明治维新和近代日本:为现代日本基础设施奠基的“长州五杰”

柏原宏纪 [作者简介]

[2018.11.12] 其它语言 : ENGLISH | 日本語 | FRANÇAIS | ESPAÑOL | العربية |

明治维新前不久,五名长州藩士受藩主之命,秘密前往英国。他们学习西方先进国家的技术和制度,为日本的现代化做出了巨大的贡献。

现代日本是主要的先进国家和世界仅有的几个经济大国之一。这一路走来,日本经历了许多阶段。可以说,明治维新之后的现代化进程是其中最重要的一个阶段。日本的现代化是如何实现的呢?笔者决定从推进社会基础设施建设、为现代国家奠定基础的长州五杰来思考这个问题。

幕末的秘密出航和长州五杰

长州五杰是指,在极难出国的幕末,于1863年5月从横滨出发,秘密出航前往英国留学的伊藤博文、井上馨、井上胜、远藤谨助和山尾庸三这五名长州藩士(藩的武士——译注)。他们立志要在西方学习技术,成为“活着的器械”(※1),以此有利地推动长州藩开展的攘夷运动,也为与各国长期打交道做好准备。

五人在英国学习外语,参观各种设施。当开始在伦敦大学学院学习分析化学时,他们获知外国攻击长州藩下关的消息。于是,伊藤和井上馨滞留数月后便回国了。剩下的三人还选了其他理科课程。1866年初,远藤踏上归程。井上胜取得伦敦大学学院的毕业证后,还去了铁路和矿山的工作现场。山尾前往格拉斯哥,作为实习生在造船厂工作,晚上则去安德森学院(现在的斯特拉思克莱德大学——译注)学习技术和知识。1868年11月,井上胜和山尾一起回到了日本。


长州五杰(萩博物馆收藏)。远藤谨助(左上):在近代造币事业的起步阶段做出巨大贡献的“造币之父” 井上馨(左下):推动大藏省(现在的财务省——译注)初期建设,因鹿鸣馆外交而著名的“外交之父” 井上胜(中间):主导在日本引进并扩建铁路的“铁路之父” 伊藤博文(右上):成为首位内阁总理大臣,倾力制定《大日本帝国宪法》的“内阁之父” 山尾庸三(右下):创立了统管铁路、电信、造船等的工部省,为设立工部大学校而倾注全力的“工学之父”(“”内的称呼来自长州五杰表彰碑。以下标题()内的称呼亦同)

“内阁之父”伊藤博文和“外交之父”井上馨活跃于政坛

井上馨和伊藤博文回国后,在长州藩的政治地位得到了提升。新政府成立后,他们发挥自己具有留洋经历的优势,在“开港场”(通商港口)担任负责前线外交的官职。之后,两人调任至统管财政、民政和现代化事业的大藏(民部大藏)省,成为干部。期间,伊藤越界提出要废藩置县,受到批评后被降职。两人都因中央集权化的进展问题而提交了辞呈,但当时少有的留洋经历使他们得以留任。最后,井上馨积极推动废藩置县,1871年7月该政策得以贯彻实施,日本的中央集权体制终于形成。

井上馨升任大藏省次官,让各省制定年度预算,并根据财政收入情况来决定预算,由此构筑了现代通用的预算制度的基础。1873年5月,井上辞职下野,数年后再次回到政府工作。1876年6月开始游历海外,其后1878年7月他就任决定国政的参议。从1870年11月开始,伊藤连续两次游历海外,从政能力和政治地位都得以提升,1873年10月成为参议。

两人虽曾遭受过挫折,但他们不仅依靠出身藩的关系,还利用留洋经历和政策知识,最后都在新政府内部出人头地。之后,他们作为政治家发挥了自己的本领。井上馨历任首位外务大臣、内务大臣等官职。伊藤引进内阁制度,就任首位内阁总理大臣,深入参与宪法制定和议会创立,为制定影响现代的政治和行政制度竭尽全力。

井上馨(左)和伊藤博文(国立国会图书馆收藏)

山尾庸三(工学之父):推动基础设施建设和人才培养

山尾回到长州藩之后,于1870年4月在新政府的民部大藏省,首先成了横须贺造船厂的负责人。但是,在财源有限的情况下,积极推进现代化事业遭到批评,且立即发展成为政治问题。山尾选择了规避政治斗争,为了能独立推动现代化事业发展,他提议并实现了设立工部省(为了主管铁路、矿山、灯台、电信、造船等增产兴业的官营事业而创立的中央官厅)。

工部省官厅正面(邮政博物馆收藏)

山尾作为主管铁道、电信、造船等现代化事业的工部省真正的中心人物,在政策决定和获取预算方面,有时还会使用一些政府制度尚不完善时才被允许的办事方式,比如拒绝每天到工部省上班或无视指令,并一门心思推动事业发展。包括1872年东京和横滨之间的铁路开通、东京和长崎之间的电信开通在内,山尾为构筑草创期的交通和通信的基础设施做出了贡献。同时,他还推动完善组织结构,加大人才选用和培养力度。尤其重视技术人员的培养,最后还创立了工部大学校(现在的东京大学工学部),为官方和民间输送了不少技术人员。

山尾后升任长官,于1881年10月离开工部省。之后,虽然他就任法制局长官,但并未取得像工部省时代那样的辉煌业绩。这时,已不再是政府积极推进现代化事业的时代了。

井上胜(铁路之父):构筑铁路建设的基础


《汐留至横滨铁路开业初乘诸人拜礼之图》(物流博物馆收藏)。1872年,新桥和横滨之间的日本首条铁路开通。这幅锦绘描绘了开通当日纪念列车的样子

井上胜(国立国会图书馆收藏)

回到长州藩的井上胜于1869年10月成为新政府造币和矿山部门的负责人。这两个部门雇佣外国人来指导现代化事业,井上与他们合作,一起推动事业的发展。1871年8月,井上成为工部省铁路部门负责人。该部门也主要依靠外国雇员(明治前半期,政府为了获取先进国家的技术和制度,招聘欧美人来官厅或学校工作)。会外语且拥有理科知识的井上胜与他们携手推进工作,并分别于1872年、1874年、1877年开通了京滨、阪神、京阪之间的铁路。

井上率领的铁路负责部门录取留学归来人员,并在内部培养技术人员,以求在技术方面实现独立自主。最终,减少了高薪聘请的外国雇员人数,这样一来,那些只会和外国人进行沟通的技术官僚就派不上什么用场了。之后,工部大学校和东京大学理学部毕业的新一代技术官僚加入其中,通过他们的努力,扩大铁路网,东海道线和信越线分别于1889年、1893年全线通车。此外,他们还积极引进当时的尖端技术,比如大河的桥梁建设以及在山岳区间采用爱伯特式铁道。

最后,井上胜等初期技术官僚成了“过去式”。1893年3月,井上退休。在明知初期,井上胜借助自己的知识优势,强行推进政策的实施。像他这样的存在,在铁路初期建设中具有重大意义。但随着政治和行政的不断完善,井上胜式的做法已经落后于时代潮流。伴随着技术官僚的世代交替,铁路建设正在顺利地发展。

远藤谨助(造币之父):铸造近代货币

远藤归国后,没能作为长州藩士大展拳脚,后于1868年1月,在新政府成了兵库“运上所”(海关前身)的负责人。之后,就任管理流通和贸易的部门干部。这些都是外国商人众多的通商港口的工作,很适合会讲英语的远藤。

1870年11月,远藤调任造币局干部。该局在翌年2月举行开业仪式,从西方引进机械。远藤一边与作为指导者的外国雇员进行沟通,一边推进业务发展,取得了铸造近代货币的业绩。远藤事实上发挥的是技术官僚的作用。

另一方面,外国雇员和日本干部之间的关系不明确,远藤也被这种关系所困扰。1874年8月,他离开造币局。调任前夕,许多外国雇员被终止雇佣。这表明,短期内日本人的技术水平正在进步,一些工程项目不再需要配备外国雇员。之后,造币局独自推进技术发展,仅靠日本人就能够负责工程进展。1881年11月,远藤作为造币局局长,重新回来支持工作。工部大学校和东京大学理学部的毕业生进入造币局,推动世代交替。远藤于1893年6月退休。造币事业一直延续至今。

长州五杰和日本现代化

长州五杰在新政府各适其职,他们结合西方国家的情况,在各领域推进现代化。由此,构筑了铁路、造币、技术人员培训机构、预算制度、内阁和宪法等与现代社会有关的各个基础。当时,利用留洋经验和由此获得的政策知识,在铁道、造币等技术相关部门,他们与外国雇员、西学人才以及新生力量同心协力,顺利交接,并取得了成果。

虽然明治维新后的现代化存在各种原因,但像长州五杰这样的人才在政府各领域积极完成工作,成为从外国雇员至新生力量之间的过渡人才,这也是日本实现现代化的重要原因之一。

虽然在外国人看来,明治维新不过是东洋岛国的一个事例而已,但从这个事例中,或许可以重新审视自己国家的现代化进程。此外,也不能忘记外国雇员的功绩。越是向日本人积极传授技术,自己被解雇的可能性就越高。尽管如此,他们还是为日本的现代化做出了贡献。即使在现代社会,这一事实也能为我们带来各种启发。

标题图片:为日本现代化做出贡献的长州五杰(萩博物馆收藏)

(※1)^ 引用自《井上馨相关文书》(国会图书馆宪政资料室收藏)

关西大学经济学部副教授。1978年,生于大阪府。2001年,庆应义塾大学法学部政治学科毕业。2008年,庆应义塾大学法学研究科政治学专业后期博士课程毕业。2015年起,担任现职。著有《工部省研究——明治初期的技术官僚和增产兴业政策》(庆应义塾大学出版会、2009年)《明治的技术官僚——打造近代日本的长州五杰》(中公新书、2018年)等。

相关报道
其它专栏

最新专题

バナーエリア2
  • nippon.com专栏
  • In the news
  • 東方
  • 客观日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