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本的教育第一线
杉并区立和田中学的努力

代田昭久 [作者简介]

[2012.01.24] 其它語言 : ENGLISH | 日本語 | 繁體字 | FRANÇAIS | ESPAÑOL | العربية | Русский |

日本从2011年度开始逐步实施新学习指导要领,目的在于提高学生的基础学力水平。因积极开展先进的教育实验而广为人知的杉并区立和田中学的代田昭久校长将为大家介绍“宽松教育”与新学习指导要领以及日本教育第一线的实际情况。

“宽松教育”是日本本着减轻孩子们的学习负担、确保心灵空间、培养更加自由开放的思维这一观点而实施的。比如,就综合学习时间来说,为孩子们准备了可以参加课外活动和社区活动的时间,还减少年度的总课时数,引入了“完全学校周五日制”(双休制)。然而此后,在国际学力调查等测评中,日本孩子们的学力水平明显下滑,因此,从2012年4月开始全面实施的新学习指导要领提出了“摆脱宽松”,并将各学科的课时数(初中3年,小学6年)增加约10%,重新明文载入了培养思考力、判断力、表现力与掌握基础的、基本的知识和技能等项目。

“宽松教育”的理念无可厚非

本人认为,“宽松教育”所追求的培养“独立思考能力”的理念绝没有错。即使存在问题,恐怕也是由于其理念未能获得教职员工和家长的充分理解,以及实现该理念的具体措施未能在教育第一线有效发挥作用。

战后很长一段时间,日本的学校实施的是“填鸭式教育”,将灌输知识作为重点,未能充分培养孩子们主动学习的意识和独立判断的能力。因此,日本调整方向,从填鸭式教育转向了宽松教育。减少课时数,各个学校开拓思路,设置了可以开展多样化学习活动的综合学习时间,并开设了尊重和发挥孩子们个性的选修课。

然而,为了更好地利用综合学习时间,自由设计授课内容,需要超乎想象的精力。同时,由于受教师个人素质和能力影响很大,致使每个学校的实际工作出现了较大的差距。有的学校只是简单随意地安排授课时间,敷衍了事,比如为运动会和毕业旅行等学校活动做些准备之类的例子屡见不鲜。此外,在选修课方面,要么孩子们的选择存在偏颇,要么设施和设备条件有限,孩子们未必能够选上喜欢的课程,要么教员没有余力进一步教授拓展知识面的课程,这样的例子也不在少数。宽松教育的理念及其在第一线的实践之间产生了相当大的差距,从学校来看,不可否认存在这样一种感觉——教员负担增大,一些不符合教学第一线实际情况的东西也完全委托给了学校。

宽松教育存在的另一大问题是,过度减少了课时数。为了让孩子们切实掌握最起码的知识,必须保证一定程度的课时数。由于大幅削减了课时,产生了补习的必要,反而给学校增加了负担。可以认为,由于未能充分掌握基础知识,导致无法培养“独立思考能力”,而这却正是宽松教育的重要目的。

毋庸置疑,支撑日本高度经济增长的是战后的学校教育。只求正确答案,一味灌输知识的教育方法,在稳步上行的经济发展时期确实发挥了作用。可是,达到发展的巅峰,经济进入成熟期后,价值观多样化且变化莫测的社会要求人们必须具备主动学习的意识和独立判断能力。因此,我认为大胆转变教育方针的做法应当得到肯定。我想重申的是,宽松教育所追求的理念无可厚非。

2011年度开始在小学全面实施(初中从2012年度开始)的新学习指导要领,在继承宽松教育的理念的同时,就出现的种种课题,触及了具体的解决手法,我认为这是一个巨大的进步。该要领明确指示,重要的是要确保课时数,让孩子们掌握各学科基础的、基本的知识,利用这些知识培养思考力、判断力和表现力,以及重视上述两者的平衡关系。

同时,要领在充实学生语言活动这一主题中表示,除了语文课外,还要在所有科目中培养学生的语言能力,我对此深有同感到。由于小家庭化、地域关系的淡薄化,以及手机邮件功能的普及等因素影响,孩子们的交流沟通能力不断遭到剥夺,在这样的社会环境中,为了恢复这种能力,努力充实语言活动,是帮助孩子们创造美好未来的学校才能完成的重要任务。

不过,尽管引入新学习指导要领将在一定程度上将保证学力的提升,但最终能否培养该要领推崇的“生存能力”,其成果取决于教职员工及监护人等学校相关人员能否理解这一理念,并反映到具体的教育活动中去。

成长自立,贡献社会

那么,和田中学在教育活动方面做了怎样的努力呢。

和田中学校是一家公立中学,于2003年在东京都内开创了由民间人士担任校长的先河,长期以来实施了大规模的学校改革。2008年,我做了和田中学第二任来自民间的校长,至今已有4年,而且明年,和田中学的学校改革也将迎来第10个年头。前任校长藤原和博先生与我的年龄和经历不同,管理方法也存在很大差异。但我认为有一点是共同的,就是我们有强烈的愿望,希望凭借自己在商场上的经验,“将孩子们培养成自立于社会的人”。

校长办公室里贴着“自立贡献、独立自尊”的字样

“自立贡献~奋力追逐梦想,成为贡献社会的人才~”

这是和田中学的经营目标,也就是我们的教育蓝图。对于许多孩子和年轻人来说,现在是一个难以描绘自己的梦想和希望的时代。然而,我们希望他们即使遭遇挫折和绝望,也不放弃梦想和希望,独立思考何行动,成为新社会中大显身手的中坚力量。我们在教育蓝图中寄托了这样的期待。作为初中生,为考上高中而努力自然是重要的。但是,更加重要的,是要从13岁这个处于迈向成年的年龄开始,逐步思考自己走入社会时应该如何生存下去。不能光考虑个人得失,必须作为社会的一份子来思考自己应如何行动。我认为,即便不谈去牺牲(Sacrifice),但教育孩子们胸怀关爱之心,树立贡献(Contribute)意识具有重要意义。

长期以来,和田中学校之所以能够开展各种各样的学校改革,都是因为我们有明确的学生培养目标。换而言之,除了全校师生外,我们还向各位家长及地方各界人士宣传“自立贡献”的教育蓝图,赢得了大家的理解与共鸣,并不懈努力朝着共同的方向前进,或许这就是我们能够实行改革的重要因素。

没有答案的“社会课”,了解社会的窗口

作为将“自立贡献”教育蓝图反映到具体工作中的教育活动,和田中学校长期实践着没有答案的课程——“社会课”。现代社会中存在各种无法简单给出答案的课题。一旦成年,就必须面对这样的问题,为其苦恼,并深入思考。因此,从初中开始养成与大家一起思考这些问题的习惯具有重要意义。

莲舫女士正在为和田中学校的学生授课

上课的内容涉及“初中生是否需要手机”“东京是否应该申办奥运会”“向患癌初中生告知病情是否妥当”“如果(美军)军事基地转移到了和田”“克隆人能否得到承认”等众多领域。此外,为了深入挖掘相关课题,我们还会邀请医生、律师、运动员、政治家、榻榻米工匠和区政府工作人员等各界人士来校担任客座讲师。

2010年度,围绕“和田中学的事业甄别与儿童补贴是否必要”这一主题,我们邀请了行政刷新大臣莲舫女士来校担任客座讲师,为同学们授课。

比如“我家就没有把儿童补贴用作教育费,想必实际上将该补贴用作了生活费的家庭很多”“将筹集到的资金直接作为钱款进行分配没有任何意义。应该赋予其更多只有依靠政治才能实现的附加价值”等,孩子们面对当时的大臣坦率发表意见的姿态,令我看到希望并感到十分骄傲。除了针对各种主题加深认识外,通过接触不同的意见,令他们树立“社会上存在多种观点”的基本意识,促使他们开展更加深入的思考。

代田校长使用iPad授课

然而我认为,如果只是每年聘请外部人员进行2、3次的授课活动,学生的意识不会改变,缺乏实际意义。本人亲自执教的“社会课‘NEXT’”, 1、2年级学生每月有1节课(45分钟),每年实施10次, 3年级学生隔周有2节课(共90分钟),每年实施20多次。同时,还开设了以报纸文章为题材写作200字论文的“社会课‘NEWS’”(每月1次)和以年级为单位与专业人员进行交流的“社会课‘FUTURE’”。计划在学生毕业前,至少安排50名左右的社会精英人士与学生们会面。连续性和持续性正是力量所在。

此外,从2010年度起,“社会课”开始采用iPad进行授课。我们还开发了可将个人意见实时展示给大家的应用软件,在课堂上与更多学生分享意见,这样就能了解、学习彼此的多样性。

我们发现,由于上述努力产生的积极效果,3年间,构成学生学习意愿基础的“理解理由和观点”“主动学习自己感兴趣的事物”“尊重不同意见”等数值显著提高。(图1)

培育多样化交流的街区力量

在未来的学校运营中,将学校和家庭、街区联系起来也是一项重要工作。

本着“‘好街区’创造‘好学校’,众人共建‘好学校’,亦能创造‘好街区’”的思想,和田中学校在8年前成立了发动学校周围地区居民支援学校工作的“街区本部”。在街区社会的人际联系日渐淡薄的背景下,我们有意识地启动了学校周围地区居民支援学校工作的活动,将街区社会拥有的各种资源融入到了学校的运营中。最初,为了能开放图书馆作为活动场所,我们邀请街区居民担任图书管理员,或是让他们担任管理草坪的绿地管理员,从这些身边小事开始了支援活动。后来,活动逐渐扩大,又开设了以志愿成为教师的大学生为中心的 “周六私塾”和旨在帮助孩子们通过英语级别考试的“英语班”。因媒体报道而引起热议的与民间企业合作开办晚间课程“夜SPECIAL”,也是街区本部活动的一环。现在的和田中学校,每到周六,总有近200名学生来学校参加街区本部主办的各种学习课程。

基于上述成果,7年前在杉并区的23所学校中也只能排到倒数几名的和田中学的学力水平,始终保持上升趋势,去年的成绩更是在东京都教育水平较高的杉并区内名列前茅。(图2)

我们不必为学力调查的结果一喜一忧,而且分析学力提高的原因难度也相当大。尽管如此,我仍然认为,之所以能够产生这样的结果,除了精心改善课程外,坚持相互问候和有规律的学校生活、与家庭联合培养早睡早起及吃早餐等基本生活习惯、与街区社会合作开展多样化的交流活动等旨在实现全面细致教育活动的组合手段,都起到了决定性的作用。

大地震后凸显出的日本教育的优势与劣势

大地震后,日本人的规范意识、团结、奉献精神受到了海外媒体的高度赞誉。从这个意义上看,也可以说日本长期以来的教育效果得到了充分的发挥。

然而,包括企业干部在内的领导们的迷茫失策又该如何评价呢。我想,这并非只是存在于一部分领导身上的问题,恐怕是由于许多国民未能在教育中掌握对“未来社会应该是怎样的”这一问题进行自我思考的能力。

国家的理想与教育第一线间的差距导致“宽松教育”未能有效发挥作用,在新指导要领之下,理想与教育第一线之间不能再出现落差。为避免相同状况的再次出现,对孩子们需要具备怎样的能力才能在未来的社会中实现自立这一问题,包括为政者及教育第一线人员在内,“独立思考能力”的高低将成为关键。

杉并区立和田中学校长。1965年出生于长野县。1990年毕业于庆应义塾大学经济系。同年进入株式会社RECRUIT工作。草拟了RECRUIT首个面向大学生的教育事业项目,开设了“RECRUIT BUSINESS SCHOOL”。辞职后,创立株式会社TOPATHLETE,就任董事长。2005年,开始与幻冬舍共同运营作家村上龙的官方网站《13岁的Hello Work》。2008起担任现职。

相关报道
最新报道

最新专题

バナーエリア2
  • nippon.com专栏
  • In the news
  • 東方
  • 客观日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