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斯纳库”酒吧与非“斯纳库”酒吧

谷口功一 [作者简介]

[2018.11.08] 其它语言 : ENGLISH | 日本語 | 繁體字 | FRANÇAIS | ESPAÑOL | Русский |

什么是“斯纳库”酒吧

笔者去年在三得利文化财团的资助下,出版了《日本夜晚的公共圈子 斯纳库研究绪论》(白水社)一书。该书出版后,我还在很多场合演讲介绍什么是斯纳库。这次,我想从“斯纳库及非斯纳库”这个角度来介绍一下。

别人问斯纳库究竟是什么,每次我的回答大致相同——店里有老板娘“妈妈桑”(或男老板),基本上是隔着吧台面对面接待客人,为客人加冰兑水斟酒等,坐席费(套餐费用)日本全国各地都差不多,大致3000日元的样子。

套餐包括小菜(既有妈妈桑亲手做的,也有供下酒的干点零食等)及冰块、矿泉水等兑酒材料,也有计时畅饮的,酒钱也算在了里面;不过一般是只要你在店里还有存酒,就能以基本套餐价格一直喝下去。和夜总会等不同的是,斯纳库没有点名作陪的陪酒女郎(如果是那种妈妈桑一个人经营的店,本来就不可能这样做),是一个消闲解闷的场所,你可以在这里和妈妈桑或邻座客人聊聊天、唱唱卡拉OK什么的。

实际上,并不存在斯纳库的严格“定义”。宽泛说来,斯纳库是作为“深夜提供酒类的饮食店”登记营业的。就像前面说过的那样,基本上是隔着吧台“面对面”接待客人,基本不存在像其他色情行业那样坐在客人身旁提供接待服务的情况。它主要受到《与风俗营业等的规制及业务正当化等相关的法律(风适法)》这一法律条令的约束,对它提供的“接待”服务,有着非常严格的限制。

斯纳库这个业种,最早出现在东京第一次举办奥运会的1964年前后。作为举办国际性盛会时的一个惯例,当时也开展了净化社会风气的扫黄运动,严格控制提供酒类店铺的深夜营业。于是乎。出现了除了酒类,还提供“便餐、小吃”的店家,因为饮食店是可以深夜营业的,这样就绕开了法令的限制。以这种变通形式登场的,就是“斯纳库”。

不过,这种斯纳库最早出现在什么地方不是很清楚;与之相对,夜总会的起源则很明确,是1982年5月在池袋东口开张的“New 我我”(株式会社LeisureLarce运营)。关于这家夜总会的起家过程,可参考仓科辽在《创造了夜生活的男人们》(实业之日本社出版)所写的夜总会大王新富宏的故事等,很有意思。

斯纳库与酒吧、夜总会、GirlsBar的区别

特别是在东京市中心演讲的时候,常会有人问起斯纳库与普通酒吧、夜总会、GirlsBar等的区别(在地方上人们很熟悉斯纳库,没人会提这样的问题)。首先,斯纳库和酒吧的区别体现在“喝酒”和“聊天”的“主次关系”上。在一般的酒吧里,酒的品牌是主要的,客人的主要目的是品酒,虽然也会和酒保或其他客人说说话,但那终究是“次要”的。而且,虽然有些酒吧也收坐席费,但最多不过1000日元左右。简而言之,酒吧不像斯纳库那样以聊天为大前提,它是品酒的地方,让你沉浸在诗人若山牧水咏叹的“秋夜宜静饮,美酒渗玉齿”的境界之中。

其次是GirlsBar。在法律意义上它和斯纳库一样,都归类为“深夜提供酒类的饮食店”而登记营业;但和斯纳库的显著差异,首先是吧台里的店员,一般大多为20来岁的年轻女性,而非老板娘“妈妈桑”;其次,在费用方面,除了坐席费,还要支付自己和店内陪酒女郎的酒水费(按杯算),陪酒女郎的酒水费用在营业额(客人支付的费用)中所占的比例比斯纳库大。和斯纳库最大的不同,是GirlsBar更接近于后面要讲到的夜总会,卖“色”因素更强。

最后是夜总会。夜总会在法律上是和斯纳库完全不同的业种,是要取得《风适法》上的色情业营业许可才能经营的。一经获取这种营业执照,那些在深夜提供酒类的饮食店中不被允许的“接待行为”就成为可能,简明地说,就是可以坐在客人身边提供接待服务。费用基本上是分时段的计时制,此外点名作陪的陪酒女郎的费用(预约或当场点名)也由客人支付。酒水既可选择畅饮套餐,也可以自存高档酒。另外,夜总会没有妈妈桑。

再进一步,还有存在于银座等地区的陪酒俱乐部,说起来就话长了,有兴趣的可联想一下《黑色皮革手册》等电视剧,也可参考《夜游银座最强指南》(花椿通著,LYONS公司出版)等书籍,从中可以一知大概。

地方上的斯纳库文化

最后必须补充说的是,在地方城市有很多店家,虽挂着“斯纳库”招牌上,却是坐在客人身边提供接待服务的。这是因为,这种店虽挂名“斯纳库”,其实是取得了《风适法》中色情营业许可的。在种类上应该称作“酒廊”。 酒廊里有妈妈桑,这一点是与夜总会的最大区别,但一般没有点名让陪酒女作陪这种做法。因此,比起夜总会来,酒廊更接近斯纳库。或许可以这样认为,即酒廊比斯纳库更豪华些,可以坐在客人身边提供接待服务。有些地方中小城市,可能一家夜总会都没有,但那里一般都会有自称斯纳库的酒廊存在。

前面提到,在东京常会被人问起“斯纳库和酒吧、夜总会、GirlsBar的区别”。这一点或许正说明了斯纳库是扎根于地方城市的一种文化。去陌生的地方旅行,你随时随地被愉快地接纳的地方,就是斯纳库。而在东京,这种文化几近消失。令人怀念的日本夜生活文化,正是在地方上呈现出一派兴旺景象。

另外,过去还有大型夜店、小型夜总会晚餐俱乐部等各种各样的夜生活场所。这个行业的荣枯盛衰也是人事之常。消失之物被人遗忘,日益生疏。大概有一天,斯纳库也会被人问道“那是什么?”。因此,我在这里简单写写,是为纪录。

标题图片:长崎县长崎市餐饮一条街“思案桥横丁”(时事通信photo)

首都大学东京法律系教授。1973年出生于大分县别府市。毕业于东京大学法律系,在该大学研究生院法学政治学研究科修满博士课程学分后退学。曾任日本学术振兴会特别研究员(PD)。专业为法哲学。著有《购物商城里的法哲学》、编著有《日本夜晚的公共圈子》(皆为白水社出版)等作品。“斯纳库研究会”代表。

相关报道
其它专栏

最新专题

バナーエリア2
  • nippon.com专栏
  • In the news
  • 東方
  • 客观日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