濒危的鳗鱼资源——最大消费国日本应采取的对策

井田彻治 [作者简介]

[2012.11.16] 其它語言 : ENGLISH | 日本語 | 繁體字 | FRANÇAIS | ESPAÑOL |

目前,廉价的进口鳗鱼加工品已为越来越多的日本人所接受,而全球鳗鱼资源正在急剧减少。为此,日本有责任为保护鳗鱼资源率先采取行动。

今夏,养殖鳗鱼的“原料”鳗苗——“鳗线”出现鱼荒,导致了鳗鱼供应紧张和价格上涨,引起人们的极大关注。鳗鱼资源之所以陷入了堪称危机的境地,除了河川环境受到破坏外,最主要的原因还是在于缺乏鳗鱼资源的管理对策,以及由此招致的滥捕行为。日本的鳗鱼消费量占到全球总消费量的70%以上,这意味着日本的相关行业、渔民、政府乃至消费者都对此负有巨大的责任。

只能依赖于天然资源的鳗鱼养殖

近几十年来,无论是鳗线还是河川湖沼中鳗鱼亲鱼的产量均出现了急剧减少的现象。1961年时,鳗鱼亲鱼的全年捕捞量甚至接近3400吨,而现在已锐减至不到200吨。2011年,按成鱼换算后的日本国内鳗鱼消费量约为56000吨,因此被称为“天然鳗鱼”的这些捕捞鳗鱼还不足总消费量的0.5%。我们日常食用的鳗鱼几乎都是国内外养殖池中培养出来的“养殖鳗鱼”。

然而,由于鳗鱼的人工养殖技术还远未达到可投入实际应用阶段,因此虽说是养殖鳗鱼,也是将捕获的天然鳗线放入池中投喂饵料饲养长大的。也就是说,我们的鳗鱼消费其实全都依赖于天然资源。而如同鳗鱼亲鱼一样,鳗线的捕获量也从1963年的230多吨锐减到了现在的不足10吨。本季的捕获量再次低于10吨,连续第三年遭遇了极端鱼荒。鳗鱼资源枯竭的危机日益凸显,长此以往鳗鱼将濒临灭绝的忧虑,如今已逐渐成为现实。

截至20世纪80年代后半期,日本国内的鳗鱼产量通年在4万吨的水平上波动,此外,每年还从台湾进口2万5千吨至4万吨左右。而这种形态在1987年前后开始发生变化。其契机之一,是面向日本市场的鳗鱼养殖业在中国蓬勃兴起,利用廉价劳动力加工的鳗鱼产品进口量出现了猛增。1988年的鳗鱼加工品进口量达到3万吨,几乎是87年的两倍,之后一直保持增势。2000年,日本从中国和台湾进口的鳗鱼超过13万吨,创造了历史最高纪录,国内流通量达到史无前例的近16万吨。这意味着在15年左右的时间内,增长了近两倍。

中国中转或加工,“薄利多销”已成固定模式

日本的鳗鱼消费出现爆增,价格一落千丈。过去在鳗鱼专营餐馆内食用价格较高的烤鳗(日本称“蒲烧鳗鱼”,将鳗鱼去骨后切成适当长度,淋上以酱油为主的佐料,串上竹签烧烤而成的日式烹制方法——译注)这种消费形式也大大改变,便利店内的便当、超市内加工好的盒装烤鳗等变成了鳗鱼消费的主流形式。据称,如今人们在鳗鱼专营餐馆的消费仅占总消费量的三成左右。在报价上也远低于专营餐馆,鳗鱼市场中“薄利多销”的消费趋势已经深入人心。为了应对来自中国的盒装烤鳗加工品的大量涌入,日本国内企业也不得不开始转向生产和销售加工品,这也促使了消费形式的转变。

不过,短期内的“多销”只会导致原本就已趋于枯竭的鳗鱼资源进一步恶化。日本鳗的捕捞量还在继续减少,经中国大批量进口到日本的欧洲鳗已被列入了旨在管控濒危野生物种国际交易的华盛顿公约的管控对象物种名录。

缺乏实效性的水产厅紧急对策

在鳗鱼资源危机日趋严重的情况下,这种薄利多销型的消费模式不可能一直维持下去,这是毫无疑问的。然而,日本的鳗鱼销售、流通和消费结构却看不到明显的变化。最典型的例子就是,尽管资源枯竭问题已经如此严重,在鳗鱼价格暴涨的情况下,便利店和超市仍然借着“夏季的土用丑日(农历立秋前的18天为夏季的土用丑日,日本人相信鳗鱼有改善食欲、增进体力的效果,习惯在这一天吃鳗鱼消暑——译注)”之际,鼓动人们消费廉价的鳗鱼产品,其中,还有一些企业甚至不惜降价来维持“薄利多销”。

行政措施的缺失更是助长了问题的严重性。尽管这是一种重要的渔业资源,但日本却几乎没有掌握任何关于鳗鱼资源量和捕捞量等情况的可靠数据。没有数据,自然就无法把握合理适当的捕捞量,除了部分县之外,资源管理工作完全没有展开,这些都是当前的现实状况。在鳗鱼资源减少的背景下,研究人员中早就发出了要求针对鳗鱼资源实施科学调查、引入渔业管制政策的呼声。但水产厅等政府部门却置若罔闻,事态发展到今天这种地步,它们负有重大责任。针对鳗鱼国际贸易的管理也不够到位,国际贸易中存在着不透明的成分,这早已是相关业界之间的公开秘密。

由于资源的极度减少和鳗线价格的高涨,水产厅也终于在今年6月末整理出了紧急对策,声称将促使有关方面采取措施,减少捕捞即将产卵的鳗鱼亲鱼并确保鳗线能够回游到河中。但该对策不具有强制力,自治体相关人士纷纷对其实效性提出了质疑。

6月中旬,水产厅负责人访华,与中国农业部负责人举行了首次磋商。不过,实质性的讨论只有半天时间。日方提出参观养殖设施的要求也未能实现,下次磋商的日程也未确定。7月末,基于日本的倡议,日、中、台三方就在三者间建立保护鳗鱼资源的合作框架事宜达成共识,并决定继续研究管控捕捞行动的问题,但由于数据不足等原因,要想实现具有实效性的国际合作仍有很长的一段路要走。

日本国内的资源管理对策乃当务之急

为了恢复鳗鱼资源、实现可持续利用,当下最重要的工作是在日本国内贯彻资源管理,实现市场的合理化发展。必须大幅减少鳗线的捕捞量,并加强海关对不透明的进口的管控工作。

日本作为最大的消费国,如果不推进国内对策,那么即使呼吁相关各国合作开展资源管理,也不可能获得理解,而且只要存在不透明的国际贸易,就无法提高实效性。日本拥有全球最大的鳗鱼市场,假如不率先采取行动,履行长期以来从未履行的责任,就无从实现鳗鱼资源的管理。为了控制在河川及沿岸区域对鳗鱼亲鱼的捕捞行为,并获得准确的统计数据,由鳗鱼生态问题专家、东京大学大气海洋研究所塚本胜巳教授主导,日中韩等国行业相关人士共同参加的“东亚鳗鱼资源协议会”于今年3月提出了国家统一管理鳗线捕捞活动等建议。

消费者与支撑消费的流通行业也负有重大责任。因进口鳗鱼短期内的大量涌入,过去曾是高级食材的鳗鱼不知不觉中成为了便利店和超市内大量销售的廉价食材。在进口鳗鱼大量涌入导致价格暴跌的时期,每公斤鳗鱼的平均价格仅为800日元左右,而目前每公斤鳗鱼成鱼的价格在2000日元以上,似乎有些贵。但考虑到过去不少成交价格都在1800日元以上,那么现在的价位还称不上“高涨”水平。

我们必需以此为契机,促使鳗鱼商业模式的转型,从一时间的泡沫中形成的现行“薄利多销”“量胜于质”向“质胜于量”转变。不然,资源减少的问题将进一步恶化,食用劣质产品的消费者会抛弃鳗鱼,从而加速整个鳗鱼行业收益状况的恶化和行业基础的瓦解,形成一个永远摆脱不了三重苦的恶性循环。其最终结果将是鳗鱼资源和鳗鱼捕捞业的崩溃。鳗鱼捕捞业、养殖与加工、销售流通的相关从业者,更重要的是“只图便宜”的日本消费者必须转变思想,采取负责任的行动。

(2012年9月11日)

共同通信社编辑委员(负责环境、能源、开发问题)。生于1959年。1983年东京大学文学系毕业后,进入共同通信社。2001年至2004年,任华盛顿支局记者(负责科学方面新闻报道)。长期致力于环境与开发问题的采访报道,并对政府间气候变化专门委员会总会、华盛顿公约缔约国会议、环境与开发峰会(约翰内斯堡)、国际捕鲸委员会总会等众多国际会议进行了采访报道。著书有《青花鱼比金枪鱼腩更贵之日——处于危机中的全球渔业资源》(讲谈社现代新书)、《鳗鱼 倾诉地球环境的鱼类》(岩波新书)、《何为生物多样性》(岩波新书)等。

相关报道
最新报道

最新专题

バナーエリア2
  • nippon.com专栏
  • In the news
  • 東方
  • 客观日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