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0年东京奥运会申办成功及其对日本社会的影响

原田宗彦 [作者简介]

[2013.11.11] 其它語言 : ENGLISH | 日本語 | 繁體字 | FRANÇAIS | ESPAÑOL | العربية |

2020年奥运会已确定将由东京主办,而东京脱颖而出的原因何在?随着奥运会的召开,日本最大的城市东京又将发生怎样的变化?体育社会科学领域首屈一指的权威人士将对此做出大胆预测。

2020年东京奥运会申办成功

在2020年夏季奥运会及残奥会申办活动中,东京赢得广泛支持,最终胜出成为主办城市。尽管此次成功的一大原因在于申奥委员会借鉴之前申办2016年奥运时的经验,开展了细致的工作,但更为重要的是:此次被选为正式候选城市的是三个各自存在问题的城市。

伊斯坦布尔希望能成为伊斯兰世界首个举办奥运会的国家,这符合奥运会的举办初衷,因而曾被视为众望所归的一匹白马,但6月爆发的反政府运动和邻国叙利亚日趋恶化的周边形势削弱了其竞争势头。此外,针对评估委员会报告书中指出的“市内交通拥堵”问题,该市也没有明确回答将如何解决,导致评委始终无法打消对其交通基础设施方面的担忧。

马德里遭受了欧洲金融危机的迎面冲击,高失业率和国内示威游行给人一种该城市在申奥竞赛中落后一步的印象。为了在国际奥委会(IOC)大会召开前夕,即8月的世界田径锦标赛前后展开猛烈攻势,马德里积极实施了以菲利普皇太子为先锋的皇室外交。然而,此番攻势过猛,甚至用了当地报纸整整一个版面来刊登据称已表示支持马德里申奥的51名IOC委员的大头照,引起IOC委员不悦,种种行为导致其在票选前丢了一些支持票。

另一方面,针对“为何选择东京”这个问题,东京始终找不出能让世界信服的理由,一直处在苦思焦虑之中。不过,东京的基础设施和财政状况赢得了高度评价,尽管在三个城市之中没有什么突出的优点,但东京的优势在于自身缺点比其他两个城市少。在申奥工作后期强调的“安全”“安心”获得成功,城市能力受到了肯定,被认定为可以确保奥运会顺利举办。

虽然污染水问题尚未解决,但世界为7年后的日本及其安全、安心投上了信任票,日本则被赋予了遵守其承诺的重大义务。

创造全新的“东京模式”

战后迎来过两次夏季奥运会的城市只有伦敦(1948年和2012年)和东京。举办1964年那届奥运会之际,日本启动了大型城市改造项目,包括修建东海道新干线、实现羽田机场的国际化升级和完善首都高速公路网在内,投入总额高达1万亿日元的资金大举兴建国家基础设施。然而,主办方并未表示2020年的奥运会需要实施如此大规模的开发行动。第二次奥运会需要创造出有效利用1964年奥运遗产的“东京模式”,而符合全新东京模式的做法恐怕就是要建设充分考虑环境与景观因素、具有可持续发展能力的国际集客(吸引访客——译注)型城市。

作为东京来说,这里没有贫民窟和需要进行重新开发的老旧工业区(Old Industrial Area),因此被认为不必像举办2012年伦敦奥运会的伦敦东区那样进行重新开发或实施诸如修建巨型购物中心之类的城市改造项目。东京是一个成熟的都市,除了建设会场(比如修建新国立竞技场和运动员村)外,开展其他大型公共事业的可能性很低,但为了推进城市的无障碍化进程,改善城市景观,必须将电线埋入地下,撤除电线杆,还要对高速公路等城市基础设施进行维护管理,防止老化,确保其安全性,诸如此类,作为成熟都市所特有的课题堆积如山。

今后,或许我们应该以申奥为契机,激活过去因无法确定目标而长期停滞的、关于城市建设的讨论工作,将截至奥运会开幕前的7年“期限”作为激发新型创新的动力加以利用。

奥运会推动的伦敦东区的新开发项目(图片提供:笔者)

向国际集客型城市转型

那么,以2020年奥运会及残奥会的举办为契机,东京应当着眼于哪些城市建设工作呢?巴塞罗那的城市改造事业可以为我们提供一些参考,该市借助1992年举办奥运会之机,打破了中世纪老旧城市的灰暗氛围,转变为世界级的旅游城市。其效果十分显著,举办奥运会前的1990年时,该市全年的住宿游客人数为380万人,而2000年时增至778万人,翻了一倍。尤其是入境游客人数增长明显,外国游客的比例甚至从1990年的48.8%猛增至2000年的68.7%,巴塞罗那开始作为游客增长率最高的欧洲城市而闻名于世。

这种城市改造事业的成功形成了广为人知的“巴塞罗那模式”,而在成熟都市召开的2020年东京奥运会也将被赋予借主办奥运会之机开展城市建设、创造与之相关的奥运遗产等使命。目前,人们最为期待的是吸引更多外国游客来到东京,实现旅游产业的振兴。然而,尽管作为商业中心的功能十分完备,但东京都缺乏具有历史底蕴的旅游资源,而且长期以来也从未特别重视过旅游产业。

据欧睿信息咨询公司(Euromonitor international)称,2010年到访过东京的外国旅行者为382万人,相比香港的1997万人、伦敦的1471万人和巴黎的818万人,可谓少之又少。东京都实施的“2012年度各国外国旅行者行动特性调查”也表明,35.3%的外国游客将商务活动作为旅行目的(游览目的为45.1%),多数人对游览闹市区比较感兴趣,比如在银座、涩谷、新宿品尝日本美食和购物等。以下将对此展开分析,并提出两点建议。

推进日本整体的体育旅游事业

随着申奥的成功,想必东京的知名度和人们对来东京旅游的兴趣度都将提高,有两种方法可将之用于吸引更多海外访客。一是在东京创造新的旅游资源,提高城市魅力,二是通过宣传日本整体的品牌力量,进而宣传东京作为日本门户都市的魅力。

(1)创设东京体育委员会

谈到创造旅游资源的最初步骤,除了通过重建江户城、将架在日本桥上的高速公路设于地下等方法来恢复遗失的都市记忆外,引入针对外国游客的赌场和修建业已确定的大型邮轮的停泊基地也是行之有效的办法。如果说这些仅不过是大兴土木的层次而已,那么我们还必须创设和引入如东京马拉松赛般在国际上具有强大吸引力的体育赛事。要想吸引游客到访缺乏历史性旅游资源的东京,恐怕应该最大限度地有效利用东京因申奥成功而得到提升的、作为一个“国际体育城市”的魅力。因此,笔者建议创设“东京体育委员会”,通过这一组织来构筑一个借助体育带动人群的体系。

(2)东京门户构想

日本拥有丰富的体育旅游资源。从北海道的粉雪到冲绳的珊瑚礁,还有覆盖60%以上国土的森林、山岳地带和绵长的海岸线等,户外运动资源的多样性之丰富,在全球范围都是绝无仅有的。今后,LCC(廉价航空)的扩张将加大“游客流动性”,SNS(社交网络服务)和智能手机的普及将加大“信息流动性”,这很可能吸引更多主要来自亚洲地区的体育游客,而随着连接成田和羽田机场的铁路铺设完成,预计外国游客的出行便利性将得到飞跃性的提升。笔者的第二条建议正是以东京为轮毂,带动日本整体的体育旅游事业发展振兴。

标题图片:日刊体育/Aflo

(2013年10月1日)

早稻田大学体育科学学术院教授。1954年生于大阪府。1977年毕业于京都教育大学教育学部。1979年筑波大学研究生院体育研究科毕业。1984年宾夕法尼亚州立大学体育与娱乐学部博士课程毕业。曾任鹿屋体育大学助手、大阪体育大学讲师及教授、富布莱特高级研究员(德克萨斯A&M大学)等职,2005年起任现职。另兼任日本体育管理学会(JASM)会长、一般财团法人日本体育观光推进合作机构(JSTA)会长等职。主要著书有《体育产业论第5版》(杏林书院)、《体育与娱乐服务论》(健帛社)、《体育经营学》(大修馆书店)、《体育活动的经济学》(平凡社新书145)等。

相关报道
最新报道

最新专题

バナーエリア2
  • nippon.com专栏
  • In the news
  • 東方
  • 客观日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