给政治施加影响的广播作家,原本是电视台的“幕后角色”
[2018.05.28] 其它语言 : 日本語 |

在电视台工作的广播作家,其影响力不断增加,但他们的情况却鲜为人知。在综艺、或者新闻类综合节目背后,必定有广播作家作为“幕后角色”而存在。他们究竟是什么样的人,在思考些什么,收入又如何呢?

在电视台工作的广播作家(广播电视节目中担任策划撰稿工作的人——译注),他们的影响力不断增加,但其工作内容却鲜为外界所知。在由访谈、演艺界话题等构成、并有观众参与的综艺节目,或者播报政治、案件、事故等的新闻类节目背后,必定广播作家作为“幕后角色”而存在。他们先行掌握电视台制作人的意图,提供节目制作的构思,制作策划书并撰写台词。

当今时代,人们从智能手机获取信息业已理所当然,年轻人疏远纸质读物,社会老龄化,这都使得报纸的读者逐渐减少,但电视以其免费媒体的优势,还继续保持着对家庭的渗透力。在这样的电视业界工作的广播作家,处在外界看不到的黑箱中,仿佛是歌舞伎中的“黑衣”(※1)角色,人们不大了解他们的实际工作状态——那是一种什么样的职业?什么样的人会成为广播作家?他们在思考些什么?他们的收入如何?

日本的电视节目,主要由被称为key局(核心台)的东京的日本电视台、TBS、朝日电视台、富士电视台制作,另外,位于大阪的规模较小的准key局也会进行部分制作。这些电视台的收入大约从数百亿日元到2千亿不等,它们时时刻刻都通过电视节目,展开激烈的收视率竞争。1%的收视率就意味着观众一百万人,竞争中的胜者会获得庞大的广告宣传费。

要想获取高收视率,在节目制作上有什么技巧吗?毕业于一流大学的才子也许适合总务、人事等管理部门的工作,而制作电视节目,看重的则是头脑灵活的人才,他们对流行敏感、知识面杂、不怕失败、具有行动力。

笔者曾于1980年前后采访过核心台的制作现场,了解了某一广播作家群体。他们称为“睡衣党”,是喜剧演员荻本钦一的智囊团,他当时在各商业电视台都拥有小品节目以及让普通人出演的节目,合计这些节目的收视率数字后,他还赢得了“收视率100%的男人”之美名。

那时广播作家的人数已经相当多,而他们最早出现,是在上世纪50年代,也就是电视台接二连三地开设的时期。青岛幸男、大桥巨泉、永六辅等是广播作家的先驱,他们从学生时代即开始出入电视台和电台。知名度上升之后,他们还以艺人身份开展活动,后来青岛成为东京都知事,大桥当了国会议员,同时身兼作词家的永则作为名人发表政治言论,他们不约而同地向权力展开批判。

二战后日本的言论界和新闻媒体以反权力为主流,他们也站在了这一立场上。总之,青岛等电视台初创时期的广播作家在社会上的成功,给了后人以极大的鼓舞。睡衣党的成员也是如此,年纪大了以后让位给后来者,自己成为了小说家、剧作家,或艺人经纪公司的经营者。秋元康作为AKB48、NMB48等少女偶像团体的制作人名扬天下,他也是广播作家出身。因此,理所当然地,向前辈看齐,希望像他们一样以电视为台阶不断攀升从而获得成功的年轻人不在少数。

无论以前还是现在,广播作家中都有一种倾向,就是即使大学毕业,也不喜欢去一般的公司就职,并且就算开始了电视台的工作,也没有雇佣合同,因而他们实际上是没有任何保障的社会弱势群体。

给节目写几个策划方案,如果被负责制作的编导和制片人采用,则接着写台词。他们当中偶尔有月薪高达300~400万日元的人见,但每月以20~30万日元报酬工作的人占绝大多数。虽然工作环境非常不稳定,但他们本人和电视台方面似乎都对改变待遇漠不关心。他们仅可仰仗的是自己的才能,如果出现了更优秀的后来者,则会被取而代之。没有任何保障,唯一的“补偿”,大概就是“自己是自由的”这种意识上的优越感。

这些广播作家,最近因为令舆论一片哗然的森友学园、加计学园等问题,而在探讨政治问题的综合节目中受到关注。他们中间的一些人并没有政治方面的渊博知识,也没有采访的经历,主要是靠从报纸杂志上获得的信息来撰写台词脚本,而这些台词直接在节目中反映出来。节目中发表评论的角色是由电视明星或艺人作为“百姓代表”来担当,他们把拿到的脚本上所写的意见当作自己的意见来发表。这种节目最近充斥各个电视台,可以见到很多电视明星和艺人在节目中发表意见。其中有些发言是让人信服的,但有时候也让人觉得他们挺可怜,非要说一些并非自己本职工作的话。电视制作方自不必说,观众方面也把“普通百姓视角”当作制作和观看节目的常识,所以明星、艺人出来谈谈政治也是“可以”的。

但是,我觉得这样似有不妥。在影响力极大的电视节目中,将复杂离奇的事情简单化,谈笑之中一带而过,而受众则是“一边干别的,一边看看听听”他们的意见。这样做的危险还是要有所认识才好。广播作家作为幕后角色制作这种节目的脚本台词,他们起着节目中发言人的“言论设计师”的作用。在电视台中处于弱者地位的这些广播作家,是如何思考政治和社会问题的?无论如何,在不久的将来,他们不得不明确自己的信条。广播作家在电视台是弱者,但通过节目可以变为强者。在现今社会,不论是幕后角色还是“言论设计师”,其本来面目终将暴露在光天化日之下。

撰文:朝田冨次

(※1)^ 歌舞伎演出时,在演员背后穿黑衣的辅佐人员——译注

相关报道
其它专栏

最新专题

バナーエリア2
  • nippon.com专栏
  • In the news
  • 東方
  • 客观日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