让“国际文凭”在日本普及

岩崎久美子 [作者简介]

[2013.12.10] 其它語言 : ENGLISH | 日本語 | 繁體字 | FRANÇAIS | ESPAÑOL | العربية | Русский |

从培育在国际社会中发挥领导才能的人才这一战略目标出发,日本政府意图将“国际文凭”教育项目,扩大到更多的学校中去。为此,包括如何协调日本国内的大学升学考试制度在内,有必要采取某些灵活的措施。

对国际文凭的关注度迅速提高

为取得世界通用的大学入学资格而开设的“国际文凭(International Baccalaureate,以下称IB)”教育项目,在日本教育界骤然引起关注。

IB是由一个国际性教育基金会国际文凭组织(The International Baccalaureate Organization,以下称IBO)依据瑞士民法提供的教育项目。IBO总部设在瑞士的日内瓦,自1968年成立以来的主要任务,是向获得认可的学校提供统一的教育课程、组织实施IB考试、授予文凭证书等。日本自1979年获得IBO的认证以来,认可了IB持有者的大学升学考试资格。

IB最初是以国际学校为中心推广的。当时,国际机关工作人员的子女等就学的国际学校,配合不同大学的入学资格要求,为那些要升学的学生实行个别教育。这样的教育,有违国际学校的办校理念,而且为学校的经营也带来了很大负担。因此人们开始认识到,国际学校有必要完善一种统一的、在中等教育后能够顺利进入各国大学的共同教程和全世界承认的大学入学资格。

日本最先采用IB的也是国际学校。之后,《学校教育法》第一条中规定的学校(称为“一条校”)(※1)中,以私立学校为主,也出现了在尊重(国家的)“学习指导要领”的基础上,引进IB制度的学校。这些学校的学生,历来都在掌握了日语和英语的基础上获得毕业文凭,升入欧美的大学或日本国内具有国际化特色的大学。截至2012年3月,高中二、三年级中采用大学预科项目(Diploma Program,以下称DP)的学校共有16所,其中11所是国际学校,其他5所是私立的“一条校”。

IB学校200所——政府主导的“培育国际化人才”计划

这种在有限的学校中采用的IB,由于以政府为中心开始在日本的高中积极推进,所以近年来引起了人们的关注。例如,2012年6月由政府的“国际化人才培育推进会议”提交的《国际化人才培养战略》中,作为一项具体措施,提出将“高中毕业时可以获得IB或采用同一教育标准的学校在五年内增加至200所左右”。

打出这样的战略方针的背景,是产业界、学术界和政府都强烈地认识到,在全球化进程不断推进的世界,置身价值观多样化或有异于自身的群体中,积极思考、主动行动,能够发挥领导作用的国际化人才的培养变得十分重要,成为一项亟待解决的政策课题。

日本国内长久以来形成了独自的文化,教育起着传播这种文化的作用。但是,在全球化的浪潮中,有着不同人种、民族共存历史的欧美各国所必需的那种思维、态度、规则和交流,也逐渐成为对我们的要求,日本以国民教育之名推行的培养建设国家、社会人才的教育中,需要添加进这种适应时代要求的教育课程。

培养“生存能力”的“预科学习”

而且早些时候,针对如何具体体现“学习指导纲要”的中心思想“生存能力”,日本教育界还在重视学生的自主学习、掌握学习方法、应用活用能力、解决问题能力等方面,探索未来社会必需的活学活用型教程。

一般来说,IB是在尊重学生自觉能动性的基础上,为学生提供类似于大学的讲座、学习方式的课程,例如撰写执笔实验报告、小论文进行课堂讨论等,具有大学预科的性质。正因为如此,在参加IB的大学预科项目之前,有必要分阶段地系统地掌握基础知识并消化完成相应的学习量。DP就是为了促进这些智力成熟的学生灵活应用所学到的知识,进一步拓展他们的能力而设置的教学项目,适宜于国际化人才和具备领导素质的人才的培养。

为此,作为对应全球化的社会变化、具备社会要求的知识活用型教程,IB以其均衡得当恰到好处的“一揽子教育”,不仅得到私立学校的支持,还在国立、公立学校中开始引起关注。

“日语DP”——雄心勃勃的政府目标的实现措施

那么,政府提出的“引进IB或将采用同一教育标准的学校增加至200所左右”这个目标,是否有可能实现呢?

第一,最大的难题,是要确保大量用英语授课的外国IB教师。居留日本的外国教师不仅在绝对人数上少,而且和工资、假期等福利制度优厚的国际学校教师相比,日本的“一条校”受国内法律及制度的束缚,难以给外国教师以特殊待遇。

为确保可用英语授课的外国教师,作为一项解决措施,文部科学省通过和IBO协商,决定在一部分课程中开发和引进可用日语授课的“日语双语大学预科项目”(Japanese Dual Language IB Diploma Program,即所谓的“日语DP”)。这样,在某些科目上就可由日本教师指导,降低了日本的高中,其中尤其是国立、公立学校引进IB的门槛。此外,还可以考虑充分利用地方政府实施的“外国青年招聘项目”(The Japan Exchange and Teaching Programme,日本交流和教学计划),由国家、地方政府携手共同邀请外国教育专家。

设法将IB纳入日本的大学升学制度

第二,对学生的升学前景如何估测呢?IB制度中每个班的人数一般在25人以下,所以,如果以最多25人乘以200所学校来计算,预计有大约5000名持有大学预科项目文凭的考生。这类约5000名的考生的出路将会怎样呢?是否能有数量足够的大学参考并承认他们的IB分数,准许他们入学呢?

实际上,日本国内的大学对IB的认知度比以前有了相当大的提高,一部分大学对IB给予了积极的评价并承认这类学生的入学。但是,并非日本所有的大学都采取同样的措施。在日本,出具全国大学统一入学考试的成绩,是参加国立、公立大学及部分私立大学入学考试的必备条件。

IB的得分已经标准化,变动幅度小,在欧美的大学中,它作为升学考核资料,具有很高的信赖性。为此,如何制定一个换算标准,将IB分数转换成全国大学统一入学考试的分数,这也是值得考虑的一个问题。

或者,每个大学可以划定独自的IB分数线,对这类考生进行特招考试,这也是一个比较理想的方式。针对这种如何确保教师和学生升学门路等问题,在日本国内的学校制度、法律解释等方面,能否用一些可称之为特例的灵活措施进行社会担保,将成为推广IB的关键。

IB会在日本推广并得到广泛认可吗?对此我们只能耐心注视今后的发展。不过,现在已有部分学校明确表示要引进IB,其关注度在不断提高。

总之,日本若能将IB作为一种模式引入本国的教育,那么它将在融入日本的过程中,发展成为适合日本自身的教育项目而得到融纳,并因此改善历来的教育。

从这层意义来看,即便不是IB本身在日本普及,但它的理念及教程的精髓,将伴随全球化的发展,在日本国内切实得到推广。

(2013年10月7日)

(※1)^ 包括幼儿园、小学、初中、高中、初高中一贯制学校、残疾人学校、大学和大专。

国立教育政策研究所综合研究员。研究领域为终生学习论、社会教育论。筑波大学研究生院博士课程结业。致力于构建日本式IB公立高中模式的实证研究。编著有《国际文凭 世界公认的卓越教育项目》(合著,明石书店,2007年)等。

相关报道
最新报道

最新专题

バナーエリア2
  • nippon.com专栏
  • In the news
  • 東方
  • 客观日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