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届非洲开发会议(TICAD V):检验日本对非外交未来前景的试金石

远藤贡 [作者简介]

[2013.05.31] 其它語言 : ENGLISH | 日本語 | 繁體字 | FRANÇAIS | ESPAÑOL | العربية |

2013年6月,第5届非洲开发会议(TICAD V)将在横滨召开。东京大学研究生院远藤贡教授通过TICAD分析了日本对非外交的现状与课题。

2013年6月1日至3日,第5届非洲开发会议(TICAD V)将在横滨召开。自1993年的第一届会议以来,由日本政府主导,非洲各国和援助非洲的各国政府、国际组织等踊跃参加,会议已成为广泛探讨非洲开发问题的平台。本届会议恰逢其诞生20周年。

日本外务省3月发行的“TICAD V手册”中用到了“携手生气蓬勃的非洲”的标语口号。这一口号比2008年第4次会谈(TICAD IV)发表的“横滨宣言”中提出的“奔向活力非洲”的表述更进一步,体现了在近年来的经济发展中正在发生着巨变的非洲。同时,手册将非洲定位为市场、资源供应方和投资地,旗帜鲜明地指出了今后日本的发展方向,将与非洲在经济领域形成互惠关系。

此外,手册中还表明,为使非洲摆脱武装冲突,促成和平与稳定,并视像长期以来被定位为援助非洲行动基础的“联合国千年发展目标(MDGs)”,日本将继续参与相关事务。3月在埃塞俄比亚首都亚的斯亚贝巴(※1)召开的TICAD V部长级预备会议原则上确认了上述几点内容。

日本或将构建对非外交“理念”

近年来出现上述政策动向的背景原因在于,进入21世纪以来,日本的对非政策“理念”正在逐步形成。日本《2012年版外交蓝皮书》指出,对于日本外交而言,非洲地区的重要性与日俱增,并列出了以下3个理由。

(1)认真致力于解决非洲面临的各种问题,这不仅是国际社会中负责任的一员所应当履行的责任和义务,也将有助于日本赢得国际社会的信赖

(2)非洲天然资源丰富的,人口不断增长,经济发展迅速,是一个潜在的巨大市场,日本有必要与其加强经济关系

(3)在推进联合国安理会改革与应对气候变化等全球性课题方面,非洲各国的支持不可或缺

就TICAD V与上述3点的关系而言,同“生气蓬勃的非洲”构建互惠关系与(2)具有密切联系;而促成和平稳定与实现联合国千年发展目标(MDGs)又与(1)和(3)相关。

在前述“理念”的原型出现之前,日本对非政策的特征总是被人认为是对国际社会及别国动向的“反应”。而且,对这种“反应”式的日本政策产生了重大影响的,无疑是中国的对非行动。

2000年以后,作为新兴援助国和经济大腕儿,中国在非洲地区的分量与日俱增。过去,法国政界一直将非洲定位为自己拥有巨大特权的一块大陆,这种关系被表述为“法兰西非洲(Françafrique,由法国和非洲这两个法语词组合而成,通常指法国与非洲的特殊关系——译注)”,近年来甚至有人模仿该词造出了“中国非洲(Chinafrique)”。可以认为,中国的这些对非行动给日本的对非政策造成了不小的影响,也促使日本的对非外交“理念”在政策性上更加精致化了。

2008年的TICADI V正是在这种新形势下召开的。该会议发表了致力于开发非洲这一政治意图的“横滨宣言”及其具体实施路线的“横滨行动计划”,并发布了名为“TICAD跟进机制”的文件,其目的在于作为一种进程而非数年一次的活动,检验TICAD的实施状况。

 “横滨行动计划”,就加速经济增长、实现MDGs、和平与善治、应对环境与气候变化问题、扩大伙伴关系等5个主题,明确提出了参与TICAD进程的国家与国际组织等在2012年前应该采取的行动方针和数值目标。“跟进机制”的目的在于监控TICAD进程的实施状况、检验既定目标的完成度、促进有关各方共享信息、开展必要讨论,它的建立也有助于掀起一股重视“效果”的援助新潮流。作为跟进行动的一环,日本在该机制建立后相继派出多个促进非洲贸易与投资官民联合代表团,由政府与企业协调开展了许多有助于加强日本与非洲各国经济关系的政策性工作。

参与构建和平行动:派遣自卫队与设立大使馆

为了应对在2008年前后开始引起国际社会关注的索马里海域和亚丁湾的“海盗”问题,以及参与联合国在2011年7月9日实现独立的南苏丹共和国开展的维和行动,日本分别派出自卫队,加大了参与非洲和平事务的力度。

针对“海盗”问题,日本首先在2009年1月派遣了海上自卫队护卫舰为本国相关船只(日籍船舶及日本人乘坐的船舶等)护航。同年6月制定《应对海盗法》后,日本便可依据联合国海洋法公约对任何国籍的海盗行为实施处罚,并为所有国家的船舶提供护航了(为开展针对海盗行为的逮捕和审讯等司法警察活动,海上保安厅官员随护卫舰出航)。此外,日本于2011年6月在吉布提开设首个境外自卫队专属基地,建立起常态化体制,以实施打击“海盗”的各种措施。

之后,2011年11月15日召开的内阁会议决定向南苏丹派遣自卫队。具体内容是依据联合国安理会在南苏丹独立的前一天(7月8日)通过的第1996号决议,向独立后的维和部队——联合国南苏丹共和国特派团(UNMISS)派遣300名左右的自卫队员。之所以做出上述决定,一个背景原因在于南苏丹产油区的生产量占独立前整个苏丹总产量的近8成,日本一直视之为对本国资源战略具有重要意义的一个国家,同时,此举也是为了回应当年8月联合国秘书长潘基文向菅直人首相(时任)提出的派遣自卫队的请求,借此表明自己致力于成为“国际社会中负责任的国家”这一态度。

除了向吉布提和南苏丹派遣自卫队外,起初设在两国的联络办公室很快被升格为大使馆这一点,也同样受到关注。日本于2012年1月1日在吉布提设立了大使馆,并计划于2013年度内在南苏丹设立大使馆。这种在战略基地修建驻外使领馆,与构建和平行动联动的做法,体现了日本对非外交的新特点。

今后对非外交的课题

或许我们必须注意到——此次除了日本政府、联合国、世界银行与联合国开发计划署(UNDP)外,作为非洲联盟(AU)执行机构的非盟委员会也首次成为了TICAD全体大会的联合主办方。迄今在举办TICAD的过程中,确认了2010年以后将由上述各方共同举办,并一直同非盟委员会共同主办了跟进会议。日本政府对预防、管理和解决非盟纠纷的活动表示重视,并明确表态,将把加强与非盟的关系作为对非外交的首要工作之一。

3月在阿迪斯阿贝巴举行的部长级预备会议,成为确认TICAD V方向性的重要机会,但非洲方面针对预定将在全体大会中最终获得通过的“横滨宣言2013”和“横滨行动计划2013-2017”提出了各种问题,引起了人们的注意。同时,决定与非盟共同举办TICAD时担任主席的让・平(加蓬)委员长对TICAD表现出了善意的态度,而2012年当选的后任委员长科萨扎纳・德拉米尼・祖玛(南非)则被认为对TICAD的态度略显谨慎。

综上所述,我们可以发现,尽管传统的TICAD在官民合作的前提下加强了民间及其他领域的经济关系,但在非洲经济形势日新月异的今天,相对于以往那种以政府开发援助(ODA)的框架为中心的平台,TICAD也有可能已经迈入了需要更加灵活应对问题的阶段。此外,可以认为,今后若要继续推行重视非盟的外交政策,那么,对于非洲多边外交的据点亚地斯亚贝巴,就有必要从新加以认识,并探寻投入相应资源的可能性。总而言之,TICAD V本身或将成为检验日本对非外交未来前景的重要试金石。

(※1)^ 同时也是非洲联盟总部所在地

东京大学研究生院综合文化研究科(国际社会科学专业)教授。主要研究非洲现代政治、现代国际关系。1987年毕业于东京大学教养学部国际关系论分科。1989年东大研究生院综合文化研究科国际关系论硕士课程结业。1993年英国约克大学研究生院南部非洲研究中心博士课程结业。历任东大教养学部助手、研究生院综合文化研究科助手、副教授后,2007年起任现职。著书有《纠纷与国家形成—来自非洲和中东的视角—》(合著,JETRO亚洲经济研究所,2012年)等

相关报道
最新报道

最新专题

バナーエリア2
  • nippon.com专栏
  • In the news
  • 東方
  • 客观日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