律宾女性人数的菲律宾酒吧被迫停业。

通过假结婚确保陪酒女人数

现今依旧营业的多数菲律宾酒吧里雇用的陪酒女郎,都是在演艺签证受限制度出台之前入境并定居日本的菲律宾女性。不过,这些酒吧如果不雇用新的年轻女性,现有陪酒女郎的年龄会越来越大。因此有些菲律宾酒吧的老板或中介商为了确保年轻菲律宾女性的人数,采取让她们和日本男性结婚的方式,使其获得不受就业限制的“日本人配偶”签证。这样一来,就兴起了菲律宾女性假结婚赴日的潮流。

这样的菲律宾女性为了来日本,和中介商签订了合同。合同内容因中介商而异,多数情况为3~5年,月薪6万日元(每年上涨1万日元),每月休息两次。在同一家酒吧工作的菲律宾陪酒女,与中介商签订合同和没签合同的,在待遇上差别非常明显。有合同的陪酒女郎被称为“艺人”,没有合同的则叫“自由人”。

对“艺人”是有固定的营业额要求和罚款规定的。在店里规定的日子,如果没有客人点名要求作陪,则被处以5000日元的罚款。不去和客人在店外约会并带客人来店里,也要罚款5000日元。有些苛刻的中介商每周还要她们称体重,体重增加也会被罚款。她们在低收入的条件下工作,罚款多了,有时不仅拿不到月薪,还会背负债款。

她们在日本的住处也由中介商安排。大多是两三名菲律宾女性共同生活在破旧、狭窄的公寓里,有的还被迫与假结婚的对象同住,以防假结婚之事被举报。她们当然不能拒绝,只得与素不相识的“丈夫”住在一起。她们被禁止外出,有车接送她们往返于酒吧和家之间。中介商还会突然来查看她们是否呆在家里。

不少菲律宾酒吧的薪酬体系都是不固定的,日薪月薪随着营业额而波动。“自由人”身份的陪酒女郎每个月平均赚取30万日元,“艺人”即使增加营业额,她们也只能拿到合同规定的固定薪水。

店里支付的薪水先交给中介商。假设薪水为30万日元,中介商向“签约人”支付6~8万日元月薪,给假结婚的对象5万日元报酬,再交8万日元左右的房租和水电费等基本生活费,剩下的就揣进自己腰包了。中介商从一位“艺人”身上就可获得10万日元左右的收入。一名中介商手里掌控着多名“艺人”,人气高的年轻“艺人”还会赚得更高的营业额,所以,这些中介商的收入实际上会更加丰厚。

每天在家与酒吧之间往返,过着两点一线的生活。营业额上不去,中介商就会以“遣送回国”相威胁,这些女性长期被固定的营业额和罚款压得喘不过气来。

“艺人每天都生活在压力中。在家里也必须和其他人呆在一起,为了让客人来店里,还要和客人保持联系,没有可以喘口气的时候。”

尽管她们在如此严苛的合同下工作,中介商还是有可能单方面延长合同时间,或者在合同期未满的情况下突然被遣送回国,即便她们提升了营业额也无济于事。

这养的菲律宾女性究竟有多少人,确切数字不详;是真结婚还是假结婚,也只有周围极少数人才知道真相。她们在哪里、怎样工作和生活,这些情况都不为一般人所知。她们即便想求助,但是因为自己的行为是违法的,所以无法向任何人咨询。正因为如此,中介商可以随心所欲地强迫她们签订合同。中介商的身份也参差不齐,有黑社会成员,有普通的日本人,也有菲律宾人。

她们被剥削,人身自由受到限制,说她们是人身买卖的受害者也不为过。可是,如果她们不幸被捕,却要受到处罚。多数情况下,这些菲律宾女性会被强行遣返,而那些剥削她们、限制她们生活的中介商,即使受到法律上的制裁,他们在刑满释放后还会重走老路,继续以假结婚的形式将菲律宾女性带到日本进行剥削。

合同期满后可获人身自由

尽管如此,还是有很多菲律宾女性前往日本。她们的最大目的是赚钱来维持菲律宾家人的生活。在菲律宾,她们生活在摇摇欲坠、简陋破旧的房屋中。家里既没有卫生间,也没有淋浴。一天只能吃上一顿饭,拼命劳作也只能勉强果腹。为了得到食物,她们到亲戚家去做女仆。她们也无力去学校读书。正想着有什么办法能摆脱这种生活时,传来了去日本赚钱的消息。

“去日本是个机会。机不可失,时不再来。虽然合同严格,又没有人身自由,可这是去日本的必经之路。合同期满后就能获得自由了。”

合同期满,成为自由人后,就可以赚到大钱了。这样就能送兄弟姐妹去学校读书了,能雇女仆,还能建一所大房子。

在日本的生活也并非只有痛苦,也有开心的时候。比如,买些化妆品和衣服把自己打扮起来;第一次看到在菲律宾从未见过的下雪景色,内心充满感动;有了男朋友,趁中介商不备外出约会;如果和中介商建立起信任关系,会得到一定程度上的自由等等。

“不希望别人把我们看得很可怜,我们是自己选择来日本的,中介商也并不都是坏人。”

在菲律宾,没有人给她们摆脱贫困的机会,给她们带来机会的只有中介商。

越来越多的菲律宾女性在合同顺利期满后,选择与在日本相遇的日本男子结婚、生产,在日本生活。

最后笔者想指出的是,她们不得不选择假结婚,当然有两国之间贫富差距的原因,除此之外,还有行政措施缺乏连贯性的问题,日本政府多年以演艺签证接纳菲律宾女性入境,2005年却改变了签证发放规定,以图进行严加管制。

即使加强对假结婚现象的限制和揭发,中介商恐怕还是会以其他方式将菲律宾女性带到日本。如果菲律宾女性的人数得不到补充,那么现有的菲律宾陪酒女们的处境就会更加严酷,或是合同被无限期延长,或是为了防止出逃,更加严格地限制她们的人身自由。

菲律宾女性来日本打工的潮流已然形成,我们应该首先着眼于她们为何不惜采取假结婚的方式来日本这一问题,为她们创造合法的、与中介商平等工作的环境,而不是去遏制这一潮流的发展。

标题图片:红灯区印象(PIXTA)(图片与正文内容无关——编注)

纪实作家。1989年生于爱知县。中部大学研究生院结业。在公司职员工作之余,围绕菲律宾酒吧进行采访并撰稿。著作《菲律宾酒吧女的社会学》(新潮新书,2017年)记述了与一位在菲律宾酒吧相识的菲律宾女性从交往到结婚的经历。

相关报道
其它专栏

最新专题

バナーエリア2
  • nippon.com专栏
  • In the news
  • 東方
  • 客观日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