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相知相识 相互关怀”: 中国游客开创新型的日中关系
访神户国际大学教授毛丹青

毛丹青 [作者简介]

[2018.04.17] 其它語言 : 日本語 |

2003年,日本提出了“观光立国”战略,此后,大量中国年轻人来到日本旅游。他们已经不再满足于传统的观光路线,开始对更深层面的日本产生了兴趣。身处中日交流最前沿的毛丹青先生指出,从最初的“知晓”,经过“深入了解”的过程,现在已经逐渐迈入了携手“打造同一个梦想”的阶段。

2003年的“观光立国”政策的意外效果

现在,中日之间的游客人数呈现出逐年增长之势,针对这一点,我们需要从历史的角度加以看待。

有人试图将关注焦点放在1972年田中角荣首相推动实现的中日邦交正常化上,这其实是一个重大误解。尽管我们不能否定其重要性,但如果将时间跨度拉到近代,那么我们可以发现,中国游客是从小泉政权提出观光立国战略的2003年以后开始增长的,这一点更加值得关注。我们必须考虑到,当时的小泉政权只是为日本选择了这种政策,却意外地促进了中国民众访日并发展到了现在这种程度,这是当时任何人都未曾预料到的。

在全年访日人数倍增的阶段,依靠的是旅游指南;而作为质的巨变,回头客出现了压倒性的增长势头,并逐渐开始占据了多数。随之而来的变化,是从最初的要理解日本,“轻描淡写”的东西就足够了,发展到10年后的2013年,进入了需要“深入解读”的阶段。而且,越来越多中国人看到真实的日本后,开始向人分享自己的种种经历。前往地方旅游的人也越来越多,我觉得现在的中国游客已经摆脱了“日本即富士山和樱花”这种传统印象,追求的是具有时代气息的东西。

结果我们会发现,比如拿京都来说,游客最喜欢的景点是京都御所,认为那里很是不错,任何人可以免费进出,空间又极其开阔。而他们之所以明白御所的好处,便是他们已经对京都其他主要旅游景点熟知尽晓之故。

前所未有的人员往来的“大发展”

与日本人的心灵接触和交流非常重要。1972年实现邦交正常化固然是好事,但那仍是政治家的权力游戏,其中还看不到民众的参与。但最近十年,虽然中日关系未必称得上良好,但人员往来却一直在不断增加。本来,如果觉得“讨厌那个国家”,只要不去就行了,而现实情况却恰恰相反。

这是为什么呢?因为存在一个不受政治形势左右的、巨大的观光市场。“呼朋唤友,相知相识,相互关怀”——我们的眼前已经出现了这样一个美好的时代。

历史上的中日关系,没有任何一个时代的人员往来发展到过现在这种程度。宋代、遣隋使的时代,(只有精英人群往来)都和老百姓没有关系。现在出现的这种对国家形象的反衬,让我在现实生活中的各个场合都有切实的感受。

2003年的日本打出的观光立国政策,原意并不在于改善日中关系,只是单纯希望拉动经济的一项国策。但中国在这段时期发生了巨变。在中国响应了(日本)政策的,不是政府,而是百姓。

从时间上来看,中国恰恰是在这个时期实现了国内生产总值(GDP)的飞速增长,经济实力增强,富人群体出现。(两者)偶然发生了重合,观察2003~2013年的这一轮经济大发展,你就会发现这里既有“爆买”又有留学潮。正是因为中国经济实力的增强,才实现了民间交流的进一步发展。

诺贝尔文学奖得主莫言,接触到真实的日本

可以认为,诺贝尔文学奖得主莫言先生就是一个典型的例子。因为以前他对日本的印象几乎100%都来自文学作品。

大约20年前,莫言先生初到日本,这是他从军队退役后的首次个人海外旅行。他在演讲中多次提到选择来日本的理由:“在川端康成的小说《雪国》中,当我读到秋田犬伸出舌头舔水的场景描述时,备受冲击——这原来也能写进小说啊。”据说他从中得到了写作的灵感。

后来,莫言先生又和我一起来过近十次日本,每次前往各地旅行,都会看到这类具体的情景。如此一来,日本的形象就变得丰满起来。比如大约14年前我们一起去过北海道,当时坐在大巴上,他非常健谈,说自己曾经看过电影《北狐物语》,然后滔滔不绝地聊起了狐狸的习性之类。在中国的民间传说中,狐狸一般都是美女的化身。到了目的地后,就在他下车那一瞬间,一只狐狸径直朝他走了过来。同行的人都大为感动。

一只北狐向莫言先生走来(提供:毛丹青教授)

之后他说“过去,我一直觉得日本很神秘,但看到狐狸的那一瞬间,我觉得日本不再神秘了,很普通。”后来他在自己的散文集中也写到了这段经历。

这就是说,当看到真实日本的瞬间,人的想法就会从所见所闻,或者是亲手触摸到的地方产生出来,它们决不会来自国家关系和政治家的言论。

莫言先生于2012年获得了诺贝尔文学奖,他在一部长篇小说的结尾描写了在北海道体验的大雪之夜。他曾在公开场合明确地说“我在作品中原汁原味地刻画了在北海道看到的景象”。个人旅行能在意外之处为人带来巨大的变化,并发现附加价值,现在或许就是这样一种时代。

打造同一个梦想!中国原创卡通形象和猫站长小玉的联袂献艺

“深入解读”型杂志《在日本》的下一个项目,打算让中国插图画家创作的卡通角色和日本的卡通角色联袂献艺。

过去十多年,中国的动漫和卡通角色产业实现了快速发展。原创作品而非山寨作品已经打开了广阔天地。其中,一只名叫“阿狸(ALI THE FOX)”的狐狸卡通形象得到了大家的一致喜爱。

我们考虑的并非单纯的买卖,而是“大家一起来创作”“分享触及灵魂的瞬间,创作同一个故事”。从“知晓日本”,经过“深入了解”的过程,可以说现在已经迈入了和日本人一起“打造同一个梦想”的阶段。

“阿狸”是一只红色的狐狸,拥有治愈人心的力量。还有一个是和歌山电铁的猫站长小玉,也能治愈人心。遗憾的是,它已经离开了我们,成为了神社中供奉的大明神,但现在我们准备让阿狸和小玉联袂献艺。我们将在中日两国同时推出,从绘本做起,最终拍成电影。

我着眼的是,通过大胆的方法,促使中国与日本的年轻人们一起享受非政治的、非意识形态的、单纯的生活,一起丰富纯真的想象力。

(根据毛丹青教授的谈话整理编辑)

标题图片:阿狸与猫站长小玉的同框漫画(提供:毛丹青教授)

中国北京市出生。北京大学毕业后,就职于中国社会科学院哲学研究所,1987年赴日,供职于某商社。2000年成为双语作家,2008年出任日本观光大使。主要著作有《日本虫眼纪行》等。

相关报道
其它专栏

最新专题

バナーエリア2
  • nippon.com专栏
  • In the news
  • 東方
  • 客观日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