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新体制面临的诸多难题
国际社会应协助其改革

宫本雄二 [作者简介]

[2013.06.14] 其它語言 : ENGLISH | 日本語 | 繁體字 | FRANÇAIS |

在中国影响力不断扩大的过程中,统领国家一切的中国共产党急需解决诸多严峻的问题和自身的危机。请看日本前驻华大使宫本雄二的解说。

去年11月,中国共产党召开第18次全国代表大会,习近平就任中国共产党总书记、中央军事委员会主席;在今年3月的全国人民代表大会上,又当选为国家主席。

习近平就任党政军最高领导人,即是确立了习近平体制。中国是由中国共产党领导一切的一党专政国家。随着网络社会的出现,党和政府受“社会空气”影响的程度有了显著提高。尽管如此,党的运作决定着中国国家将来的事实却依然如故。

以习近平为领导的新体制依据怎样的思考要去做什么?有多强的实行能力?今天中国作为真正的大国重新登上舞台,弄清这些问题的答案,是预测亚洲乃至世界未来所不可或缺的。

掌控腐败的军队及其影响

去年10月公布的人民解放军人事安排做出了史无前例的大调整,超出了大多数人的预测。11月,习近平就任中央军事委员会主席,胡锦涛不再连任,这也打破了常规。如今回头来看,习近平当时已经相当程度掌控了人民解放军。归根结底习近平是一个与人民解放军关系密切的人物。

习近平的父亲习仲勋(※1)以老家陕西省人为主体,在军中建立了强有力的人脉关系,习近平则继承了这些关系。习近平曾担任军中元老耿飚(※2)的秘书,这段经历应该也为他巩固人脉起到了积极的作用。

回顾中国共产党的历史则不难发现,每逢党内出现分裂危机,人民解放军就会出面平息事态。

去年秋季的政权更替,接班人不是由最高领导人指定的,这在建国以来尚属首次。正如薄熙来事件所反映的那样,党内高层权力斗争相当激烈,此次政权更替其实非常艰难。因此,习近平也必须首先掌控人民解放军,在此基础上营造出“安定团结”的局面。

习近平掌控军队,在相当程度上取得了成功。人民解放军腐败问题之严重非同一般,中国老百姓也是这样认为的。习近平今后当然还将继续通过人事和反腐败举措来控制军队,力争始终立于优势地位。然而,与人民解放军走得近了,就大有可能受到军方的逻辑,即安全保障的逻辑的影响。

领导班子无法应对急剧变化

掌握了军队后,习近平似乎也逐渐确立了在党内的领导。可是,习近平领导的中国面临诸多重大课题,而且其严重性正在不断加剧。这对中国共产党的挑战着实巨大。

最大的挑战来自“变化之快”。事物的思考方式、国家的结构以及相关管理人才的培养等统治体系与其说追赶,还不如说已经远远跟不上变化的速度了。这导致中国共产党在经济、社会、政治、外交和安保等所有领域都遭遇了难题,其严重性还在不断增大。中国已经进入无法只靠一个邓小平的讲话来解决所有问题的阶段。

以往中国共产党的突出的优点,在于其有能力准确把握自身问题,思考相应的解决方法并付诸于实施。然而今天,这种能力开始被打上了一个问号。要解决眼下的难题,共产党除了全面彻底推进自我改革之外别无他法。问题在于是否可能这样做。

妨碍改革的最大阻力是逐年扩大、力量不断增强的既得利益群体。以中国共产党为核心的政府、军队和国有企业等所有组织都成为了既得利益群体。如不打破这种局面,中国共产党就没有未来。

其次,是一个既老又新的问题,即基层会在多大程度上切实执行中央的政策。这是关乎中央与地方关系的问题,也是如何建设基层组织以便党和政府统治到位的问题,解决这些问题需要耗费巨大的能量。

理念与价值观的丧失

最后一个考验,是中国的国家和社会迷失了理念与价值观。应该凭借怎样的理念和思维来管理国家、处理对外关系?中国尚未找到其根本所在。

这是十分严峻的事态。中国共产党陷入了一种困境,即清楚问题所在,却不知道该如何解决,至少是无法统一各种意见。

文化大革命,除了传统价值观外,实际上还摧毁了社会主义、共产主义的建国精神。

邓小平(※3)将社会主义、共产主义作为未来坚持的目标,同时在追求物质富足的过程中找到了领导党和国民的精神要素。然而,对于当下的一代来说,追求物质富足已成为生活的全部。这种精神原本设想的是“富裕起来了,人们就会幸福”,但实际结果则是加剧了社会的矛盾和人们的不满。

因此,习近平似乎力图将“中华民族的复兴”及“中国梦”作为在新时代中应追求的精神。其具体内涵尚不明确。但是,这种时代精神不仅容易夹杂强国愿望和民族主义思想,也会诱发对外强硬态度。尤其是当国内统治遇阻时,不满情绪的矛头就会指向国外。

不可忘记协助“中国国内改革”

如是我们可以发现,习近平体制从上台之初就面临着极为严峻的内忧外患,这是胡锦涛时代(2003-2013年)所无可比拟的。内政与外交相互联动,将动摇中国的未来,其结果将会驱动亚洲乃至整个世界。中国已经成为一个拥有这般巨大影响力的国家。

习近平掌握权力,迎难而上,坚决地贯彻改革——除此之外,中国就没有未来。因为“中国共产党统治的国家”这种结构本身就排斥了其他有效的解决方法。然而习近平必能成功的保证是不存在的。

中国根深蒂固地抱有一种源于历史创伤和强权政治的强迫观念,即“美国设下包围圈,意图搞垮中国”的意识。国际社会尤其是日美两国应该清楚地认识到这一事实,协助中国尽可能平稳地度过充满困难的过渡期。

如今不是仅凭个别国家的军事力量就能解决国际问题的时代。有必要让中国国内的对外强硬派理解,强硬政策只会招致强硬政策的反击,仅凭力量不可能解决问题。

同时,也不可忘记“协助中国的国内改革”这一思路。中国的改革过程就是充满了如此之多的艰难险阻,其成败将立刻对整个世界产生重大影响。我们就生活在这样一个世界。

(2013年4月30日)

(※1)^ 习仲勋(1913-2002)。曾任副总理、全国人大常委会副委员长、中国共产党中央政治局委员等职。

(※2)^ 耿飚(1909-2000)。曾任副总理、国防部长、全国人大常委会副委员长等职。

(※3)^ 邓小平(1904-1997)。1981年至1989年任中国共产党中央军事委员会主席。曾作为最高领导人指挥实施了改革开放政策。

宫本亚洲研究所所长、日中友好会馆副会长、日本日中关系学会会长。生于1946年。1969年进入外务省工作。历任英国国际战略研究所(IISS)研究员、日本驻亚特兰大总领事、日本驻缅甸大使等职后,2006年至2010年间任日本驻华大使。著书有《今后如何与中国打交道》(日本经济新闻出版社,2011年)、《解读急剧变化中的缅甸》(东京书籍,2012年)。

相关报道
最新报道

最新专题

バナーエリア2
  • nippon.com专栏
  • In the news
  • 東方
  • 客观日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