哆啦A梦“诞生前”100年:令世人为之倾心的魅力

横山泰行 [作者简介]

[2013.01.23] 其它語言 : ENGLISH | 日本語 | 繁體字 | FRANÇAIS | ESPAÑOL |

一只来自22世纪的猫型机器人——哆啦A梦。即便日中关系因尖阁列岛(钓鱼岛——译注)问题恶化,《哆啦A梦》漫画在中国及其它世界各国仍旧大受欢迎。富山大学横山泰行名誉教授将为我们揭示这个诞生于日本的“最伟大的亲善大使”之所以让全世界为之倾心的奥秘。

与日本的经济发展同行

《哆啦A梦》是在被称之为“漫画世纪”的1969年至1996年间连载于杂志的漫画,由短篇1329篇和长篇17篇组成,它是长年以来雄踞日本漫画界顶峰的超级巨星。

哆啦A梦在1979年登上电视,之后又于1980年被搬上银幕。同时,将初次出现于杂志的哆啦A梦作品重新命名为《瓢虫漫画哆啦A梦》,以丛书形式在1980年之前总共发行了19卷。这些丛书在1979年10月至翌年2月的5个月中,创下了1500万册的销售量。

此时的日本产业界,成功地摆脱了两度发生于上世纪70年代的石油危机。1979年傅高义的《日本第一》一书轰动了西方世界,之后,日本经济进入了史上最为发达昌盛的“黄金80年代”,可谓极尽荣华。

在经济繁荣的背景下,80年代成为了许多日本人纵情享受海外旅游的时代。从这些海外观光游客和媒体驻外记者口中传来了尤其是在亚洲各国“看到了哆啦A梦”的消息,在日本国内接触海外有关哆啦A梦报道的机会也增加了。

亚洲邻国的巨大盗版市场

在亚洲邻国,最初发现有哆啦A梦盗版书籍存在的,是70年代的香港。1976年在台湾、1980年前后在韩国、1982年在泰国、1987年在中国和印尼也陆续有所发现。即使在已获得版权的国家,由于后起的出版社发行了盗版,因此长期存在着劣货驱逐良货的现象。哆啦A梦的漫画图书没有花大气力进行广告宣传,它犹如地下水般地渗透到亚洲各地,不是以日本而是以香港、泰国为中介地,在亚洲形成了一个巨大的盗版市场。到了90年前半期,基于世界版权公约(Universal Copyright Convention)发行了正版图书之后,盗版似乎也没有完全根绝。

哆啦A梦漫画图书的正版翻译版于1991年在印度尼西亚、1992年在中国、1994年在台湾和马来西亚、1997年在香港、韩国和泰国、1997年在新加坡、1998年在越南先后出版发行。除了亚洲,1994年在西班牙,据说进入21世纪后,意大利和德国也发行了翻译版。日本因电视动画片的播放,令哆啦A梦迷剧增,外国也出现了同样的现象。较之主要在亚洲各国得到普及的漫画图书,电视动画则以更大的影响力将哆啦A梦推向全球。截至到1993年,出版哆啦A梦漫画图书的有8个国家,而引进电视动画的国家则多达19个。

播放哆啦A梦电视动画片的国家,按先后顺序分别有香港(1982年2月)、泰国(1982年9月年)、意大利(1982年10月);随后,西班牙语圈的中南美9国(巴拿马、厄瓜多、智利、阿根廷、墨西哥、波多黎各、委内瑞拉、哥伦比亚、玻利维亚)从1982年开始也播放了数年。在美国,虽然CNN已在1985年签署了播放合同,但至今尚未播出。

有报告称,俄罗斯在1990年、中国和印度尼西亚在1991年、马来西亚、巴西和新加坡在1992年、西班牙在1993年、中东(阿尔及利亚、突尼斯、利比亚、沙特阿拉伯、卡塔尔、阿联酋、阿曼)在1995年、越南在2000年、韩国在2001年、法国在2003年开始了哆啦A梦的电视播放(小学馆《我是哆啦A梦》,2004年7月5日刊)

以日常生活为舞台的梦想和冒险

藤子·F·不二雄(1993-1996)笔下的哆啦A梦是一个来自22世纪(2112年9月3日制造)的猫型育儿机器人。漫画成功地描绘了这个穿越时空的离奇独特角色,在它身上融入了带有普遍性的人类特征。围绕哆啦A梦的三个主要角色大雄、胖虎和阿福,仿佛《卡拉马佐夫兄弟》中的三兄弟般富于个性、轮廓鲜明,各具魅力。再者,作品生动刻画了日本社会最为繁荣的那一时代,并且描写了人类永恒的主题——梦想、希望和冒险,具备古典作品的风格。或许可以说,正是由于这些在经典作品中常见的魅力因素,使哆啦A梦能够在短短的时间里牢牢俘获世上男女老少的心。

具体地说,哆啦A梦漫画描绘的是大雄、胖虎和阿福们的日常生活。在现实生活中,小孩们的生活几乎不可能每天都充满梦想和冒险,但由于哆啦A梦驱使“时光机”、“缩小灯”等一个又一个的“奇妙道具”,使他们在平凡乏味的日常生活中,也能满怀期待,百分之两百地体验梦想和冒险了。也就是说,大雄他们可以在虚拟的世界中享受美梦成真的幸福!同时,哆啦A梦的读者、观众也因为可以在漫画世界中找到自己的影子,诸如和同学打架、挨妈妈骂、在作业的苦海中煎熬等等,由此而产生出巨大的共鸣。

日本二战后最伟大的“亚洲亲善大使”

在亚洲,实现了经济增长的各个国家的新兴中产阶层,从哆啦A梦漫画中积极地吸取了自己所憧憬的未来生活方式。对那些不谙统治阶层、精英阶层中西化的儿童观的人们来说,漫画哆啦A梦为他们提供了理想中的、而且是有望实现的儿童形象。如今人们甚至将哆啦A梦誉为是日本二战后出使亚洲的最伟大的亲善大使之一,它深深地渗透到亚洲各国许许多多人们的心中。从结果上看,它的知名度远远超过了丰田、索尼、佳能等代表日本的著名企业!

在中国,2012年9月,为抗议日本政府对冲绳县尖阁列岛(钓鱼岛——译注)的国有化,反日活动不断激化。受其影响,原预定9月15日在北京举办的哆啦A梦诞生前100年纪念活动一旦暂停,延期11天后才得以举办,众多的哆啦A梦迷们欢聚一堂,热闹非凡。

哆啦A梦进入中国后,在不知不觉中20余年的岁月过去了。它深深受到中国人的喜爱,说明哆啦A梦文化促成了人类共同纽带的形成,它不会因为一时间不幸的政治对立而被中国人所遗忘!毫无疑问,这是一部生命力旺盛的经典之作,哆啦A梦这个已经成为人类共同财富的超级巨星,在它“诞生前100年”之际,受到了包括中国的爱好者在内的全世界哆啦A梦迷的美好祝福!

(写于2012年10月15日)

富山大学名誉教授。1942年生。1976年修满东京大学研究生院教育学研究科博士课程学分后退学。专攻终生运动学,此外还倡导“哆啦A梦学”,并于1999年4月在富山大学开办了以“哆啦A梦的世界”为题的自由参加型讲座。主要著作有《“大雄”的生活方式》(Ascom)、《哆啦A梦之谜》(渡部升一合著,Business-sha)等。

相关报道
最新报道

最新专题

バナーエリア2
  • nippon.com专栏
  • In the news
  • 東方
  • 客观日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