华盛顿欢迎一个“强大的日本”吗?

水本达也 [作者简介]

[2013.03.08] 其它語言 : ENGLISH | 日本語 | 繁體字 | العربية |

以修复日美关系为基轴,安倍内阁急于重新调整外交政策。但是,驻日美军普天间基地迁移、TPP、亚洲地区的紧张局势等各种课题繁多复杂。美国对现政权抱有怎样的期待和忧虑呢?在首相访美前夕,让我们一起看看时事通信社华盛顿特派记者水本达也的分析。

美国国务卿希拉里•克林顿于卸任之前的1月18日,在国务院的本杰明•富兰克林大厅与岸田文雄外相举行了联合记者会。会上,她满面笑容地宣布,“将于2月的第三个星期邀请安倍晋三首相访问华盛顿,与奥巴马总统就诸多问题交换意见”。但是,第二天19日的《华盛顿邮报》,既没有报道同盟国日本的首相即将访美的消息,甚至连日美外相会谈也没有见诸报端。

国务卿克林顿的真意

定位于为首相访美开道的外相会谈,对日方来说最大的收获,是国务卿克林顿在记者会上就冲绳县的尖阁诸岛(钓鱼岛——译注),用更进一步的表现来牵制中国,称“反对任何寻求破坏日本管辖权的单方面行动”。

这是一次准备周到的发言。针对在尖阁问题上如何强化遏制中国,日美外交当局在去年11月美国总统选举之后就开始了全面细致的磋商。据外交人士透露,原本曾经讨论过在1月初国务卿克林顿访日期间,深入明确地表明美国的立场。但因国务卿病倒而使计划流产,代之以此次记者会的形式。

克林顿的发言,确实给日本增添了勇气。不过笔者认为,国务卿言及尖阁问题时的另一句话,反映了美国的“真意”。她说:“希望日中通过对话以和平途径处理争端,对安倍政权着手对话的举措表示赞赏。”这番话表明,美国最为重视的是东亚局势的稳定性,它关系到是否会损害美国的国家利益。因而对日中尖阁问题的争端,美国也采取了“彻底解决问题非常困难,重要的是如何从中调解”这一极为现实的立场。

对安倍政权安全保障政策的疑问

毫无疑问,多数日本人都认为,意图改变东支那海(东海——译注)现状的是“中方”。然而在美国,不仅是奥巴马政权内部,包括不少在野的知日派有识之士也都担忧,复活的安倍政权这一存在本身,以及安倍晋三这个人物迄今的言论,很有可能刺激中国,成为该地区的不安因素。

实际上,美国的智库——战略与国际研究中心(CSIS)在1月下旬以200多名有识之士为对象作了一次调查。在被问到安倍政权的安全保障政策对美国的影响这一问题时,近半数的受访者回答说“(将会变得)非常复杂化”。在日美外长会谈前一个半月先行访日的美国国务院助理国务卿坎贝尔(Kurt Campbell),曾非正式地要求日本慎重对待修改河野谈话问题。

也就是说,美国希望看到的不是一个“夺回强大的日本”(安倍首相语),而是能够冷静管控日中关系的恶化,换言之,就是希望日本不为民族主义左右,能够起到有助于亚太地区安定的作用。在这一前提下,日美同盟方才可能成为奥巴马政权“重视亚洲”外交和安保战略的基石。同盟关系的深化,并非单纯地去增加防卫费、行使集体自卫权。关于这一点,从美国国务院等对安倍首相访美之前出访东南亚一事抱以的强烈关心和期待之中也可以得到佐证。

日美政府已达成一致,将以安倍首相访美为契机,着手修复在民主党政权时期受损的两国关系。另一方面,日本方面还必须注意到奥巴马政权也处于第二任期的过渡期这一现实情况,特别是克林顿和知日派坎贝尔团队的离职卸任,使日美外交前景处于不明朗状态之中。

2月1日新上任的美国国务卿克里(John Kerry),在(之前)参议院外交关系委员会对自己举行的国务卿提名人听证会上表示,“美国不应将中国视作敌对国家,加强与世界经济大国中国的关系至关重要”,而对日美同盟则只字未提。

奥巴马总统是现实主义者

奥巴马总统在何种程度上重视与安倍首相的会谈呢?有关人士称,这可依据白宫为日本首相安排多少会谈时间来衡量。日本方面似乎希望在22日上午举行首脑会谈,随后一道共进午餐,但在安排调整上有可能比较困难。“午餐可以由拜登副总统出席”(国务院有关人士)的意见也有所闻。理由很清楚,因为美国对安倍首相访美带来的“决断”并不抱有多少期待。

国务卿克林顿在日前的日美外相会谈后举行的联合记者会上,重申了奥巴马政府对日本的具体要求。按顺序归纳,即(1)在冲绳县驻日美军普天间机场迁移问题上取得进展、(2)参加跨太平洋伙伴关系协议(TPP)、(3)早日加入《海牙公约》。其中除《海牙公约》外,都是需要慎重处理的问题,目前的状态可以说安倍无法给美国总统一个满意的回答。

日本方面希望本次首脑会谈成为“构建互相信赖关系,讨论未来几年大战略的良机”(日本驻华盛顿大使馆);但美国方面首先想听到的,则是日本致力于同邻国改善关系的途径。第二届奥巴马政府打出自由主义政策,总统的团队实际上“比第一任期更为务实”,这也是华盛顿的共识。顺便提一句,在私人信赖关系上,野田佳彦原首相在华盛顿有关人士中的评价决不算坏。

从亚洲再次转向中东?

奥巴马总统近日表示,3月他将出访第二任期开始后的第一个国家——以色列。新国务卿克里也对中东和平进程显示出极大的关切。亟待解决的叙利亚内战问题、伊朗的核开发等动荡不定的中东局势,似有可能使美国外交政策的重点从亚洲再次转向中东。与2009年1月希拉里•克林顿就任国务卿后就出访日本相比,如今美国面临的外部环境已出现很大变化。

奥巴马总统在他的第二任期就职演说中宣称,美国将“继续是同盟的中枢”。这表明,在国力相对下降的情况下,美国把遍布世界各地的同盟网络定位为一种“资源”(来弥补自己的力量),在处理悬而未决的问题时最大限度地加以利用,这是奥巴马政府现实主义的核心要素之一。

“日美同盟”不过是这个全球网络中的一个组成部分而已。

一位美国政府官员就不为人看好的日美首脑会谈,说了这样一番话:

“日方为什么始终只是谈论‘同盟’呢?日本面临怎样的国内问题,其解决方针是什么?它们无论是能源问题也好、社会福利问题也好,如果对美国来说具有参考意义,那么总统会很乐意与首相探讨的。”

(2013年2月9日,文中使用的均为当时的职衔)

时事通信社华盛顿特派记者。1993年进入时事通信社,经社会部记者、外信部记者、雅加达特派记者、政治部记者等后任现职。著作有《印度尼西亚——多民族国家的宿命》(2006年,中央公论新书)。

相关报道
最新报道

最新专题

バナーエリア2
  • nippon.com专栏
  • In the news
  • 東方
  • 客观日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