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不断被问及“日本怎么样?”后,我所认为的日本人的非洲观

Oussouby SACKO [作者简介]

[2018.10.18] 其它语言 : ENGLISH | 日本語 | 繁體字 | FRANÇAIS | العربية |

没有一个国家的国民会像日本人这样关心其他地方的人“如何看待日本”。我到日本已逾27年,初次见面的日本人必定会问:“日本怎么样?住得惯吗?在京都生活不容易吧?”等等。此外,日本人对外国人的看法也很简单草率,基本上都是复述一些固定的说法,这似乎和日本人的教育程度无关,比如经常会出现的一种情况是,他们看到我,首先总是会把我归入“非洲出身”“不会说日语”“在日本过得很艰难”这样的“范畴”中。

关于非洲的暧昧认识

数年前,我所属的日本非洲学会举办了一场名为“这里很奇怪!日非关系”的公开研讨会。大会宗旨是希望非洲大陆出身的人能提出一些意见。当时,我就研讨会主题本身给自己带来的不适感作了发言。为什么要以“日本对一个大陆”来思考呢?非洲有54个国家。难道原本不该就每个国家和日本之间的关系进行发言吗?

如果考察日本和非洲的关系,就容易变成日本人是如何认识整个非洲的。但是,日本人应该也会关注非洲各国人民如何认识日本的吧?尽管如此,日本人的非洲认识似乎既暧昧又不具体。因为我经常听到日本人说“我去过摩洛哥,也去过埃及,但还没有去过非洲”。

说起非洲,日本人经常会想起撒哈拉沙漠以南的非洲。这种极端抽象的理解方式,好像就是把非洲当成了一个国家。为何会产生这样的认识呢?为何日本人对某个地域的理解方式会变成这样呢?对此,我一直很好奇。如今,访问非洲的日本人逐年递增,但能在日本获得的非洲社会或文化方面的相关信息却很有限。即便有一些这方面的信息,很多情况下也都与事实不符。另一方面,在许多非洲国家,人们大多通过媒体来获取关于日本的信息并展开想象, 也也容易变成碎片式的信息。

非洲比日本落后多少?

美国杂志《TIME》(亚洲版)2001年4月推出了日本特集“HOW THE WORLD SEES JAPAN”(世界如何看待日本?)。封面故事“Why Japan Cares What You Think”(为什么日本关心别人怎么看?)的作者伊恩·布鲁玛(Ian Buruma)如此写道(摘录):

‘What do you think of Japan?’ is the first question any Western celebrity arriving at Narita airport is required to answer, …… as though a mere glimpse of Narita’s airport lounge would elicit any interesting thoughts at all. ……

Why do Japanese care so much about what Westerners think of their country? I say Westerners, because the views of fellow Asians or Africans are not nearly as eagerly sought. Great media careers in Japan have been based on the so-called “blue-eyed view” of Japan, but never the ‘brown-eyed view.’ …….

(西方名人抵达成田机场后的肯定会被问及的第一个问题是“你觉得日本怎么样?”(中略)明明还只看到成田机场的到达航站楼,日本人却认为对方能说出什么有趣的感想(中略)。为何日本人如此在意西方人怎么看待他们的国家呢?我在这里是说西方人,因为日本人对亚洲人或非洲人的看法没有那么大的兴趣。多数日本媒体报道都基于西方视角,而绝非东方或非洲视角(略))

换言之,对日本而言,重要的是“西方”(仅指欧美)如何看待自己、如何评价日本的现代化,以及日本正处于现代化进程的哪个位置,加深对(日本人认为的)先进文化的理解,不断提升自己的先进程度。但是,现代化落后的非洲各国对日本有什么印象,在日本人看来并不太重要,相反,他们关注的是这些国家比日本落后多少的问题。

跳出框架的交流

当我向日本人解释自己的研究主题,即马里共和国的居住环境——比如,在马里,如果把厨房用具和食材拿到院子,院子就成了厨房,家人聚在一起吃饭时又变成了食堂。如今,多户人家住在小型共同住宅的情况很多,院子是共用的。时常有日本人回答:“和几十年前的日本很像。如同过去的昭和时代的生活一样。现在,日本发展得过于方便了,马里的市井生活让人感到又有趣又怀念”。

SACKO教授,和研究小组的学生们一起在京都进行实地调查

日本人考虑非洲问题时,很少将非洲的现状作为现代课题来进行思考,多数情况下仅强调非洲的特异性。上面提到的那个研讨会,其主题借鉴了当时的人气节目。那个节目介绍外国人眼中的日本“这里很奇怪!”。我不希望提到非洲时,就莫名地仅仅暗示它的落后。

我经常收到邀请,希望介绍我的国家,但很多情况下,对方都希望我能介绍那里的一些奇怪的事情、比日本落后的地方。尽管我说在马里这个国家也有许多文化(马里有23个民族),但演讲结束后,主持人立刻说“听了演讲,我们对非洲有了很深的了解”,并问“在非洲,大家吃什么?”“怎么睡觉?”之类,我的话等于白讲了,非常令人失望。很多时候,都是如此。

日本人有一种倾向,就是把人或事放入已经存在的框架里。在全球化不断推进的当下,这些框架或许已没有什么意义。重要的是,跳出这些框架后的个体与个体之间的关系。这种真实的交流才是非洲对今后日本的期待吧。

(2018年8月)

图片提供:京都精华大学

京都精华大学校长。1966年5月26日,生于马里共和国首都巴马科。曾求学于中国北京语言大学和南京东南大学,1991年来日。京都大学研究生院工学研究科建筑学专业博士后期课程毕业。工学博士。主要研究方向为,从人类活动和共同体的存在方式来思考空间的“空间人类学”。参与京都商铺改造等工作。2002年加入日本国籍。曾任京都精华大学人文学部教授、人文学部综合人文学科科长,2018年4月就任校长。

相关报道
其它专栏

最新专题

バナーエリア2
  • nippon.com专栏
  • In the news
  • 東方
  • 客观日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