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偷家族》:关注日本底层人的生活

李海 [作者简介]

[2018.07.09]

是枝裕和导演的新作《小偷家族》获得第71届戛纳国际电影节金棕榈奖,备受关注。电影讲诉的是生活在东京平民区的一家五口的故事。祖母柴田初枝(树木希林饰)、父亲柴田治(中川雅也饰)、母亲柴田信代(安藤樱饰)、儿子柴田祥太(城桧吏饰)、妹妹柴田亚纪(松冈茉优饰),这家人的收入靠的是祖母每月六万日元(约3000人民币)的养老金,其他的生活必需品则需要一家人时不时地去偷。

一个寒冷的冬夜,柴田治和儿子祥太从超市偷了些吃的东西在返回家的途中,看到一个小姑娘(佐佐木美雪饰)独自一人在阳台上,于是柴田治和儿子就把这个小姑娘带回家中,祖母发现少女的胳膊和其他地方都有伤。柴田信代认为应该将这个小姑娘送回去,于是柴田治背着小姑娘和信代一起准备将小姑娘送回家。但来到小姑娘家门口时,他们听到小姑娘家中传来男女激烈的争吵声,女子喊到:“我不是想生才把她生下来的。”听到这句话的信代对柴田治说:“回家吧。”于是,小姑娘就成为了这个家中的一员。

屋漏偏遭连日雨,不幸使得这个家庭的生活更加困难。柴田治在工地打工时受了工伤,不仅没有得到劳动保险的赔偿金,还必须在家休养,没了生活来源。柴田信代工作的洗衣房因为不景气而受到解雇。柴田亚纪则到提供色情服务“风俗店”打工赚取生活费,隔着玻璃向顾客展示自己的身体,应着顾客的要求做着下流的动作。祖母柴田初枝虽然每月有六万日元的养老金,但也不够一家人的开销,于是去弹子球房碰碰运气,有时趁旁边的人不在,偷其他人的弹子换钱。初枝还定期厚着脸皮跑到前夫(再婚后所生的)孩子家中,索取3万日元救济。然而,前夫的孩子并不知道他们自己的孩子亚纪生活在初枝家中。

后来祖母初枝去世,祥太也厌恶了小偷的生活,故意暴露自己的偷窃行为,在店员的追击中,从高处跳下摔伤腿住进了医院。警察从祥太口中得到家中成员的信息,正准备半夜逃跑的柴田家人被警察抓个正着。警察在审讯中得知,亚纪和小姑娘及祥太都不是柴田治的孩子,母亲柴田信代出于自我防卫杀害了前夫,坦白了拐走祥太的地点和相关信息。后来祥太被安排到儿童保护设施,在那里过上了憧憬已久的学校生活。少女回到了亲生父母的家中,然而母亲却不大搭理这个孩子,少女一个人在阳台玩耍,孤寂的眼神中影片落下帷幕,让观众陷入沉思之中。

养老金问题

影片中祖母去世之后,柴田家人为了继续冒领养老金而不能将祖母的死亡公开,竟然将祖母埋在家中,一家人总动员挖坑埋人,每月的六万日元对家中来说实在太重要了。信代还说,死了还能派上用场,话语中流露出感激。没有钱无法生活的恐怖已经超过死亡的恐怖。这并不是凭空杜撰,是枝导演根据一连串的隐瞒老人死亡,冒领养老金事件,花费将近十年的构思才完成了这部电影的重要组成部分。其实这样的案件时不时出现在日本的报端。日本老年人口比例攀升,人口老龄化问题严重,现在大多情况下65岁国家才开始支付养老金,一般企业60岁退休的话,从退休到国家支付养老金这段时间,为了补贴家用,不少老年人去打工,或继续工作到能够拿到养老金的年龄为止。所以很多外国游客来到日本感叹道,日本人是一个勤奋的民族,不少职场白发苍苍的老者还在坚持工作,很大程度上是不得已而为之吧。当然随着老龄化的加重,医药费也成为很大负担,压迫日本的财政收入,今年4月11日,日本财务省召开财政制度审议会,提议将现在65岁开始支付养老金的年龄提升到68岁。日本不少中年人甚至年轻人都担心自己老了之后能不能拿到养老金。

《小偷家族》中的孙女和祖母©2018 富士电视台 GAGA AOI Pro.

虐待儿童问题

不久前,在日本发生了一起虐待儿童致死事件,东京目黑区的船户结爱(5岁)被父母虐待致死。小孩稚拙的笔迹和语调诉说着悲剧。

我不让爸爸妈妈再说我了,我要更加自立,明天比今天做得更好,我祈求你们原谅我。
昨天以前没做好的事情,我今后会改正并做好每天的事情。
以前我像傻子一样只知道瞎玩,今后我不玩了。
绝对不再做以前那样的错事了,绝对,我保证。

5岁的小孩子应该是天真烂漫的,为何写出这样自责的话,小孩的父亲船户雄大(33岁,无业人员),母亲25岁,结爱不是船户雄大的亲生孩子。

这样的虐待问题在日本屡见不鲜,很多都是由于经济问题引发的悲剧。有些由于家庭离异,在日本单亲家庭要养育孩子异常艰难,有些甚至上午到饭店,工厂打工,晚上则浓妆艳抹,陪客欢笑赚取生活费用,自己活下去都不容易,更不用说自己的小孩了。所以电影台词里面,小姑娘的母亲说这个小孩不是自己想生而生下来的。

《小偷家族》中的小姑娘和祥太 ©2018富士电视台 GAGA AOI Pro.

JK经济

有一次和日本电视台一起做过JK经济(JK是日语女子高中生的略称,JK经济指的是有偿提供和女高中生近距离接触的商业模式)的节目,深入秋叶原了解过以少女为对象的服务。少女大多都是单纯的,想多要一些的零花钱,用名牌包包,化妆品,以年轻为资本,不介意和中年油腻男聊天嬉戏。中年人用钱来换取青春少女的温存,少女用青春与中年人交换金钱,现实生活中应该是风华正茂的青年男女享受着爱情的愉悦,然而却出现了“草食男”这样不愿恋爱的群体,很大程度上是没有恋爱的资本。男性客人是一味为了满足自己的色欲吗?恐怕也不全是。影片中的男孩只是安安静静的躺在女孩大腿上,没有语言的交流,时间到了,男孩起身离去,一滴眼泪落在女孩光洁的大腿上,这滴泪水意味着什么?男孩经历了怎样的青春,是身世的苦楚,还是恋爱的失败,无从知晓。女孩和他深情拥抱,互相慰藉两颗受伤的心灵。

结语

假如您有机会来到国际大都会东京,看过流光溢彩的霓虹,可以发现繁华的角落有不少无家可归的流浪汉,看过许多白发苍苍的老者还在辛勤工作时,要知道他们也许出于无奈。在秋叶原看到众多脚色扮演的少女,她们也期待甜美的爱情,对来往于街头的情侣投去艳羡的目光。《小偷家族》这部电影就是描述这样东京底层人的哀乐生活。四周的高楼遮挡了他们的目光,低矮的屋檐下,为了生活他们已经拼尽了全力。他们也渴望太阳。

标题图片: 《小偷家族》主题海报 ©2018富士电视台 GAGA AOI Pro.

毕业于名古屋大学,文学博士。2012年9月开始在香港卫视东京记者站工作。著书有《流亡日本期间的梁启超》(日语,樱美林大学东北亚综合研究所出版)、《日本如何面对历史》(翻译,人民出版社)、《融冰之旅――日本原政要北大讲演录》(监译,人民出版社)等。

相关报道
其它专栏

最新专题

バナーエリア2
  • nippon.com专栏
  • In the news
  • 東方
  • 客观日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