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估蒙古在日本外交战略中的地位

冈洋树 [作者简介]

[2014.09.02] 其它語言 : ENGLISH | 日本語 | 繁體字 | FRANÇAIS | العربية | Русский |

在“蒙古籍三‘横纲’时代”的今天,日本人对蒙古国更感亲切。最近蒙古在北朝鲜绑架日本人问题上担当与北朝鲜间的仲裁人角色,在外交舞台上亦颇受关注。以下,将从历史的角度再次审视日蒙关系。

夹在大国强权政治之间

在日本人看来,蒙古的出现总是伴随着一种唐突之感。无论是13世纪时的元寇、还是当今蒙古出身的力士崭露头角,以及看到蒙古在北朝鲜绑架日本人问题上担当日朝间仲裁人的报道,不少日本人都会有一种唐突感。也许正是因为这样,如今才出现了一股要重新评估蒙古在日本外交中的价值的风潮。要正确理解这一问题,与其考虑“蒙古对日本的价值”,不如反过来考虑一下日本对蒙古的价值,这才是捷径。

国家的安全保障对任何国家都是生死攸关的问题,这对蒙古国也是一样。但问题在于,挟在俄罗斯和中国两个大国之间、仅有270万人口的小国蒙古国如何才能保障自身的安全。近一个世纪的蒙古国历史表明,唯一方略是利用大国的权力政治。那么,曾经与中俄争夺蒙古及其周边地区霸权的日本,在经历了二战和冷战之后,对当今的蒙古又有多大的价值呢?

历尽曲折方才诞生的蒙古人民共和国

藏传佛教第八世活佛哲布尊丹巴(博克达汗)领导的蒙古,借1911年的辛亥革命之机宣布从清朝独立时,他们所利用的是俄罗斯殖民主义的野心。沙俄通过1912年签订俄蒙条约,在表示支持哲布尊丹巴政府的同时,也确保了在蒙权益。

1917年俄国爆发革命后,蒙古一度被力图收复失地的中国军队以及与苏联敌对的白俄军队占领。1921年,蒙古人民革命党在苏联红军支持下组建了义勇军,并驱逐了中国军队与白俄军队,同年7月成立了以活佛为元首的立宪君主制人民政府。

1924年活佛圆寂之后,第一届国家大呼拉尔(会议)决定改国名为蒙古人民共和国。二战后的1946年,中华民国政府承认其独立。1949年中华人民共和国成立后,在上世纪50年代的中苏蜜月时期,蒙古与中国的关系曾短时间得到改善,但随着中苏开始出现对立,对华关系再趋恶化。虽然蒙古人民共和国曾经是苏联的卫星国,但在1961年以独立国家身份加入了联合国。

内外蒙古未实现统一

不过,蒙古利用大国争取独立的尝试也付出了巨大代价。在《日俄协约》(1907年到1917年间,日俄4次谈判为划分东亚势力范围签订的条约)中,沙俄一方面承认日本在内蒙的权益,一方面也得到了日本的承诺,将外蒙(戈壁沙漠北方的旧称)纳入了自己势力范围。不过,在确保俄罗斯在外蒙的经济权益之后,沙俄为避免与日本及中国的关系恶化,并不主张内外蒙古合并,还迫使外蒙承认中国对外蒙的宗主权,否定了外蒙的独立。此后,苏联也沿袭了这一方针。在可谓革命输出的人民革命党独裁统治下,蒙古产生了大量被清洗的牺牲者,他们当中许多人是被作为日本间谍来肃清的。

另一方面,留在中国内蒙的蒙古人也与外蒙的同胞一样,试图利用日本的野心。例如,1915年俄中蒙三方签订《恰克图协约》否定了内外蒙古的合并后,出身内蒙东部、博克达汗政府的军事指挥官巴布扎布便与日本联手搞起了独立运动,这就是所谓的第二次满蒙独立运动。

利用日本野心搞独立自治的巨大代价

1925年,在国共合作背景下,在共产国际、蒙古人民共和国的援助下开展的内蒙古革命,与其说是社会革命,莫如说是民族运动。其中的部分领导人在1931年的九・一八事变中曾配合关东军暴动,与中国军队作战,也是企图借助日本的力量实现独立或自治之举。被视为日本傀儡的德王(徳穆楚克栋鲁普亲王)同样是借力日本搞自治运动的人物,内蒙所付出的代价与外蒙一样巨大。

虽然满洲国设置了内蒙东部的蒙古人“自治”的兴安省,德穆楚克栋鲁普亲王(德王)在西部成立了蒙古联合自治政府,但是蒙古人不但没有实现真正的独立,甚至连自治也得不到满足,而且一切都随着日本的战败而烟消云散。二战结束后内蒙的领袖曾尝试与外蒙合并,不久也遭到挫折。新中国成立后,内蒙虽建立了蒙古族自治区,独立运动领导人却遭受到迫害。

利用大国进行独立、自治的尝试代价虽大,但至少现在蒙古国(1990年从社会主义转为多党制的总统制,人民共和国改称为蒙古国)作为一个独立国家是一个现实存在。对蒙古人来说,这一成果不应否定。现在蒙古的历史记述,也将这一点归功于1911年以来先人们的努力。

本世纪30-40年代的领导人乔巴山元帅,虽然让众多国民成为肃反的牺牲品,但作为实现独立的功臣,他的石像现在仍然耸立在蒙古国立大学门前,而斯大林的雕像在民主化运动后很早就被推到在了一旁。

蒙古略史

1911年 辛亥革命,从中国(清朝)分离,建立自治政府
1919年 撤销自治,处在中国军阀统治下
1921年7月 成立以活佛为元首的君主制人民政府,宣布独立(人民革命)
1924年11月 活佛圆寂,宣布成立人民共和国
1961年 加入联合国
1972年2月 日本与蒙古建交
1990年3月 引进多党制,事实上放弃社会主义
1992年2月 蒙古国宪法实施(国名改为“蒙古国”)

(来源:外务省)

开拓日蒙关系的新天地

夹在俄罗斯与中国两个大国之间的小国蒙古,其地政学位置至今也无改变。因此,他们一方面与两国都保持良好关系,坚持全方位外交,同时又在寻求第三方伙伴,以保障自身安全。最大的伙伴候选国就是美国和日本。蒙古科学院一位资深研究专家曾对笔者表示:“蒙古在军事安全上寄望于美国,经济安全上寄望于日本”。

但无论是美国还是日本,都早已过了对蒙古领土抱有野心的时代了。因而,只能以某种形式的合作来吸引美日的眼球。蒙古的研究者们经常告诉笔者,说我们蒙古人与俄罗斯人长期交往,对他们十分了解。日本若是对俄罗斯有什么话说,我们能起到作用。如果把俄罗斯换成北朝鲜,就能够理解为什么蒙古会在绑架问题上出面了。

寻求民族独立与自治的蒙古看到的日本价值,与日本看蒙古的价值常有错位。以往的日本只把蒙古独立视为俄罗斯(包括苏联)的谋略,没有想到过蒙古有独立的能力。因而蒙古对日本而言,首先最重要的是本国利害问题。

问题在于,日本能否超越北朝鲜问题、自然资源筹措问题等与本国直接相关的利害关系,在蒙古身上找到超额价值。因为,承受日本传统的蒙古相朴力士们能够身着日本民族服装英雄般地凯旋回国,像这样的国家并不多见。

(2014年5月13日)

标题图片:2013年举行日蒙首脑会谈时,安倍晋三首相把横纲(※1)白鹏书写的斗方赠送给蒙古国总统额勒贝格道尔吉(右)。摄于2013年3月30日,乌兰巴托/时事通信社

(※1)^ 横纲是日本相扑力士的最高级别

东北大学东北亚研究中心教授,专修蒙古史。1959年生,1991年3月获得早稻田大学研究生院文学研究专业学分后退学。2005年3月获博士(文学)学位。历任早稻田大学助手、日本学术振兴会特別研究员(PD)、东北大学东北亚研究中心助教等职,1996年起任现职。主要著作有《清代蒙古盟旗制度研究》(东方书店,2007年)等。

相关报道
最新报道

最新专题

バナーエリア2
  • nippon.com专栏
  • In the news
  • 東方
  • 客观日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