反对TPP运动将农协引向衰退之路

山下一仁 [作者简介]

[2013.06.27] 其它語言 : ENGLISH | 日本語 | 繁體字 | FRANÇAIS | العربية |

日本的农业趋于衰退,而农协的影响力依旧不减。其力量的源泉来自何处?未来将走向何方?请看《农协的阴谋》一书的作者、曾在农林水产省长期负责农业政策的山下一仁的剖析。

人们抱有这样的难解之谜:

“日本农业正在走向衰退,为什么农协(JA,农业协同公会)却不断繁荣发展?”

“农业人口在减少,为什么农协却依然拥有巨大的政治影响力?”

JA的存储余额可与大型银行匹敌

日本的农业,一路走向衰退,难以挽转。

农业总产值1984年达到峰值11.7万亿日元,2011年减少到8.2万亿日元。与1960年相比,农户从606万户降至253万户(2010年),减少了一半以上。农业人口则减少到六分之一,从1454万人降到251万人(2012年)。但另一方面,JA这个农业协同公会则一直在发展壮大。如今会员增长了1.5倍,由1960年的654万人增加到2010年的969万人;JA的存储余额在2012年度扩大到88万亿日元,可与我国第二大银行一比高低;保险业的总资产为47.6万亿日元,与生命保险业最大公司日本生命的51万亿日元不相上下。

在政治方面,JA展开了一场反对日本参加TPP的政治运动,征集到了1千多万人的签名。去年年底的众议院选举中,许多自民党议员都因许诺反对TPP而当选。自民党所属的国会议员中,有半数以上加入了该党内部的反TPP议员联盟。

农业在衰退,但是为什么JA的经济和政治力量却会增强呢?要理解这一点,必须来看看JA的特殊性。

全能的组织

二战后出现粮荒,如果不采取措施,大米就会以高价流入黑市,于是政府采取了从农家收集销售大米的方法,为此改组成立了从农业到金融统管整个农村的团体,这就是JA。

银行业、生命保险业、财产损失保险业均得到政府营业许可的法人,在日本只有JA。这不同于按照购买农用器材、销售农产品等分门别类设置起来欧美农协,属于全能型的法人。

战后通过农田改革,佃户获得了农田的所有权,这样,社会主义势力在农村削弱,农户转向保守,而从中进行组织化工作的就是JA。JA支撑了由保守势力构成的长期稳定的政权,与此同时,它又成为给政权施压的最大团体组织。(大选中)JA操控的选票支持了自民党,而掌握政权的自民党政府则向JA提供各种好处,以提高大米收购价格、支付补贴等形式,作为回报。

如果政府提高大米收购价,那么JA的大米销售手续费收入随之增加。不仅如此,原本由于生产成本高效率低而理应放弃农业生产的零散兼职农户,也出于自己种稻比买大米便宜的原因而一直不肯放手农业。其结果,农地无法集中到农业专业户手中。

而且,平时在工厂等工作的兼职农户,不仅将工资收入,还把农田转卖为住宅用地时获得的巨额收入也存进JA的账户。保持大量兼职农户的存在,对兼营银行业务的JA实为有益无害。

农业衰退了,但JA继续兴旺昌盛。

三个支柱:准会员、兼职农户、高额米价

不能参与JA的决策,但只要是当地居民,任何人都可以“准会员”身份加入JA,利用其经营的各项业务。各种工会中,这种制度运用只有JA得到了认可。

JA积极劝诱当地居民成为准会员,为他们提供住房贷款、汽车贷款、以及条件优惠的保险。虽然农业人口减少,但JA总会员人数增加,就是因为准会员激增的缘故。

JA除了少数的大规模农业专业户外,还拥有大量的稻米兼职农户,在确保了资金的背景下增加准会员数,保存了政治影响力。高额米价使所有齿轮润滑运转,就是这样一种运作体系。

众议院选举制度向小选举区转变也起到了有利于JA的作用。在由2个候选人竞争的小选举区制中,选票即便是一个百分点投入对方,形成的是二个百分点(※1)的选票差距。这不是轻易能够挽回的。伴随农业人口的减少,JA即便失去了让自己的候选人当选的实力,但是依然拥有令他人落选的能力。

手续费收入减少导致基础崩溃

若参加TPP,取消大米关税致使米价低落的话,销售手续费收入也将随之减少,这样JA将失去现有成功模式的基础。其他农产品关税的废除,也将为JA销售手续费收入的减少带来影响。

受到JA的压力,自民党TPP对策委员会作出决议,要求政府将大米、小麦、牛肉、猪肉、乳制品以及糖类资源作物等多数农产品作为取消关税的例外品目,如果TPP谈判不能确保这一点,那么即使退出谈判也在所不辞。众参两院的农林水产委员会也通过了同样的决议。

但是,旨在签署高层次自由贸易协定的TPP谈判参加国家,不接受日本的例外要求。如果尊重上述这些决议,那么日本就不能参加旨在贸易、投资自由化的TPP。

维持关税令中小企业衰退,愤怒的矛头指向JA

如果是大企业,可以将工厂从日本转移到参加TPP的地区,向TPP成员国以“零关税”出口产品。然而,无法迁移工厂的中小企业,不付关税就不能出口。出于不利的竞争条件中的中小企业,将被排斥在广阔的亚太地区之外,国内的就业机会也将大大减少。

今年1月,政府设置的规制改革会议,已将银行、保险业的分离、对农协适用反垄断法等问题提上了议事日程。农协被逼入了困境之中。

如果农协反对TPP的运动获得成功,“日本不参加TPP”,那么包括中小企业员工在内的国民,将会把愤怒的矛头指向农协,可能反而会招致农协的瓦解。这样,农业和农业行政都将从枷锁中解脱出来。

(2013年5月14日)

(※1)^ 假设候选人A、B的得票率预测为50.5%和49.5%,而JA希望B当选时,只要动员其会员选民的1%将原本要投给A的选票投给B,这样B就可以由低于A1个百分点(-1%)上升到高出A1个百分点(1%),-1%和1%的差距为2个百分点。

佳能全球战略研究所研究主任、经济产业研究所首席研究员。生于1955年。1977年进农林省工作。历任日本驻欧盟使团参赞、农林水产省地域振兴科长、农村振兴局副局长等。2008年退职。近作有《TPP闹剧及后台 农协煽动开放门户之恐怖的远谋深算》(OKURA NEXT新书,2012年)、《农协的阴谋》(宝岛社新书,2011年)、《农业大爆炸的经济学》(日本经济新闻出版社,2010年)等。

相关报道
最新报道

最新专题

バナーエリア2
  • nippon.com专栏
  • In the news
  • 東方
  • 客观日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