从福岛核电站事故思考风险与安全

伍迪・爱泼斯坦 [作者简介]

[2013.09.19] 其它語言 : ENGLISH | 日本語 | 繁體字 | ESPAÑOL | العربية |

自福岛核电站事故以来,2年半的时间过去了,日本围绕核电站重启风险的争论仍在继续。何谓“风险”?风险管理专家伍迪・爱泼斯坦今年3月在原子能政策研讨会上就正确理解风险发表了演讲。下面就请看演讲摘要。

我想谈谈有关风险和社会的问题,希望我的话有助于公众与决策者构建起诚信关系的基础。

我们今天聚集在这里谈论核能,是因为福岛第一核电站的核能事故。2011年3月11日的核电站事故,让世界的注意力集中在我们是否可以以一个安全且可接受的形式来利用核能上。

我既不赞成也不反对核电站。然而,我赞成正直,反对不诚实。30年来,我作为一个数学家一直从事风险分析工作。风险分析师的目标有两个,即向决策者提供合理的论据,并给公众一个清晰、实际的解释。

何谓风险?

风险(即安全性)是对以下三个问题的回答。

(1)怎样的失败有可能发生?
(2)其概率有多大?
(3)失败造成的后果是什么?

核能发电,无论是过去还是将来,总是与风险相随,100%的安全是不存在的。如同负责调查福岛核事故的国会事故调查委员会委员长黑川清所说“事故发生,机器受损,人类犯错。”

长期以来,大多数监管机构一直认同这样的安全目标,称必须确保核电站堆芯熔毀事故的概率不大于每万年一次,核辐射大量扩散事故的概率不大于每十万年一次。

截至2011年3月10日,世界上商用核电机组有438座。如果它们的运转率各为70%,并基于上述安全目标,确保了安全标准的话,那么,在世界的某个地方,发生堆芯熔毀事故的概率大约是每百年三次。这就是说,在你的一生中,预计会遇到2-3次堆芯熔毀事故。

那么我想问大家一个问题。在世界的某个地方,如果核辐射大量扩散事故的概率约为每330年一次的话,你认可原子能发电吗?这个概率随着核电站的增加而上升,而且还应该认识到我们都是地球村的居民,如果中国发生了事故,将会影响到冲绳人的生活。

我在这里谈论的只是事故的概率,没有涉及这类事故引发的死亡以及疾病。此外,遭遇车祸、饮酒过量、高脂肪饮食及吸烟带来的风险将会更高。

情感因素的影响

核电的优势,在于可以减轻二氧化碳对环境的影响,降低对石油的依赖,改善贸易结余,减少化石燃料对大气的污染。但是,在思考核能之际,这些长处几乎都被我们忽略了。问题在于我们如何看待风险。

我们即便放弃核电,对社会的技术影响也不会消失。日本的海岸满是煤气、石油、液化天然气(LNG)的储罐。我们已经研究了大地震,海啸和台风对化工、石油和天然气行业有可能带来的不利影响。坦率地说,存在着殃及环境、社会、经济的灾难性事故的可能,其程度与福岛核电站事故不相上下。

决策者们倾向于借鉴经济学来感知风险。此时一个关键的前提,是个人和社会采取合理的行为方式。在这种前提下,如果我们能够为人们提供更多更好的信息,那么每个人都会依据尽可能多的信息,作出更合乎逻辑的理性决定。

但是,人们的行动往往缺乏理性。理性的决策只占其中的一部分。情绪也变得同样重要。决策中不考虑情感之必要性的人,可以说是忽视了人类的实情。

与公众对话的努力

科技人员如何才能更有效地与公众和政府协作呢?我们科技人员需要成为更好的听众。对所有当事者来说,必须理解各自的重要问题是什么,并且应该能够做出更加清晰明了的解释。

问题的一方面在于科技人员回避与公众交流的倾向增强了。100年前,对于最新的科学理论和发明,各大报章都会以一个受过教育的人能够理解的方式刊登相关报道,存在着与社会公众的对话,科学是一个热门的谈论主题。

然而今天,我们这些置身科学界的人,与社会隔绝,变得傲慢,失去了与公众对话的技巧。

福岛核事故后不久,我参加了茨城县东海村(日本第一个石墨慢化反应堆及商用核电站所在地——译注)的居民大会。会上,一位妈妈忧心忡忡地询问主持会议的“科学家先生”有过辐射量对孩子的危害问题。这位博学的先生居然回答:“请你去互联网查一查”。

互相沟通的技巧

科技人员研究积累的成果广为理解和应用,对于这种过程我们如何去理解呢?

第一步,是我们应该养成倾听的习惯。倾听是与对方建立联系的开始。

第二步,是相互提出尖锐难解之题。提问为你打开知识的大门。上述风险的定义也是寻求对三个问题的解答。技师质疑我们支持和技术可能危害公众,以及人民的情况下,决策者必须提起精神。我们科技人员应该具有一种精神,质疑那些靠我们支持的决策者;而且,当技术或有可能对社会带来危害的时候,还必须促使公众也采取同样的行动。

第三步,是要认识到,科学决非是精准的最终结论。科学与时俱进,会有意想不到的发现并随之发生变化。我们科技人员必须帮助人们理解不确定性,进而防备“意外之事”,构建弹性机构,在事故时——而非万一发生事故的话——可以灵活应对。

安全是个人的认识问题

福岛核电站事故后,许多日本朋友问我:“要到什么时候才能说彻底安全呢?”我是这样回答的:“你认为足够安全的时候就足够安全。你想怎样生活?为了你希望的生活方式,你能接受怎样的风险呢?”

不存在解决全部问题的神奇答案,只有困难的选择,有时存在客观的安全标准,但有时则只能迫使你凭感觉去选择。重要的是我们大家要对自己的抉择承担责任。这一点,如同在福岛第一核电站发生的事情那样,特别是在你的决定导致错误的结果时显得更加重要。当你错了,即使你是最后一个知道的,你也应该第一个承认这个错误。

风险是个人的认识,也是一种感觉。我们科技人员,应该把自己知道的和不知道的事情都如实地说出来,必须诚实地面对公众和政策者。我们必须携起手来,坚持对话,不断寻求正确的道路。

(节译自2013年3月25日在广岛召开的“亚洲低碳社会和原子能政策”研讨会上的发言。英语全文刊载于爱泼斯坦的网页)

国际风险管理公司斯堪伯奥顾问,日本原子能安全推进协会技术审查委员。

相关报道
最新报道

最新专题

バナーエリア2
  • nippon.com专栏
  • In the news
  • 東方
  • 客观日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