市川团十郎溘逝、新歌舞伎座开业以及歌舞伎的未来

上村以和於 [作者简介]

[2013.04.02] 其它語言 : ENGLISH | 日本語 | 繁體字 | FRANÇAIS | ESPAÑOL | العربية |

2013年2月3日,市川团十郎去世了。新歌舞伎座的开业就在4月,继中村勘三郎逝世后又一噩耗,让整个歌舞伎界遭受到沉重的打击。歌舞伎今后的发展会怎样?

2月3日,市川团十郎突然逝世。这时距离新歌舞伎座落成开业仅剩下两个月的时间了。在去年年底京都南座的集体亮相公演时,团十郎就曾中途退场住进了医院,此后一直住院疗养,为歌舞伎座的开业演出做准备。因此,他的猝死让许多人震惊不已。因为,在即将于4月份开始的剧场落成后的首次公演中,他是最不可欠缺的人物。

市川团十郎的家族是“武戏”世家,其使命就是传承和发扬“武戏”这种被认为是江户歌舞伎起源的技艺。故去的第十二代团十郎,是一位名符其实的“团十郎”。毫无疑问,团十郎是一位演技高超的表演者,不过他更是一位具备极高人格魅力和艺术品格的优秀演员,这种高度超越了技术层面,是旁人无法效仿的。他的表演,恰如其分地体现了“艺如其人”这句话。从这个意义上来说,团十郎在歌舞伎界是一个极具象征意义的存在。

团十郎的去世直击歌舞伎的顶梁之柱

在《劝进帐》中饰演辩庆的市川团十郎(2012年10月,新桥舞蹈剧场。提供:松竹株式会社,未经许可不得转载)

团十郎的离世,让人们感到支撑着歌舞伎的顶梁柱轰然倒塌。而且就在两个月前的2012年12月,歌舞伎界刚刚失去了比团十郎年轻十岁、曾被看做是下一任领军人的中村勘三郎。正因为如此,人们倍受打击。歌舞伎今后的路该怎么走?这个曾经被暂时遗忘的问题又重新摆在了人们面前。这二十多年来歌舞伎的发展一直算是繁荣昌盛,这主要是源于艺术生命正值盛年的演员们的精湛演技以及观众们的热情支持。不过,现在看来,似乎到了交接换班的时候了。

团十郎逝世时享年66岁,和团十郎一起挑起现代歌舞伎大梁的实力派演员们,像尾上菊五郎、松本幸四郎、中村吉右卫门、片冈仁左卫门、中村梅玉、坂东玉三郎等人,如今也是六十至七十岁左右的人居多。现在日本人的平均寿命已达到80岁,按说这个年龄的人无论在精神上还是体力上都正是朝气蓬勃、身体健朗的年纪,不过再怎么说也都是老年人了。即便是每日练功的歌舞伎演员也不例外。在不远的将来,肯定会有一个新老交替的过程。关于这一点,人们已经有思想准备了。冷静地来看,团十郎的离世,预示着“该来的终于到来”,犹如一发炮弹直接击中歌舞伎大本营的顶梁支柱那样,它是这个过程中最初的也是最重大的事件。

年轻歌舞伎演员们的实力将经受考验

现在的问题是,年轻演员们能否将歌舞伎坚定地、一代又一代地继承和发扬光大下去。虽然我们失去了中村勘三郎,他是一位仅次于上面提到的与团十郎同时代的大师级演员的超级明星,不过我们仍然拥有坂东三津五郎等中坚力量的演员,虽然他们在社会上的知名度不算太高,但是他们的实力足以承担起下一个时代的顶梁柱。可是,如果考虑到他们之后的一代,甚至再往后的一代,他们都还在成长,所以现实是,人们无法预测未来。像市川染五郎、市川猿之助,还有更年轻一些的市川海老藏、尾上菊之助、尾上松绿等等——我们并不缺少才华横溢的年轻人才,可是让他们立刻接过父辈手中的接力棒,实现新老交替,未免还有些勉强。

不过,现在恰巧有一个考验他们实力的好机会。在临近新歌舞伎座开业的三月,东京的四个剧场将举行歌舞伎公演,这些剧场的演出将会以二十岁、三十岁上下的年轻明星为主力阵容来展开。新歌舞伎座落成后的首次公演将于四月份开始,最初的三个月主要是由活跃在一线的顶级演员登台,人们可以欣赏到代表现代歌舞伎最高水平的表演。不过接下来从七月到九月的三个月,所有公演将由年轻演员承担。除此之外,其他剧场也有年轻演员公演的计划。

在这些公演中,年轻一代能发挥出多少实力?释放出多大能量?这应该是预测歌舞伎未来的绝佳机会。而团十郎的离世无疑大大提升了人们对这件事的关注度。另一方面,如果年轻演员们能够通过这次机会实现一个巨大的飞跃,向人们展现年轻一代的实力,那么人们对于歌舞伎前途的担忧自然就会烟消云散了。

2013年2月27日,市川团十郎的葬礼在东京的青山葬仪所举行,2500人列席参加。祭坛上摆饰着前一天由内阁颁发的“旭日中绶章”及2007年举行巴黎歌剧院公演时获得的法国文化艺术勋章“骑士团长勋章”。长子海老藏在丧主致词中,介绍了团十郎 “色即是空,空即是色,走向彼岸”的谢世之句。(摄影:nippon.com编辑部)

 

歌舞伎座的重建与歌舞伎演员的换代相重叠

全新改造之后的歌舞伎座将于四月开业,准确地说应该是“重新开业”。它是代表了歌舞伎的一座剧场,创建于1889年,至今已有120余年的历史。作为建筑来说已经是第五代了。它曾经经历过大规模改建、火灾甚至被战火焚毁,三番五次进行重建,第四代建筑二战结束后不久的1951年完工的,作为战后的歌舞伎剧场而深受人们的喜爱。虽然是混凝土建筑,但是其设计巧妙融合了传统的要素,形成了新旧合璧的独特风格。这种设计风格不仅深受歌舞伎迷的喜爱,也成为了代表东京的风景之一,颇受人们的欢迎。3年前歌舞伎座关闭并拆除,主要是因为剧场已经老化。这次第五代建筑在原址重生,其设计风格几乎与上一代完全相同(当然,新剧场具备了许多新功能)。新歌舞伎座开业在即,而团十郎却在这个时候离世,这让人不由得产生这样的联想:剧场建筑的新旧交替仿佛与歌舞伎本身的新老交替过程重合了。

事实上,如果将目光放长远些,就会发现拥有四百年以上历史和传统的歌舞伎早已有过多次的交替换代。每当实力派演员逝世,就会有人叫喊 “歌舞伎危机来临”,然而实际情况是,下一代演员开始崭露头角,一边继承传统,一边创作出贴近新时代的歌舞伎剧目。就是在这样的过程里,歌舞伎一直延续到了今天。就说战后这段吧,在第四代歌舞伎座诞生的1951年,也恰巧出现了二战以前的名角们相继离世的情况,甚至有人担心歌舞伎会不会因此而消亡。然而实际上,他们的子辈纷纷开始崭露头角,这些年轻人曾在父辈们那巨大的羽翼下积蓄实力,如今终于成长为战后歌舞伎界的顶梁柱。由于时代的局限,他们的父辈的活动范围仅限于日本国内。而到了他们这一代,实现了父辈未能实现的海外公演,正是他们这代人让世界知道了歌舞伎。

战后成长起来的这一代歌舞伎演员在20世纪接近尾声时也进入老龄,接下来的一代人,也就是他们的儿子们继承了他们的衣钵。这次故去的第十二代团十郎等人,正是当时的接班人。他们奠定了从20世纪末期直至今日的现代歌舞伎的繁盛局面。第九代松本幸四郎在歌舞伎表演的同时还出演音乐剧,第三代市川猿之助还参与歌剧演出,第十八代中村勘三郎则创造了流动形式的剧场,到美国和欧洲演出等等。这些人破天荒的活动,是先人们绝对无法想象的。

就这样,歌舞伎一方面不断尝试创新,另一方面又守护着传统,从一代人传承到下一代人,从一个时代传承到下一个时代,如此绵延不绝,传承至今。如今,歌舞伎又将迎来一个新老交替的时期。只要现在的中坚力量和年轻演员能够切实积蓄实力,并在不久之后牢牢地接过父辈手中的接力棒,那么如今那些歌舞伎后继乏人 的忧虑之声必将随之烟消云散。

(2013年2月19日,标题图片:试点灯的新歌舞伎座。2013年2月21日,摄影:花井智子)

戏剧评论家。1940年生于东京都。庆应义塾大学研究生院文学研究系硕士课程结业(英美文学专业)。1977年开始为杂志《演剧界》、《剧评》撰写歌舞伎评论。1994年开始为《日本经济新闻》撰写剧评。同年,获得第28届关西文学奖(文艺评论单元)。著作有《21世纪的歌舞伎演员们》(2000年,三月书房)、Kabuki Today: The Art and Tradition(2001年,讲谈社国际有限公司)、《歌舞伎百年百话》(2007年,河出书房新社)等。

相关报道
最新报道

最新专题

バナーエリア2
  • nippon.com专栏
  • In the news
  • 東方
  • 客观日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