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点在于将石破“拉入内阁”——安倍首相的内阁改组

柿崎明二 [作者简介]

[2014.12.10] 其它語言 : ENGLISH | 日本語 | 繁體字 | FRANÇAIS | العربية |

安倍首相实施内阁改组和自民党高层调动的意图何在?人事变动后政权内的势力平衡将有何变化?活跃在永田町一线的政治新闻记者将为我们做一番解说。

安倍晋三首相完成了第二次政权成立以来的首次自民党高层人事调动和内阁改组。日本采用的是国会多数派推选首相并组建内阁的议院内阁制,执政党与内阁的人事安排是表里一体的关系。

此外,众议院选举引入小选举区制度后,再加上自民党政权内派阀势力的衰退,首相兼总裁的权限日渐集中。过去,派阀合纵连横建立的分权式统治体系得到贯彻,自民党被称作派阀联合政党的时期,为了避免分裂,甚至探索过由不同人物分任总理(首相)和总裁的“总・总”分离模式。但如今,党和内阁的人事权力都掌握在首相兼总裁手中。笔者将立足于这一实际情况,尝试探究安倍首相把自民党高层人事与内阁改组结合起来,从“政权人事”的角度整体分析、安排的真正意图。

本次人事安排是“下届总裁选举的布局战”

说得极端一点,对于安倍首相而言,本次政权人事即是预定于明年秋季举行的自民党总裁选举的“布局战”。政权人事的重点在于前干事长石破茂的待遇,以及首相与党内集团、派阀关系的重新设定。因为石破被推测将会成为总裁选举时的最大“威胁”,集团和派阀的动向很可能会左右总裁选举的形势。

代替兼任首相的总裁执掌党务工作的干事长不仅与所属党派的国会议员接触颇多,而且在政党补助金的分配和党内人事安排方面拥有强大的权限。2012年总裁选举中,石破的国会议员票虽低于安倍首相,但在地方票方面获得了压倒性优势。继续担任干事长将有助于弥补石破在党内基础上的弱点,是安倍首相千方百计想要回避的选择。此外,将卸任干事长的石破放置于无官职状态,任由其成为“非安倍”“反安倍”势力的汇集点也并非上策。

再者,去年末以来,针对安倍首相制定国家安全保障会议(NSC)创设相关法和特定秘密保护法、推动允许行使集体自卫权等做法,党内也出现了不少非议。他必须拉拢可以统率党内集团、派阀的领袖级人物。

于是就出现了“石破地方创生担当大臣”“谷垣祯一干事长”“二阶俊博总务会长”这样的人事安排。石破之所以希望继续担任干事长,并对入阁表示为难,也是因为察觉到了安倍首相的这种打算。在这个意义上,说石破打响了总裁选举的前哨战恐怕也毫不为过。

并非“改组”,而是骨架不变的“改装”

由于重点在于“拿下石破干事长之职,将其拉入内阁”,所以政权的结构,尤其是内阁的骨架并没有太大的变化。

改组前的第二次安倍内阁大体上由三个集团构成。一是官房长官菅义伟、加藤胜信和世耕弘成两位官房副长官等在官邸贯彻重要政策和政治议案调整工作的“实务派集团”。二是主导安倍经济学的副总理兼财务大臣麻生太郎、经济财政担当大臣甘利明、前经济产业大臣茂木敏充等“经济派集团”。三是首相助理卫藤晟一、文部科学大臣下村博文、前国家公安委员长兼绑架问题担当大臣古屋圭司等与安倍首相具有相同思想信条的“思想派集团”。

将经济再生定位为政权至高命题的最初的近一年间,实务派一面在后台运筹帷幄,一面让经济派在前台推行安倍经济学。即便是去年末制定国家安全保障会议(NSC)创设相关法、特定秘密保护法,乃至今年开始着手推动允许行使集体自卫权等带有强烈安倍色彩的政策以来,这种结构也没有发生变化。因为安倍内阁得以维持高支持率的主要因素仍然是人们对经济再生的期待与认可。

去年末安倍首相参拜靖国神社则是一次例外。他接受了思想派尤其是卫藤等人的要求,不顾菅义伟要求其慎重行动的主张,毅然选择了前往参拜。但后来,除中韩两国表示反对外,美国也提出了要求,使得安倍首相放弃了再次参拜。

本次改组后,三个集团的主要人物菅、麻生、甘利、卫藤、下村等均得以留任。只有骨架以外的东西发生了变化。或许内阁“改装”的说法比内阁改组更能反映实际状况。

维持总主流体制的同时,派阀比重有所下降

让我们将视线转向自民党高层。虽然安倍首相安排了与前任政调会会长、现任总务大臣的高市早苗同样和自己持相同思想信条的前任行政改革担当大臣稻田朋美出任政调会会长,但干事长和总务会长却非与自己关系亲近之人,这同之前的状况并无两样。正如前文所述,石破是一位曾参与过2012年的总裁选举,并有可能成为明年秋季总裁选举中最大竞争对手的人物。前任总务会长野田圣子虽然并非竞争对手关系,但其家族观、社会观都与安倍首相迥然不同。

本次出任干事长的宏池会出身的谷垣和出任总务会长的二阶也并非与安倍首相思想信条相近之人。在自民党高层方面,为顾及并非相同阵营的集团和派阀而建立了近似“总主流派”的体制;在内阁方面,实务派推动经济派——这种结构没有发生大的变化。

针对预定于明年10月再次提高消费税率至10%的问题,今年年末必须作出决断。同时,考虑到明年春季的统一地方选举、秋季的总裁选举和之后解散众院举行大选等因素,必须千方百计地避免经济失速。因此只能维持以经济再生为第一要务的政权结构。

此次,由于环境大臣望月义夫(岸田派)、复兴担当大臣竹下亘(额贺派)、农水大臣西川公也(二阶派)、防卫大臣江渡聪德(大岛派)与各派阀事务总长都进入了内阁,所以也有人指出这是在维持“派阀均衡”,但这种说法并不准确。过去那种被称作派阀均衡的人事安排会以派阀的推荐名簿为依据,除了反主流派外,对其他派阀按其各自规模分配名额。但在此次人事安排上,派阀并未发挥决定性的作用,而且前任环境大臣石原伸晃的派阀无一人获得起用。

菅义伟提升凝聚力,加强官邸统治的可能性

即使结构得到维持,但政权内部的力量关系似乎还是会发生变化。因为统率实务派掌管着政权全盘事务的菅义伟留任后,很可能进一步提升凝聚力,加强以其为中心的官邸统治。

政党干事长和内阁官房长官分别是政权和内阁的关键人物,而两者的关系会因为各自党内基础的强弱等因素而发生变化。如果石破出任干事长,菅义伟就必须顾忌到他是一位有可能对安倍首相构成威胁的竞争对手。

但如果是重视党内秩序的谷垣出任干事长,那么只要政治形势不发生大的变化,对安倍首相构成威胁的可能性就很低。曾有过总裁争夺战的安倍首相与石破干事长双雄并立的态势或许将变为安倍首相日益“独大”的局面。

分别起用二阶和前任经产大臣茂木敏充分别出任总务会长和选举对策委员长似乎也值得关注。二阶与作为公明党支持母体的创价学会高层关系密切,他成为党内四大巨头(干事长、政调会长、总务会长和选举对策委员长——译注)之一,将有助于加强与公明党和创价学会的关系。至于茂木的人事安排,不光是带有给额贺派党内四大巨头之位的用意,还因为其实务能力受到了官邸方面的高度评价。菅义伟与二阶、茂木两人关系良好,在与公明党打交道和选举对策方面,其参与协调的场合似乎会越来越多。

“安倍独大”,缺乏批判势力将是不安因素

自民党内,“安倍独大”状态进一步加强的状况也包藏着危险性。原因在于,几乎不会再有人对安倍首相的方针提出异议,将政权批判票(对执政党持批评意见之人投给其他候选人的选票——译注)留在自民党手中的多重结构将会丧失。

如今,作为第一大在野党的民主党依然缺乏凝聚力,与其他政党的合作进展不顺,在野党各自为政,无法吸收批判票,针对安倍政权的批判始终未能直接转化为对在野党的支持。

不过,年末众议院任期迎来折返点,人们开始讨论解散众院举行大选的问题,这样可能会促进在野党之间的合作。针对必然会对国民生活造成影响的特定秘密保护法和允许行使集体自卫权,反对意见根深蒂固。之所以没有爆发出来,也是因为在野党极其脆弱。具有讽刺意味的是,“安倍独大”和批判势力的缺失或许反倒是自民党最大的弱点。

标题图片:安倍晋三首相(中央)出席组阁后的首次内阁会议。最右侧为地方创生担当大臣石破茂(2014年9月3日,首相官邸,时事通讯社)

共同通讯社论说委员。1961年生于秋田县。毕业于早稻田大学第一文学系。1988年进入共同通讯社。93年起以政治部记者身份负责首相官邸、外务省、旧厚生省、民主党、自民党、社民党等方面的采访工作。著书有《这样敲定“下一位首相”》(讲谈社现代新书,2008年)《空白的宰相》(合著,讲谈社,2007年)等。

相关报道
最新报道

最新专题

バナーエリア2
  • nippon.com专栏
  • In the news
  • 東方
  • 客观日本