应该如何推进日本的财政重建

原田泰 [作者简介]

[2011.10.03] 其它語言 : ENGLISH | 日本語 | 繁體字 | FRANÇAIS | ESPAÑOL |

希腊财政危机及美国债务评级下调,在国际经济持续混乱的局面中,日本的政府债务余额与GDP的比率超过200%,这是极为严重的状况。经济学家原田泰在此探讨消除财政赤字的措施。

希腊的财政危机成为涉及整个欧元区的大问题,意大利的国债利率急剧上升、美国国债的评级下调等混乱持续不断。目前,经常收支盈余的日本被认为还算不错,于是投资者纷纷购进日元,日元上涨,长期国债利率进一步下降。然而,由于日元升值使日本的出口企业竞争力下降,造成股价大幅下跌。面对这一状况,政府和日本银行进行了非冲销干预(中央银行对外汇市场进行干预的手段之一。通常是中央银行在外汇市场买卖本国和外国货币,从而改变市场上本国货币供应量,达到调整汇率的目的),但因为其金额甚少没有产生预期效果。

仅从财政状况来看,日本政府债务余额(总额)与GDP的比率超过了200%,问题比希腊更为严重,利率却保持平稳。应对人口老年化的社会保障支出在无限增加,是否增加税收还难以预料。特别是东日本大地震后的恢复重建费用,也是一项沉重的负担。日本应该如何来解决财政赤字问题呢?

关于财政赤字的两种见解

在众说纷纭当中,让我们来看一看两种极为对立的见解。第一种见解是:因为国债是一种债务,所以无论增加税收也好,削减经费也好,应想方设法消除这种债务。

第二种见解是:用不着顾虑重重。国债虽然是政府的负债,但对于购买国债的国民来说却是资产。人们说国债是向下一代的借款,但它是下一代继承了现在这一代人留下的国债这种资产,只不过是返还国债的本息由未来的政府和国民去作而已,发行国债而得到的资金不是现在这一代从未来预收而来的,这一点按如下考虑就可以明白。在人口不断减少的日本,人口以现在的速度持续下降的话,最后一个日本人大约将在950年后诞生。这最后一个日本人,身兼政府和国民两方的职责。作为政府,他必须背负国债这一债务,但作为国民却继承了国债这一资产。这样一来,作为债务的国债与作为资产的国债互相抵消,最后的日本人将变为即无负债也无资产了。

日本的财政重建曾获得成功

我觉得第二种见解是正确的,却没有自信说其绝对正确。从逻辑上做不出孰是孰非的判断时,最好的方法就是参考过去的实例。下图显示的是主要国家的纯政府债务余额与GDP的比率,不是指总债务而是净债务(债务总额减去资产后的债务余额)。日本政府负有庞大负债的同时,也拥有巨额资产。重要的并不是总负债,而是净债务,这已是不言自明的。只是,即使从净债务来看,日本也仅处于略微好于希腊的水平。在此值得注意的是,2006年与2007年,纯政府债务余额与GDP的比率有了下降。也就是说,日本的财政重建曾获得成功。纯政府债务余额与GDP的比率从2005年至2007年各降了1.5个百分点,这种状态如果保持20年,其比率会降至50%,达到世界金融危机以前主要发达国家的水准,这样政府也可无需再为债务而担忧。

 

其后,这一比率急速上升,主要有以下几个原因。第一,自不待言是世界金融危机后的萧条导致的税收大幅减少。第二,为了应对世界金融危机,出现了空前的财政大支出。第三,尽管世界各国为了应对金融危机实施了空前的宽松货币政策,日本却始终不见有重大举措出台,招致了日元升值和通货紧缩,使税收进一步减少。外汇汇率是货币与货币的交换比率,其它国家的货币增加了,日本如果不增加,就会引起日元升值。日元一升值,以出口为中心的企业利润就会减少,法人税收也就相应降低。出口企业盈利减少,又会造成雇用的减少,从而陷入消费低迷,进而引发通货紧缩。日元升值,进口价格下降,也加剧了通货紧缩。通货紧缩使税收减少。第四,在世界金融危机前不久,在财源没有得到确保的情况下,增加了社会保障的支出。由于社会保障的支出是随着人口老龄化而增加的,一旦增加了对每个老年人的支出,将来的支出就会按几何级数增大。民主党政权成立以后,在所谓的社会保障与税制的一体化改革中,也没有对此进行过任何讨论。其社会保障与税制的一体化改革只是议论了增加老年人的人均社会保障支出,其部分财源靠增税来解决。如此一来,在老年人与日俱增的将来,情况将会更加恶化。

借鉴成功时期的经验至关重要

那么,应该如何是好呢?不景气终将会结束。经济萧条时期税收减少是毫无办法的,用于增加失业对策等社会保障的财政支出也理所应当。但是,没有必要以不景气为由在效率低下的公共事业方面滥用资金。如果与世界各国一样,采取宽松货币政策,就能避免日元升值,通货紧缩也不会陷于如此严重状态,从而可以避免缘于日元升值和通货紧缩的税收减少。虽然在政治上存在困难,但有必要表明绝对不增加老年人人均社会保障费用的决心。

在2006年及2007年,纯政府债务余额与GDP的比率之所以降低,是因为2006年3月之前持续施行了量化宽松政策,日元升值得到抑制,通货紧缩也没有恶化。那时,由于景气好转,企业税收增加、雇用也有所扩大,所得税和消费税都出现了增收倾向。在减少公共事业投资的同时,也控制了社会保障费用的增加,所以遏止了财政支出的增大。

财政重建,关键是要重新回到2006年及2007年成功的经济政策上去。不过,也必须考虑到人口老龄化的速度在日益加快。必须明确宣布决不增加老年人的人均社会保障支出,甚至还要予以减少;预先决定在人口老龄化达到顶峰的2050年,将消费税增至15%,加上现行的消费税,达到20%;只实行税收范围内的财政支出,分阶段地提高消费税。

(2011年9月7日)

(原文日文)

 

早稻田大学政治经济学术院教授、东京财团高级研究员。生于1950年。1974年东京大学农学系农业经济学科毕业后,进入经济策划厅工作。1979年获得夏威夷大学经济学硕士学位。历任经济策划厅国民生活调查课课长、该厅海外调查课课长、财务省财务综合政策研究所副所长、内阁府经济社会综合研究所综合政策研究官、大和综研首席经济学家、专务理事等职,后任现职。著书有《对年轻人见死不救的日本经济》(筑摩新书,2013年)、《日本经济为何发展不顺》(新潮社,2011年)、《日本国的原则——再问自由与民主主义》(日本经济新闻出版社,2007年,获得石桥湛山奖)等。

相关报道
最新报道

最新专题

バナーエリア2
  • nippon.com专栏
  • In the news
  • 東方
  • 客观日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