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本人“守时”之矛盾:上班分秒不差,下班迟迟不归

Almoamen Abdalla [作者简介]

[2018.10.16] 其它语言 : ENGLISH | 日本語 | 繁體字 | FRANÇAIS | ESPAÑOL | العربية | Русский |

令世界惊愕的新闻

下午的会议定于5点10分开始。出席会议的负责人一阵手忙脚乱,为的是像往常一样能够提前5到10分钟到达会场。我也是急步前往,不料在途中“遭遇”一个熟人,停下来寒暄了几句,于是就迟到了1分钟。

时间真是个不可思议的东西。既无限,又有限。生活在现代社会,见朋友、参加社团活动、兼职打工、和恋人约会等等,都有一个预先定好的时间,为了准时、守约,我们不得不天天和时间做“斗争”。世界各地无论哪种文化,都把遵守时间视作各种活动能过正常运转的常识或者大前提。

本来,时间与人的关系就是说不清道不明的。只有包括我们自身在内的“事物”处在运动和变化之中时,时间才能被我们感知,说白了,时间这种东西似乎并非是一开始就存在的(《时间是什么》,松浦壮,2017)。尤其是在日本,人的活动和时间的流逝,其速度之快都令人难以置信。

日本人是世界公认最严格守时的。以日本人不同寻常的时间观念为话题的新闻,最近受到了世界各国媒体的关注。其中一则说的是神户市政府的一名公务员,为了订午餐便当,他时常在午休前要溜出去3分钟,当这一行为被发现后,他受到了减薪处分。英国《卫报》和美国广播公司(ABC)等欧美大媒体纷纷以一种惊讶的口吻对此进行了报道。如果这种事情发生在其他国家,那么只会被当做一条假新闻。但在日本却是事实。

过去也曾不紧不慢的日本人

不过,令人意外的是,现在已成为日本人属性特征之一部分的时间观念,似乎并非自古就是如此的。

幕府时代末期被派往长崎海军训练所担任教官的荷兰人威廉・卡滕代克写有一本《留日记录抄》,其中的内容,可以说完全颠覆了日本人“严格守时”的公认形象。比如,书中有这样的记录:

“订购了用于修理的木材,要求涨潮时送达,却一直没有送来”

“工匠在工厂露了一次面以后,就再也没来”

“马夫光是正月串门拜年就花了两天时间”

上述状况似乎令这位荷兰人大失所望,表示“日本人的表现连自己期望值的一半也达不到,真有可能会离开此地”“日本人那懒散劲儿,简直不可救药”。

由此可见,工匠随意外出溜达不归、木材不能按约定时间送达等等……,毫无时间观念的日本人,令这些来到日本的所谓“外国专家”甚感无奈,焦躁不已。这恐怕是现代人想象不到的吧。那情形,大概和今天的阿拉伯人或者南美人的那种自在悠闲、慢条斯理的性情相差无几。

那么,日本人到底是从何时开始、又因为什么原因变得像现在这样严守时间了呢?

尽管找不到明确的答案,但多数分析认为,它始于明治时代(1868-1912年)现代化和工业化的迅猛发展时期,是人们对当时社会巨变的一种过度适应。其结果,就是我们看到的今天的日本,无论巴士还是电车,几乎全部准点运行,人们的日程安排都能够置于完美的管理之中了。

M型和P型

然而,环顾世界,我们可以看到,在时间观念上,严谨和淡漠这两种文化并存。为什么会产生这样的差异呢?比如,如果你约了阿拉伯人或南美人见面,他们经常会迟到。原因在哪里呢?

文化人类学家爱德华・霍尔指出,时间观念因人类社会的文化及视角的不同而各异。由不同的时间观念而引发的行为方式,可分为两类。一种是单一时间模式的M型(monochromic time),另一种是多元时间模式的P型(polychromic time)。M型的人对时间要求精准,一次只集中精力做一件事;而P型的人在时间上则比较随意,倾向于同时处理多件事情,并重视人际关系。

换言之,日本和欧美这些文化圈内的“M型”人认为时间轴是单一的,而阿拉伯和南美这些文化圈内的“P型”人则认为同时存在多个时间轴。并且,当“M型”人和“P型”人接触时,文化摩擦就随之而生。于是,在围绕时间观念的讨论中,就有人得出了“日本人时间观念强,南美人和阿拉伯人时间观念淡薄”这样武断的结论。

日本人在时间观念上的矛盾

确实,日本人以守时而闻名,但从我23年的日本生活经验来看,日本人的时间观念有一点让人感到是矛盾的。那就是在“开始”和“结束”时间上的态度差异。

M型时间文化

  1. 一次只做一件事
  2. 按部就班行事,重视计划性
  3. 一寸光阴一寸金

例)德国、美国、日本等

P型时间文化

  1. 试图同时处理多件事情
  2. 不拘泥计划,善于随机应变
  3. 社交也是工作的一部分

例)南美、阿拉伯、法国等

上班和上学,即使晚了一分钟,也算“迟到”。当然,无论原因如何,这是合理的做法。在这种时候遭批挨训也得忍受,不用说,这是可以理解的。

但是,拖延会议时间,不按时下班,甚或根本就是忽视结束时间的行为方式和态度,却让我困惑不解。尽管擅长精准掌握时间,但似乎可以说,日本人很是轻忽事情结束的时间。这就让人觉得,日本人的时间观念,在事情开始和结束上存在巨大的矛盾和偏差。为什么会出现这样的矛盾呢?

不只是日本人,所有人通常都不会向他人展示真实的自我,往往是有意识地试图给他人留下良好的印象。这在社会心理学中叫做“自我呈现”。而且,这种倾向在日本人身上表现得尤为明显。

希望别人如此看待自己——他们在这种意图的驱使下,来进行印象操纵。于是乎,在会议、工作等开始之时,为了避免让其他人产生不好的印象和评价,他们往往会尽力严格遵守时间;但到了结束之时,相较于守时,他们往往又变得更在乎与团队其他人保持一致,以期建立起信赖关系。换句话说,无论是开始还是结束,日本人最在意的是如何获得身边人和团队的信任,并赢得一个良好的名声。这种集体与个人之间的特殊关系深深植根于日本社会,因此不妨可以认为,日本人在考虑事情的开始时是M型人,而在考虑事情的结束时则变为P型人。这是因为,日本人在重视人际关系的同时,还认为获得周围的信赖、给人留下一个好的印象非常重要。

劳动方式“观念”的改革

时间到底是否独立于人类的感知而实际存在呢?如果从文化人类学,而非物理学的角度来考虑,那么,与其说时间独立于人类的感觉,说它已经与之融为一体可能更加准确。所以养育人类的风土人情和环境造就了不同的时间文化,让人感到有的涓涓流淌,有的一泻千里。

而面对今天这个长达3小时的会议,从我当下的心境而言,感觉时间之漫长,犹如它已经超出了物理学定律而完全停止了一般。

改革长时间劳动的工作方式,已经成为日本现今亟待解决的一大问题。但我认为,劳动方式改革之前,或许首先需要有意识地讨论的,是工作方式“观念”的改革。这样,包括你我在内,世界上那些日复一日地被剥夺去时间的上班族,或许才能够得到救赎。

标题图片:PIXTA

东海大学国际教育中心副教授。1975年出生于埃及开罗。2001年毕业于学习院大学文学系日语和日本文学专业。获该大学研究生院人文科学研究科日语和阿拉伯语比较语言学博士学位。担任NHK电视台阿拉伯语讲座讲师,并在NHK卫星频道的半岛电视台新闻中担任过天皇、皇后、阿拉伯各国首脑、巴勒斯坦民族权力机构主席阿巴斯等人的广播口译。原驻日沙特阿拉伯王国大使馆文化部顾问。主要著作有《不会看地图的阿拉伯人 不会问路的日本人》(小学馆)、《快快乐乐学会阿语》(中央出版)等。

相关报道
其它专栏

最新专题

バナーエリア2
  • nippon.com专栏
  • In the news
  • 東方
  • 客观日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