探究“鱼鹰”争论的本质

辰巳由纪 [作者简介]

[2012.11.20] 其它語言 : ENGLISH | 日本語 | 繁體字 |

由于日本国内民众反对美军在日本部署“鱼鹰(Osprey)”新型运输机的计划,致使日本政府拖了两个月后才最终同意其在日本飞行。尽管反对派最为忧虑的是其安全性,但这一问题的本质到底在于何处?请看美国史汀生中心(The Stimson Center)主任研究员辰巳由纪的论证考察。

针对美国海军陆战队计划在冲绳县普天间飞行基地部署MV-22即“鱼鹰”垂直起降型运输机一事,日本国内的反应为日美同盟投下了阴影。9月19日,日本防卫大臣森本敏与外务大臣玄叶光一郎宣布同意鱼鹰在日本国内飞行,而7月美国国务卿希拉里・克林顿和国防部副部长阿什顿・卡特的访日,以及8月森本敏的访美期间,围绕该问题的讨论均占据了会谈的大部分时间,森本敏还亲自试乘了鱼鹰。

美国海军陆战队和空军分别就4月在摩洛哥发生的MV-22坠毁事件和6月在佛罗里达发生的CV-22坠毁事件,发表了结论为“事故并非由机体结构缺陷所造成”的报告书。8月末,日本防卫省也根据专门委员会的调查公布了类似结论,称摩洛哥坠机事故“原因在于人为失误”。

结果,从7月23日鱼鹰被运至计划举行试飞的山口县岩国飞行基地,到日本政府最终同意其飞行,耗时近两个月。这个问题到底为什么会如此纠结呢?本文将尝试对此做一分析。

“100%安全”的要求是否合理

对部署鱼鹰人们的最大担忧是“机体的安全性”。确实,鱼鹰给人留下的深刻印象是事故频发。在开发及试飞阶段,就有30多人因事故而丧命,甚至被讽刺为“寡妇制造机(widow-maker)”。2001-2005年期间经过大规模重新设计和改造,2007年投入实战部署后,仍未与事故绝缘。正如文章开头提到的,2012年4月在摩洛哥,6月在佛罗里达州又接连发生了人员死伤事故。

不过,必须注意的一点是,虽然统称为“鱼鹰”,但目前投入飞行的鱼鹰其实分为用于空军特殊作战的“CV”和用于海军陆战队的“MV”两种类型,它们的事故率存在明显差异。CV每飞行10万小时的事故率为13.47,而将要部署在冲绳的海军陆战队专用型MV的事故率仅为1.93,较前者低得多。顺便说一句,2004年在冲绳国际大学坠毁的CH-53D大型运输直升机的事故率每10万小时为4.15。

此外,我们还应该思考的一点是,在将“安全性”作为问题时,日本方面以政府立场要求“100%安全”的做法是否合理。正如在军事与安保问题相关讨论中经常使用的“minimize risk(风险最小化)”一词所表明的那样,美国考虑的是在“没有100%安全”的前提下,“如何将风险控制在最低程度”。重要的是“在不断努力降低风险的同时,完善事故发生后妥善应对的体制”这种思想。

与此相对,日本却总是要求“100%安全”。另外,平时也不能针对旨在避免风险的必要措施和事故对策等进行开放式的讨论。因此,无法提前考虑紧急应对措施,也难以明确责任之所在,最终往往导致应对工作陷入被动局面。只要是人的活动,就没有“100%的安全”。假如因为不能保证 “100%安全”就采取反对态度的话,那么即使作为个人感情来说可以理解,但作为政府立场又是否合理呢?这恐怕就值得考虑了。

无替代方案的反对所存在的问题

鱼鹰问题在日本浮出水面后,政府高层中也不时可以听到要求延迟或反对部署鱼鹰的声音。地方政府的领导,县议会议员及国会议员们必须反映那些与鱼鹰比邻而居的当地百姓的呼声,对他们的态度暂且不论,而对于那些声称“如不能确保100%安全就坚决反对”“如不能打消当地民众的顾虑就坚决反对部署”的人,试问你们“是否准备拿出替代方案呢?”。

最初日美两国政府在2001-2005年间就驻日美军整编事宜展开了长时间的协商,当时使用的虽然是“轻型飞机”一词,而美国已在研究鱼鹰部署冲绳的问题了。正因为如此,美方才会执著于普天间替代设施的跑道长度。2006年,在自民党政权下,日本与美国就“驻日美军整编计划”达成共识,其中规定2014年建成普天间替代设施,待基地功能完全转移后,关闭普天间机场。如果是从位于边野古海域的替代设施起降,即使发生坠机事故也只会坠落在海上,最坏的情况也不过是坠落在施瓦布营(Camp Schwab),可将当地遭受影响的风险降至最低程度。

就算是出现延迟,只要能够推进2006年达成共识的计划,就应该可以在最短时间内让鱼鹰在普天间正式启用。然而,民主党政权上台后,前面提到的驻日美军整编计划在实质上又变回了一纸空文。鸠山由纪夫政权在耗时9个月后,折返选择采用了边野古基地转移方案,而在此期间,对民主党提出的将基地“至少要迁至县外”的承诺感到满意的冲绳县态度强硬,以致普天间基地转移问题至今仍未看到有望实现突破的端倪。换言之,民主党政权在基地转移问题上的盲动是导致此次问题如此纠结的原因之一。

日本没有拒绝美军装备变更的权利

在现行的日美安保体制下,对美国部署鱼鹰这样的“装备机种更新”措施,日本本来是没有拒绝权利的。但美国国防部仍然及时向日方调查团提供了有关4月和6月事故的调查报告,而且还同意在日本政府许可之前禁止部署在日本的鱼鹰飞行,尽管在世界其他地区,无论空军专用型还是海军陆战队专用型的鱼鹰都在继续照常飞行……。这或许正是美方展示了最大诚意的佐证。日本政府再进一步和美国谈条件,那是不负责任的要求,只不过是掩饰自身政权更替中产生的混乱,大肆宣扬一种完全称不上合理的安全感觉。

此外,美国之所以计划部署鱼鹰,也是考虑到了日本防卫和应对东亚地区可能发生的突发事件。如果真的反对该计划,那么因鱼鹰无法按预定计划执行飞行任务而受到影响的海军陆战队的战斗力,就只能由自卫队来弥补了。现在,自卫队最需要加强的能力之一就是远距离运输和战略运输能力,除了强化自身能力外,如果还打算能够达到承担部分美军任务的实力,那么增加军费则在所难免。日本政府是否已有这种觉悟了呢?

对国内媒体过度报道的疑问

最后,还想指出一个现象,那就是遇到鱼鹰问题,在事故发生地美国也几乎不会成为新闻的事故却会被日本的媒体大肆报道。关于7月11日和9月6日在北卡罗来纳州发生紧急着陆事件的报道就是很好的例子,两次事件几乎都没有引起任何一家美国媒体的关注,即便如此,在日本却被浓墨重彩地报道成彷如发生了严重坠机事故一般,我对这种徒然在日本国内挑起不安情绪的报道方式也想提出质疑。

(2012年9月19日 ,标题背景图片:产经新闻社)

史汀生中心主任研究员。生于东京。毕业于国际基督教大学,获约翰・霍普金斯大学高级国际问题研究院硕士学位。历任日本驻美大使馆专门调查员、战略国际问题研究所(CSIS)研究院等职,2008年起任现职。主攻日本的防卫政策及国内政治、日美安保关系、美国的亚洲安保政策。主要著书有New Nuclear Agenda: Prospects for US-Japan Cooperation(编著,Henry L. Stimson Center,2012年)、Global Security Watch: Japan (合著,Praeger,2010年)、Japan's National Security Policy Infrastructure (Henry L. Stimson Center,2008年) 等。

相关报道
最新报道

最新专题

バナーエリア2
  • nippon.com专栏
  • In the news
  • 東方
  • 客观日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