朝鲜成功发射“卫星”之后形成的新局面

铃木一人 [作者简介]

[2013.01.18] 其它語言 : ENGLISH | 日本語 | 繁體字 | FRANÇAIS | ESPAÑOL |

12月12日,朝鲜将一颗“卫星”成功送入了轨道。此举将如何改变世界局势?日本应当如何应对?请看北海道大学铃木一人教授的评述。

不久前,朝鲜突然发射了“银河3号”火箭,将卫星送入预定轨道,对外展示了该国已经拥有向宇宙空间发射物体的能力。而截至发射行动的前一天,人们就其对外宣称的技术上存在的缺陷、或将延期发射等问题还在议论纷纷。

尽管违反了联合国安理会第1874号决议中禁止“利用弹道导弹技术实施发射行为”的规定,不仅遭到了日美韩的反对,甚至连中国也要求其保持克制,但朝鲜最终还是强行实施了发射。

强行发射的理由

朝鲜为何不顾国际社会,尤其是经济上极度依赖的中国的反对而强行实施发射呢?

朝鲜将“开启强盛大国之门”作为今年的政治目标,将发射火箭视为“大国”的象征,因此强烈希望在这个方面取得成功。此外,权力基础尚不稳固的金正恩第一书记也希望藉此提升其统治的正当性。

朝鲜很清楚,一旦实施发射,必然受到国际社会更加严厉的制裁,国内经济将进一步陷入困境。之所以不惜付出这样的代价,强行实施发射,完全是出于军事目的。因为,火箭技术本身就属于弹道导弹技术,卫星的成功发射等同于宣告朝鲜导弹的射程可达1万公里,亦即向世界炫耀其已经掌握了“射程范围覆盖美国本土的导弹发射能力”。

朝鲜已掌握的尖端技术

通过本次的卫星发射,朝鲜掌握了相当尖端的发射能力。

通常来说,首次发射卫星会优先考虑如何将卫星送入轨道,所以一般是向东发射而非选择某一特定轨道,这样难度相对较低,成功率较高。

然而,朝鲜此次将卫星成功送入了穿越北极和南极上空的太阳同步轨道。这需要一项尖端技术,即首先向南发射火箭,待第一级火箭和第二级火箭分离后,精确控制第三级火箭实施一种被称为DOGLEG的转向步骤,再以97-99度的轨道倾角将卫星送入轨道。

本次发射表明朝鲜的火箭发射能力已接近众多发达国家的水平,如果这项技术转作他用,“火箭”就可变身为命中率极高的弹道导弹。

不过,火箭只是将卫星投送到宇宙空间,而作为对地攻击手段的导弹必须再次进入大气层。这是所需的可承受摩擦热量的耐热板和弹头控制等技术,朝鲜目前尚未掌握,因此火箭的成功发射并不意味着立刻就能发射导弹。

此外,假设本次发射的卫星与今年4月发射失败的卫星重量相当,都在100公斤左右,那么朝鲜能否将核弹头轻量化处理到这一水平还是未知数。然而,一旦朝鲜掌握了再次进入大气层的技术,并成功实现核弹头的小型化,就能完全拥有制造核导弹的能力,除了周边各国外,这种军事能力甚至还会对地处远方的美国造成威胁。本次的发射意味着朝鲜在完成上述目标的道路上跨越了一个巨大的屏障。

对美国谈判态度造成的影响

本次发射证明了朝鲜拥有一定的导弹能力,但并没有显著增大其对日本和东亚各国的威胁。

这是因为,朝鲜原本就拥有据称射程为1300公里的劳动导弹(关于能否搭载核武器这一问题尚存在争议),包括日本在内的东亚各国早已身处朝鲜的导弹威胁之下。

朝鲜通过本次发射获得的能力将对进入射程范围内的美国造成严重威胁。六方会谈和美朝双边协议等以往的对话机制或将发生巨变,美国的对朝政策可能会向“应对军事威胁”的方向倾斜。

如此一来,美国既有可能在谈判中给予朝鲜足够的甜头以换取其放弃核试验和导弹技术,也有可能反过来加强对朝制裁或展开包括军事制裁在内的谈判活动,由此加剧东亚地区的军事紧张局势。无论是哪一种情况,绑架问题等的优先顺序都有可能进一步降低,日本的外交也将面临难局。

对韩国来说,尽管此次朝鲜的成功发射并没有增大军事威胁,但却意味着一直步朝鲜后尘的韩国火箭开发又落后了一步,进而产生巨大压力,无论如何都必须保证曾经2次失败的KSLV-1“罗老号”发射成功。

KSLV-1是韩国与俄罗斯合作开发的火箭,由俄罗斯和韩国分别负责第一级和第二级,此前的两次发射均以失败告终。同时,原定于2012年10月实施的第三次发射计划也因技术问题而两度延期。据称韩国将于2013年春实施下一次发射行动,而这个时期正好又是新总统走马上任之初,政治环境更不允许出现失败。

日本应该采取的应对措施

长期以来,由于实施核试验和导弹技术开发活动,朝鲜一直受到经济制裁,与日本之间的贸易和资金往来也受到了严格管控。日朝之间的贸易量几乎可以忽略不计,这意味着日本无法单独采取任何行动。

联合国安理会的经济制裁之所以没有产生效果,主要是因为中国和韩国仍与朝鲜保持贸易往来,还有布什政府为推进核问题的解决而解除了针对朝鲜在汇业银行开设的海外结算账户的冻结行为,也就是说制裁并不彻底。

朝鲜实施本次发射行动后,联合国安理会召开会议讨论了加大对朝制裁力度的问题,但中国表示将行使否决权,估计包括实施严厉制裁等内容在内的决议很难获得通过。

在这种情况下,要想遏制朝鲜的行动并非易事。此外,如果继火箭发射成功后,继续实施核试验,由于相较于火箭和导弹技术,国际社会更加重视核开发问题,所以要遏制朝鲜的导弹技术开发行动恐怕会难上加难。我们在思考对策时应该充分认识到朝鲜已经拥有导弹技术,即拥有了可对美国造成威胁的能力这样一个现实。鉴于已经处在朝鲜中程导弹射程范围之内这一现实情况,日本除了进一步提升导弹防御系统的精度、引进可以探测导弹发射行为的早期警戒卫星、通过情报收集卫星获取图像信息外,还有必要进一步加强针对通讯、信号和人员信息的收集能力,提高针对各种事态的应对能力。

日韩两国新当选的领导人都主张加强对美同盟关系,而有助于加强旨在应对朝鲜威胁的日美韩导弹防御体系的政治环境也已经形成。日韩新政权与第二任奥巴马政权的合作或许将成为未来实施对朝政策的关键力量。

(2012年12月25日)

略歴北海道大学研究生院教授。生于1970年。2000年英国苏塞克斯大学欧洲研究所博士课程结业。专攻国际政治经济学。2008年起任北海道大学副教授,2011年4月起任现职。曾以《宇宙开发与国际政治》(岩波书店)一书获得2012年度三得利学艺奖(政治经济门类)。在推特上的言论活动也十分活跃(http://twitter.com/ks_1013)。

相关报道
最新报道

最新专题

バナーエリア2
  • nippon.com专栏
  • In the news
  • 東方
  • 客观日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