外籍护士问题:大胆变革乃当务之急

胁阪纪行 [作者简介]

[2012.06.26] 其它語言 : ENGLISH | 日本語 | 繁體字 | FRANÇAIS | ESPAÑOL |

基于EPA(经济伙伴协定),日本于2008年启动了外籍护士及护工候选者接收项目。而接收过程出现了许多问题,因此必须做出大胆尝试,寻求改善。

国家资格考试合格者相继回国

自与印度尼西亚和菲律宾签署经济伙伴协定(EPA)后,日本开始接收海外人员到国内从事看护和护理工作,至今已4年时间。来日后接收单位的负担,以及国家资格考试对外国人而言的难度问题等一直广受议论。而今年春季又出现了新的问题,一些通过了国家资格考试的护理师依然选择了回国之路。

公开这一问题的,是厚生劳动大臣小宫山洋子。在5月8日举行的新闻发布会上,小宫山大臣表示,2012年,36名护理师国家资格考试的外籍合格者中已有2人回国,另有4人也在计划回国。参加护理师考试,必须经历3年的实习期,所以今年的合格者正是签署EPA协定以来的首批合格者。尽管小宫山大臣称:“其中虽然存在一些由于赴日时未曾预料到的原因,比如照顾患病家人等而不得不回国”,但六分之一的合格者选择回国这一事实给有关人士带来巨大的冲击。

现实与外籍护士候选者的理想相距甚远

当然,“回国问题”原本是伴随候选者难以通过国家资格考试而出现的问题。

2008年首批赴日的104名印尼护士候选者中,在过去4次国家资格考试中的合格者共有24人。另有27人获准在原定的3年逗留期限上延长1年,以便参加2012年春季的国家资格考试,但此次合格的仅有8人,其余19人则必须回国。

曾经梦想在日本从事护士获护工职业的年轻人们,或是失意而归为,或是资格考试合格后仍然选择了回国之路,这是为什么呢?究其背景,可以指出以下几点原因。

第一,是日语水平有限和国家资格考试的问题。

护士资格考试的合格率,第一次考试(2009年)时为0%,第二次(2010年)、第三次(2011年)逐步提高,分别为1.2%和4%,今年上升至两位数,达到了11.3%。然而即便如此,与包括日本考生在内的高达90.1%的整体合格率相比,差距极大。而护理师资格考试的合格率,今年虽然较高,达到了37.9%,但也仅为包括日本考生在内的整体合格率63.9%的一半强而已。

第二,是EPA候选者的需求及期待与赴日后实际生活之间的差异。

在本国接受过专业教育,且具有实践经验的候选者在日本的工作一线也可谓是能够立刻派上用场的人才。但是,在取得职业资格以前,他们只能担任“助手”。在本国,他们与医生一同分担患者的治疗工作,充满了职业的自豪感;然而到了日本,他们却是以照顾患者的身边琐事和协助日本护士为主要工作的。因此,赴日后,他们首先要饱受艰辛适应工作现场的不同习惯和思维方式,同时还必须应付繁重的日语学习。

另一方面,也有不少候选者对日本的工资水平大大高于本国水平而感到惊讶。农业和缝制业等行业经常爆出外国研修生被克扣薪水的问题,但在护士和护工行业却很少出现这种问题。手握拼命攒下的薪水,一些人为了与身在祖国的家人重逢而选择回国,也是不足为奇的。

相关工作尚不到位

日本方面从未疏于做出改善努力。

印度尼西亚第一批候选者赴日前,既没有受过任何日语研修,也没有像样的教科书。之后,引入了赴日前的研修制度,今年的研修时间更是延长到了6个月。如此一来,候选者们就能在赴日前掌握日语的读写能力,赴日后为期6个月的研修,则将重点放在日语交流能力、日本文化及习惯、护理工作心理素质等方面,由此减轻候选者与接收单位双方的负担。厚生劳动省已从去年的国家资格考试开始,在试卷中的复杂汉字上加注了发音,从明年起将对所有汉字加注发音,并延长外国人的考试时间。同时,为了防止对日情绪恶化,日本驻印尼大使馆还在积极开展帮助归国人员进入日企就业等工作。

此外,今年正在越南招募候选者,计划从明年正式来日。针对这些人员,日本准备进一步加强上述培训工作。赴日前的日语研修将延长至一年,力求让大家在赴日前掌握日常对话能力。相关费用则由日本政府的发展中国家开发援助(ODA)资金提供。今年4月访日并签署了日越双边协定的阮晋勇总理表示:“正如生活在越南的日本人觉得最大的难题是越南语一样,在日本生活的首要问题就是学习日语。希望候选者们在赴日之前都能掌握足以通过考试的日语能力。”

然而,上述努力是否就足够了呢?

针对护理师资格考试合格人员的回国问题,厚生劳动省将采取新的方针,即在护理设施(养老院)与候选者签订雇佣合约之前,向其确认在通过日本的资格考试后是否会留下继续工作。可是,各个候选者本应拥有可以选择将在哪家福利机构工作的权利。日本政府所能做的,只是鼓励他们继续在日本从事护理工作。通不过国家资格考试就强迫其回国,而通过了考试又强迫其留在特定机构一直工作,这样的理论作为国际社会的常识来说,恐怕是行不通的。

另一方面,赴日前的候选者与医院或护理机构间如何对接也是一个棘手的问题。首先要找到愿意接收的单位,才有可能在日本工作。对前往当地进行面试的有关单位负责人来说,都希望找到更优秀一些的人才。于是,据说还出现了这样一种情况,尽管在赴日前接受了长时间的日语研修,却因为找不到接收单位而不得不放弃日本之行。

采取更为根本性的改善措施

或许正是对于上述情况的一种反映,来自印尼和菲律宾两国的赴日人数正呈现出减少趋势。随着全球整体进入老龄化社会,即使不去日本,也很容易在欧美各国和新加坡等地找到工作。如今这个时代,掌握了专业技术的人们,跨越国境的无疆界往来日益频繁。或许日本应该考虑调整相关制度,只要具备日语能力和一定的专业知识,就允许其持短期工作签证入境。

希望在日本这样一个老龄化发达国家的医疗一线工作、学习,这种需求在亚洲是很大的。然而,现在已经出现了下述征兆——无论日本如何大力宣传,招揽护理人才,人们都不再愿意理会。为了避免这种局面,恐怕必须跳出制度的框架,推进大胆的变革。 (2012年5月18日)

标题背景图片:产经新闻社

生于1954年。朝日新闻论说委员(负责东南亚、欧洲等方面)。1979年进入朝日新闻,90年起常驻曼谷的亚洲总局。97年起担任亚洲主管论说委员。供职于外报部后,于2001年起担任比利时布鲁塞尔支局长。06年起任现职。著有《大欧洲时代—来自布鲁塞尔的报告》(岩波新书,2006年)。

相关报道
最新报道

最新专题

バナーエリア2
  • nippon.com专栏
  • In the news
  • 東方
  • 客观日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