堺屋太一谈“大阪市长选举的意义”

堺屋太一 [作者简介]

[2012.06.12] 其它語言 : ENGLISH | 日本語 | 繁體字 |

11月举行了大阪府知事和大阪市市长的“双重选举”。为何一场地方选举会如此引人注目?同时它将在国家层面产生怎样的影响?桥下新市长的智囊人物堺屋太一对此作了分析。

官僚支配下的行政机构

在大阪府知事候选人松井一郎(中)的竞选演说会场上(右)。左端是桥下彻(2011年11月10日摄。招片提供: 产经新闻社

19世纪60年代的明治维新瓦解了长期闭关锁国的德川幕藩体制,成为日本开放国门并迈向近代化的开端。今天,日本又出现了仿若明治维新的国家变革之势头。

在去年11月27日举行的大阪府知事和大阪市市长的“双重选举”中,“大阪维新会”推举的候选人松井一郎和桥下彻双双获胜。特别是“大阪维新会”的代表桥下,果断辞去了大阪府知事一职,参加了“低一级别”的市长选举,取得了绝对性胜利。要理解他为何采取这样的行动,有必要谈一谈日本特殊的行政机构及其带来的“大阪悲剧”。

日本特殊的行政机构

如果将日本的议会、内阁、官僚组织的相互关系,与同为议院内阁制的英国作一比较,其“独特性”便一目了然。在英国,内阁处于“中心”地位, 受理议会的全部质疑。即使向官僚组织征求意见,与议会的接触也完全由内阁负责。而在日本,官僚组织则向国会议员“做工作”,直接“要求”“通过法律”、“纳入预算”等。议员只依赖于来自官僚的信息行事。如果说内阁的职能,那就是照搬官僚的意见,谨慎小心地履行政治上的手续。

官僚主导的统治也同样反映在地方自治体——都府道县——之中,国家与地方的官僚组织之间有着根深蒂固的联系。在都府道县一级,管理官僚组织的是知事室,仅有知事勉强把握着整体情况。而全国47位知事中,竟有34人是原国家官僚。这就是日本行政机构的现状。

具体到大阪,就是大阪府和大阪市并存。在我出生的1935年前后,出了大阪市便几乎全是田园旷野,地铁等公共交通以及上下水道等都市功能,由市来承担就足够了。但是,经济高速发展之后,情况发生了巨大变化。据2010年的统计,大阪府的人口为880万,而大阪市的人口为270万。也就是说府也有必要具备都市功能。因此,大阪府、大阪市的“双重行政”特征愈加显著。

“类似的工作”由府与市分别承担,或是双方成立了相同的机关与设施,造成令人难以置信的低效率和巨大的浪费。再加上 “东京一极集中(指日本的政治、经济、文化、人口以及社会资源和活动过度集中于东京及周边各县——译注)”的影响,大阪失去了经济中枢与信息传播重地的功能,形同承包给了中央政府,无论在事业上还是职权上谋求既得权益的现象日趋严重。民需减少,官需相对提高也是造成这种状况的原因。

向这种地方政府形态发出挑战的便是此次的“双重选举”。作为府知事取得了一定成绩的桥下在此次选举中,表明将作为市长着手进行市政府改革和消除“双重行政”,从而获得了绝大多数选民的支持。

“桥下改革”能否改变官僚组织

为了冲破“双重行政”,“维新会”提出了“大阪都构想”。简单地说,就是解体现行的府与市的框架,重新构建大阪都和数十万人口规模的基础自治体(形成大约10个特别自治区)。如果这个构想得以实现,那么基本的居民服务则由基础自治体承担,而广范围的公共服务和重大政策则由大阪都承担。

这让人听似简单,但付之实行却不容易。它需要在大阪府议会、大阪市议会以及同样是政令指定城市的堺市议会通过决议,还要在居民投票中获得多数赞成,而且国会修改地方自治法也必不可缺。另外“反对势力”也很强大,毫无疑问,就是那些在这一改革过程中,因“高效化”而丧失权利、失去官职的官僚和公务员。

“公务员制度改革”是与自治体重组并行的“桥下改革”的重点。日本的公务员,并非“职业”而是“身份”。它与能力与努力无关,仅凭就职时的考试和在职年数的增加而出人头地,工资也逐年递增。原则上,中途也不会被开除。令人难以置信的是,公立学校的教师5年“缺勤” 竟然每月照领工资。不想让“身份”受到威胁,是人之常情。但是,国家也好,大阪也好,已不再有继续容忍这种事情的余地。

在大阪府议会中,“维新会”成员占据了过半数议席。已提交的大阪府教育基本条例和职员基本条例,毫无疑问将会通过。这些条例规定中包括,对工作成绩不佳的教员及职员要予以处分并可以开除、全面禁止公务员“下凡”府内的公益法人机构等,这些规定带来的影响定会很大。被认为是官僚与工会互相合谋勾结而坚不可破的公务员 “身份制度”, 也许会因此次条例的实施而有所突破。

从“大阪悲剧”中复生及日本的改革

重复强调的是,为了实现“都构想”,国会必须修改法律。反过来说,就是要在国会上“检验”各个政党及国会议员的立场:面对受到绝大多数大阪选民支持的改革,是赞成还是反对?如今“都构想”确实已经不只是大阪的一个地方性问题了。

我曾作为通商产业省(当时)的官员参与了1970年在大阪举办的日本世博会的准备工作。当时的大阪曾是金融、纤维、家电等产业的中枢,还有关西歌舞伎和关西文坛。就说现在代表日本文化的漫画,当时许多凌驾于东京的人气作家,也都是以大阪为中心活动的。那曾是大阪的“辉煌时代”。

同时,直至上世纪80年代前后,大阪还一直是新型产业和产业形态的发源地。超市、便利店、预制板装配式房屋、搬家中心等,发祥于大阪的产业不胜枚举。但随着“东京一极集中”趋势的扩大和“双重行政”矛盾的加剧,大阪开始衰退,日本不再有新型产业问世。

大阪的复兴不仅仅是为了大阪,也是从地方发起挑战,以恢复因中央集权而丧失的日本的活力。我认为如果“都构想”能够走入正轨,公务员的权益构造能够得以纠正,那么我认为,大阪人的所谓 “进取的天性”——不好听地说就是“浮华的性格”——就会充分得到发挥,再次诞生出各种新的产业、新的产业形态和新颖奇特的设计。

幕府末期,大多数的日本人都被一种“尊皇攘夷”的思想(敌视外国人的思想)所禁锢,其背景在于闭关自守的幕府政权的宣传。幕府将外国人的面孔在浮世绘版画上描绘成妖魔鬼怪,广为散布。它与今天在围绕TPP(跨太平洋战略经济伙伴关系协定)问题上,农林水产省官僚主张“外国农作物很可怕”的言行,如出一辙。如果“开放国门”,那么将国内农业据为特权的权限便丧失殆尽。这种认识与幕藩体制中武士特权阶级没有任何差别。顺便说一下,进入明治时期后出现在浮世绘版画上的外国人,毫无例外地都画成了的俊男倩女。日本人就是这样的一个民族。

明治维新并不是幕府改革的结果。高杉晋作等人发起政变,长州藩掌握了实权,这才是维新的开端。从地方燃起燎原之火的讨伐幕府运动,经过3年多艰难曲折的历程,最终取得成功。在日本,以太平洋战争为界,政治体制变革也是雷厉风行的。我想再次指出,改革之路困难重重,然而趋势一旦形成,也许改革目标的现实会出乎意外之快。

地方自治法修改方案,预定提交予1月开幕的定期国会常会进行审议。

※原文日文刊登于2011年12月29日。

编辑:南山武志
摄影:久山城正

1935年生于大阪府。作家、经济评论家。东京大学经济系毕业后,于1960年进入通商产业省(现在的经济产业省)。积极推进了1970年大阪世博会的计划与实施并取得成功。1975年作为作家登上文坛,1978年辞去官职,专事写作与评论活动。1998年7月至2000年12月任国务大臣及经济企划厅长官。2011年12月,被桥下彻大阪市长和松井一郎大阪府知事聘用为大阪府市统一总部最高顾问。

相关报道
最新报道

最新专题

バナーエリア2
  • nippon.com专栏
  • In the news
  • 東方
  • 客观日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