核武装韩国?

木村干 [作者简介]

[2012.08.01] 其它語言 : ENGLISH | 日本語 | 繁體字 |

由韩国执政党新国家党出马宣布参加总统竞选的郑梦准,提出了“韩国核武装”的主张。应该如何理解韩国国内的这种动向?朝鲜半岛问题专家木村干教授从东亚的“核保护伞”角度为我们进行了解说。

在韩国,为了迎接12月的总统大选,候选人之间的前哨战已进入白热化阶段。那些预计在选举中处于劣势的弱小候选人表现得尤为活跃。他们必须在执政党和在野党党内的预选,尤其是预选的开盘战中存活下来,所以都在大造声势,以赢得多方认同和支持。正因为如此,这些人的口中不时会冒出一些过激的言辞。我们从中可以看到一条界线,它清楚地划分出哪些东西是为韩国政治所容忍的,哪些则是无法容忍的。

总统大选预选候选人的“韩国核武装论”

其中之一,是由韩国执政党新国家党出马宣布参加总统竞选的原大国家党代表郑梦准的言论。他在6月4日的记者招待会上宣称:“为了遏制北朝鲜的核武器,韩国也应该搞核武装。”郑梦准认定“北朝鲜的核武装已成为不争的事实”,“促使朝鲜半岛无核化的外交努力已经失败”。尽管如此, “韩国却依然不为所动,还在继续指望着美国的核战略保护”,他表示:“为此韩国也应该立刻拥有自己的核武器。”

然而,今年5月朝鲜日报进行的舆论调查显示,郑梦准的支持率仅有1.5%,因此他在新国家党内的预选中获胜并进入总统大选的可能性几乎为零。郑梦准是出生于现代集团家族的贵公子,曾为2002年韩国成功申办世界杯立下了汗马功劳,而十年后的现在,他也不过是众多泡沫候选人(指虽然参选,但无实力胜出的候选人——译注)中的一个。尽管如此,他的言论之所以引人关注,既不是因为他主张核武,也不是因为他主张对北朝鲜实行强硬路线。问题的关键在于他明确地提出了韩国“完全依赖于美国的核战略”的局限性。

围绕北朝鲜和中国的国际关系

此番言论出现的背景因素,无疑是现今韩国所面临的微妙的国际局势,其根源在于北朝鲜推进的核武装。正像郑梦准所说,北朝鲜的核武装已是既成事实,但国际社会未能对此采取有效的对策;再者美国对东亚事务的干预力度降低,并在探讨削减驻韩美军问题。虽然李明博当选总统后美韩关系有所改善,但在世界性的经济萧条中,美国缩减军费已成为大势所趋。况且,同样大选临近的美国不仅对朝鲜半岛局势等闲视之,甚至没有任何征兆显示舆论将会认真探讨这个问题。

笼罩在韩国上空的另一团乌云是中国日益扩大的影响力。与日渐消退的美国影响力形成对比,中国的国力不断增强,以至于对韩国造成了巨大的压力。与南海紧张的局势不同,中韩关系中最大的问题并不是军事上的紧张关系,而是韩国在经济上日渐加深的对华依赖。截至2010年,韩国对中国的出口份额已经占据了整个出口的将近40%,对华依存度的上升,再加上两国6倍之多的市场规模差距,极大约束了韩国对中国采取行动的自由。

如此一想,我们就会明白郑梦准为何要在参选的重要纲领中,提出“核武装”这种十有八九得不到国际社会认可的主张了。也就是说,这里流露出的,是在北朝鲜的核武化和中国的日益发展所带来的威胁中被置于孤立无助状态下的韩国的焦虑。一旦被美国抛弃,就只有依靠自己的力量保卫自己的国家。“核武装”可以说就是这样一个象征,起着一种“恫吓”的作用。

这样的状况不禁让人联想起在二十世纪七十年代,韩国也曾一度着手核开发的事实。当时的背景原因同样是国际局势的变化。美国在越南战争中失败,国际局势走向缓和,在这样的背景下,1976年的美国总统大选中,主张全面撤回驻韩美军的卡特当选总统。这样的形势一度使韩国走上核武装之路。由此可以看出,美国在朝鲜半岛的举措,与这一地区的“核”动向有着密切关系。

不过,这一结论并不意味着韩国会在近期走上“核武装”之路。毋庸置言,以韩国的国力,是无法单独对抗中国的,少量的核武器也不会从根本上打破中韩之间的军事平衡。相反,一旦踏上核武装之路,美韩同盟毫无疑问会出现致命裂痕,想必韩国不会铤而走险。从这个意义上来看,郑梦准的发言终究不过是一个泡沫候选人的赌博,而且也看不出收到了任何成效。

东亚的“核保护伞”

然而,重要的并不在于此。需要指出的是,长期以来为东亚单方面提供着“核保护伞”的美国,随着战略重点的转移,必然会对这一地区的核武器状况带来重大影响。反观北朝鲜,也是因为之前一直向其提供核保护伞的中苏两大国开始向日美韩三国靠近,才真正开始在核武器方面有所行动。失去了核保护伞的国家为了寻回保护,便开始尝试准备属于自己的“保护伞”。从这个意义上来看,东亚的局势其实极其简单。

如出一辙,我国也存在同样情况。日美关系的恶化,会使我国的安全保障陷入危机,顺势而生的便是独自拥有核武装的争论。但是,多多少少地增加一些核武器,是不可能打破这一地区势力平衡的,相反,我国因此失去的东西将无以数计。就像美韩同盟之于韩国,日美同盟对我国来说,同样起到了抑制我们进行无谓的军事冒险的重要作用。将美国留在这一地区的重要性不言而喻,韩国的例子便是最好的证明。

(写于2012年6月26日)

神户大学研究生院国际合作研究科教授、NPO法人泛太平洋论坛理事长。1966年生于大阪府。京都大学研究生院法学研究科博士课程退学。法学博士。历任哈佛大学、高丽大学、世宗研究所、澳大利亚国立大学、华盛顿大学等机构的客座研究员。主要著作有《韩国“权威主义式”体制的确立》(Minerva书房,2003年,获三得利学艺奖)、《韩国现代史——总统们的荣光与挫折》(中公新书,2008年)等。

相关报道
最新报道

最新专题

バナーエリア2
  • nippon.com专栏
  • In the news
  • 東方
  • 客观日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