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2年的国内外经济并非黯淡无光

伊藤元重 [作者简介]

[2012.03.09] 其它語言 : ENGLISH | 日本語 | 繁體字 | FRANÇAIS | ESPAÑOL |

在欧洲财政金融危机以及各国政府相继换届和选举的形势下,2012年的世界经济面临诸多风险。虽然悲观论占据优势,但东京大学教授(国际经济学)、综合研究开发机构理事长伊藤元重认为,摆脱一味悲观的前景预测,从不同的观点来考察国内外经济,是非常重要的。

2012年的世界经济,在欧洲财政金融危机的重压下艰难起航。今年,包括美国、中国在内,世界许多国家还将进行政府首脑的换届和选举。严峻的经济形势和不稳定的政治局面,令世界经济在多层面上面临着风险。

在这种状况下,悲观论占据了上风。笔者也不否认世界经济正面临着严峻的下行风险。但是正因为如此,我们需要思索,如果以有别于一味悲观的观点来考察国内外经济,将会得出怎样的结论?这种考察是很有意义的。

左右今年世界经济走向的,是国内生产总值(GDP)位居世界第1和第2的美国和中国。美国经济是否会稳步复苏?中国经济在过热之中能否避免硬着陆?这两点备受世人瞩目。遗憾的是欧洲经济状况依然严峻,只能期望金融危机不会进一步恶化。

美国:昏暗中的一线光明

首先是美国。从经济指标来看,明暗要素并存。是经济复苏?还是进一步恶化?其方向性反映出不稳定的美国经济现状。消费低迷、就业迟迟不得改善、住房价格暴跌等,美国所处的环境相当严峻。不过,这种状况中也并非没有机遇。

美国经济因雷曼兄弟事件和次级贷款问题造成的不动产价格暴跌而大伤元气,但这主要是消费者的创伤,生产者毫发无损,拥有充裕的资金。

消费者在住房价格下跌和雇用低迷中苦苦挣扎。不过,在美国的结构调整这一意义上,消费低迷也有其积极的一面。过度消费引发的泡沫,是美国经济恶化的原因。消费者再稍事储蓄,经济需求重心转向出口,这就是奥巴马总统试图推进的经济政策。美元贬值与消费低迷正处于这一系列环节之中。接下来就只等美元贬值顺利扩大出口了。这样的调整是苦涩的选择。消费低迷的负面作用如果过大,经济会进一步减速。不过,可以感到雇用等经济指标从年初开始呈现出喜人的动向。期待这种走势会进一步增强。

中国:期待政府干预的有效性能够继续

雷曼兄弟事件后,中国通过实施大胆的经济政策,使经济迅速得到恢复,但经济异常过热问题日渐明显。如同许多新兴国家在泡沫经济崩溃后陷入了货币和金融危机一样,中国也面临着硬着陆的风险。但是,就近半年的动向来看,中国政府似乎在抑制经济过热和软着陆方面取得了成功。

中国经济的最大长处,在于政府所掌握的经济控制权。操纵庞大财政资金的政府,过去也曾对金融机关实行了大胆的资金投入,从而避免了金融危机。虽然中国政府的干预性经济政策是否会永远行之有效还无从可知,但在目前,不得不期待它的有效性。

国际货币基金组织(IMF)2012年经济增长率预测

世界整体 3.3%
美国 1.8%
欧元区 -0.5%
  德国 0.3%
  法国 0.2%
  意大利 -2.2%
  西班牙 -1.7%
英国 0.6%
日本 1.7%
中国 8.2%

出处:IMF《世界经济展望》(2012年1月24日修订版)

日本:重建需求巨大,又有国债贬值风险

再来谈谈日本经济。因有东日本大地震后的重建需求,所以宏观经济展望不错。在长达10余年的通货紧缩中,日本经济一直苦于需求不足,而震后重建巨大地刺激了需求。说到重建需求,存在着只重视政府财政的倾向,实际上由民间企业、消费者在重建行动中创出的民需部分也值得关注。

与目前的经济走势相比,日本经济动向中备受注目的是日本将如何应对中长期的经济结构问题。野田首相下定决心积极推进包括提高消费税率在内的财政健全化。健全财政对日本来说是极其重要的。但是,由于增税是政治上的难题,至今以来的多届政府都将这一问题一拖再拖。野田政权着手积极推进财政健全化,实为可喜之举。但必须注意的是,由于野田政权的基础未必强固,存在着由此引发政治混乱,导致财政健全化进一步拖延的风险。

在通货紧缩下,巨额的储蓄资金流入金融市场,因此日本的国债价格一直稳定在很高的水准;但是,如果政治呈现不稳定状况,并且财政健全化无望早期实现,那么就不能否定日本的国债价格有大幅下跌的可能。在政治的三大关键时节——3月(通过2012年度政府预算)、6月(定期国会闭幕)以及9月(召开临时国会),这种动向将会如何发展,有必要予以密切关注。

改革供电体系,多方位刺激地方经济

日本面临的另一个重大结构问题,是处理核电站事故和供电系统的改革。以福岛第一核电站核事故为契机,国内许多核电站一直处于停运状态。继续这样下去,日本的电力供应状况将十分严峻。不过要指出的是,从中长期来看,供电系统也有一些令人可喜的动向。日本的供电系统,是由10家电力公司分别在各个地区直辖发电、送电与零售,几乎属于地区垄断状态。所谓的配给制的供电体系,电费根据综合成本方式计算决定,在世界上也是屈指可数的高电价。

核电站事故后,改革供电体系的呼声日渐高涨。出现了将发电与输电分离、同时积极推进上至发电下至零售的自由竞争主张。关于电力改革,今后将会出现更加激烈的争论,如果电力系统能够变为欧美那种分散的市场竞争型结构,那么可以预料,其转型将为日本的地方经济带来多方位的刺激。

制定促进革新的发展战略

最后,还想说一说在日元升值过程中企业加速向全球推进的问题。如果日本汽车、家电等产业加速向海外投资建厂转移产能的步伐,将会引起国内的雇用不安。特别是包括承包公司在内,对拥有大量制造业工厂的地区,将会造成极大的经济影响。不过,从日本整体来看,企业向海外拓展,对提高日本产业的竞争能力和促活经济,都是十分必要的。所以不应将这种动向悲观地认为是日本产业的空心化,而应将其视为产业结构的重大转型期,必须在这个过程中解决地方经济的雇用问题,探求活化国内经济之路。

限于篇幅,不能详细论述。诸如将亚洲各国的发展融入政策制度设计、在老龄化进程中扩大医疗及护理等领域的雇用,并且要培育能够取代汽车、家电的新一代产业等,时代要求我们拿出这种促进变革创新的发展战略。

学习院大学国际社会科学系教授。东京大学名誉教授。1993年起担任东京大学经济系教授(1996年起任研究生院经济学研究科教授)。2006~2014年任综合研究开发机构(NIRA)理事长。2016年起任现职。著作有《产业政策的经济分析》(东京大学出版会,1988年,获得日经经济图书文化奖)、《经济危机给世界带来了什么》(东洋经济新报社,2009年)、《研讨教学 现代经济学入门》(日本经济新闻社,2011年)等。

相关报道
最新报道

最新专题

バナーエリア2
  • nippon.com专栏
  • In the news
  • 東方
  • 客观日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